身為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大國,卻有2000多萬女選民「被消失」!印度民主的驕傲與不堪

2019年04月04日 09:30 風傳媒

印度政治及現代史作家 Ornit Shani,曾言 1947 年起,印度成年公民獲得投票權是「後殖民國家的驚人成就」。作為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大國,印度於此確實成就斐然。不過,今天的印度能否切實保障人人平等的投票權,仍留有疑問。英國廣播公司報道,70 多年後的 2019 年大選,仍有約 2,100 萬名女性被剝奪投票權

不論參選與投票,歷史均證明印度女性的熱情。回顧 1951 年首次選舉只有 24 名女候選人;至 2014 年,參選女性已超過 660 人。政黨亦把女性視作獨立的選民群體,宣稱為她們提供廉價的煮食氣體、獎學金及單車代步上學等措施。至於這次大選,預計女選民的投票率將高於男選民。多數女性表示,她們會在不諮詢配偶及家人的情況下,按個人意願投票。

儘管一切看起來如此理想,兩位選舉民意調查專家 Prannoy Roy 及 Dorab Sopariwala,卻於新書 The Verdict:Decoding India’s Elections 的資料查核中發現異常情況。他們檢視人口普查中 18 歲以上的婦女人數,對比最新選民名冊中所載的女性數目,結果發現多達 2,100 萬名女選民的資料,於選民名冊中消失,受影響人數與斯里蘭卡人口相去不遠。

其中,北方邦、馬哈拉施特拉邦及拉賈斯坦邦共佔「失蹤」女選民人數超過一半,安得拉邦及泰米爾納德邦等南部諸邦,情況則相對較好。以情況最嚴重的北方邦來說,邦內每個議席的競選,將因此減少約 80,000 名女選民。假如換算,則全國每個選區平均各減少 38,000 名女選民

印度雜誌 Outlook 稱,人民院的大量選區中,超過5分之1席的票數勝負關鍵,正正少於 38,000 票的差額。消失的女選民,或能在多個選舉中左右大局。選民總人數理應高於 9 億人,在缺少她們的情況下,一些選區中女性選民比例原應較男性為多,卻可能因此逆轉過來,導致女性票源被忽視

(圖/*CUP)
2018 年卡納塔克邦地方選舉,票站職員以選民名冊核對選民資料。(圖/*CUP)

Roy 向記者表示:「女性希望投票,但有人不允許她們投票,情況令人憂慮。我們都知道,這情況背後,必由一些社會因素所致。而且大家亦清楚,藉著控制投票率,可以操控選舉結果。這是否女選民消失的原因之一?真相仍待進一步調查。」

同時,女選民消失還有另一個謎團,關乎選舉委員會的查核工作。本來,選委會會按性別比例、選民所佔人口比率及選民年齡,統計出有關選民的數目,確保合資格選民的投票權利。選委會有派員到選民家庭家訪查驗,大部分家訪職員更是女性。政府亦致力推動女性投票:國營電視台及電台均有呼籲婦女登記為選民;投票期間,甚至為女性設專用投票站。

既然如此,為何仍有 2,100 萬之眾「被消失」?記者提出一些猜想:由於只有不到 3% 的 30 至 34 歲的印度女性為單身狀態,不少女性已為人婦,是否與她們婚後居所改變,未能重新註冊有關?又或是否有家庭仍拒絕提供女家庭成員照片,致女性其無法出現於選民名單中?甚至,對女選民的排斥,是否牽涉更複雜的選舉黑幕?

前選舉專員 SY Quraishi 透露部分社會因素。「曾聽說有父母擔心,一旦透露女兒的實際年齡,將破壞其婚姻前景,便沒為她們登記。當我們進行外展工作,接觸到更多女選民時,亦開始對這些事感到淡然。」對此,Roy 則表示不解:「是有一些社會抵抗的情況,但仍無法解釋,何以構成如此大規模的排斥。」

大選距今尚餘約一個月時間,失蹤選民的問題,已趕不及在此前解決。要讓 2,100 萬票失而復得,Roy 提出一個方法:即使女性不在選民名單之列,亦容許她們投票。「所有來到票站表示希望投票的人,只要能證明自己為年滿 18 歲的女性,必須獲得投票權。」

文/HUGO SZE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印度大選 —— 消失的女選民)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CUP為你在世界資訊的海洋中,Buffet 精選 ,以營養為本、學養為懷,編彙精獻對你最醒腦有用的消息,以世界宏觀香港,從異域驗證本土,自外觀剖析內在,從真相尋求善美,與各位一起擁有世界、攬賞古今,了解人生。

每天精選十條豐厚新聞,在這個紛亂的世界,大漩渦的周邊,與你淸醒同行。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