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訓練成「極度信任人類」反遭利用,多在實驗中死亡或安樂死…那些為人類犧牲的米格魯

2019年03月26日 17:45 風傳媒

美國人道主義協會(HSUS)日前發布了一則關於實驗犬的影片,將令人心疼的實驗犬的日常攤在我們眼前。影片中有的實驗犬被灌食藥物、有的身上有怵目驚心的傷痕,大部分的狗狗們都奄奄一息、毫無生氣,讓人心疼不已,也再次引起社會大眾關注實驗動物的權益。

事實上,實驗用犬的由來已久,不只是美國,台灣也有不少實驗室或者大專院校使用實驗犬,這些實驗犬有專門的繁殖場,從在繁殖場就被訓練成接受實驗室的一切,大多數的實驗犬都在實驗中或是實驗後死亡,但是有90%的藥物在經過動物實驗後仍是未能上架……那麼,狗狗們的犧牲真的必要嗎?

從出生就被丟進實驗室,連太陽也沒看過一眼

實驗用犬多是米格魯,因為牠們血統純正、個性溫順又親人,是「理想的實驗用犬」。美國人道主義協會的影片拍攝了位於密西根州的一間實驗室,該實驗室長期用實驗犬做化學公司外包的測試,包括農藥、殺蟲劑等化學藥品。影片中可以看到工作人員把長長的管子插入狗狗的喉嚨中灌食藥劑,也有以針管注射的藥劑,而這些實驗犬在除了自己以外空無一物的小鐵籠中,看起來奄奄一息。

而為了確保這些化學藥劑不會對身體造成任何影響,這些實驗犬在實驗結束後需要集體安樂死,再解剖研究服用藥物的內臟有沒有受損。影片中沒有提到的是,很多實驗室不只用灌食、注射的方式,甚至有些直接打開狗狗的胸腔,往裡面填充藥物;有些研究腫瘤藥物的實驗室,還要先讓狗狗「長」出腫瘤,再用來測試藥物,而要讓狗狗「長」多少腫瘤、麻醉藥與止痛藥的使用、安樂死的時機,全看實驗室的「良心」決定,實驗期間牠們經歷多少痛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被灌食藥劑的實驗犬(圖/截自YouTube @The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
被灌食藥劑的實驗犬。(圖/截自YouTube @The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

光是美國,一年就有6萬多隻米格魯被當作實驗犬

實驗犬的歷史悠久,早在1657年就有一位爵士把酒和鴉片注射到狗的體內,他也是最早將外物注射到狗身上的人,而以動物作某些實驗也在全世界盛行了好幾個世紀。根據調查,光是美國一年就有6萬多隻米格魯被當作實驗犬,而每年每個國家都有數以萬計的實驗動物死亡

實驗犬多用於測試農藥、化學藥劑,醫療藥物、器械和其他產品的安全性,還用於研究神經系統、呼吸系統、心臟等等,但世界各國對實驗犬的法律保障卻非常少,甚至沒有規定。狗狗們身不由己的命運,令人心疼……

被訓練成「無條件信任人類」,只為方便「被利用」

眾所皆知,狗狗相對其他動物來說,是非常親近人的,但這份親人,卻導致了牠們更為悲慘的命運。許多實驗用犬在養殖場會被「特別訓練」成無條件信任人類,因為在實驗進行中,當人類出現或是在狗狗身上使用工具時,可能會造成狗狗的壓力,並讓他們的免疫、神經系統狀態不佳,為了確保實驗的準確率,這些潛在的不確定因素要降到最低。所以能看見實驗室中,傷痕累累的狗狗在看到實驗員靠近時,仍是搖著尾巴、伸長脖子;甚至有的被救出後見到護士或醫生,仍是自動地抬起腿任其抽血或施打藥劑。

即使如此親人,但也有許多實驗犬在經年累月的實驗下,眼神漸漸失去光彩、對人類感到恐懼,就算被人道組織救出、進入充滿愛的家庭照養,還是會有心理創傷,無法親近人類,甚至因為長時間的實驗訓練而遺忘了狗的天性,連在草地上奔跑都興趣缺缺。更有很多實驗犬在被領養後,看到針筒和穿著白大褂的人就跑

很多米格魯身上布滿了手術傷痕(圖/截自YouTube @The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
很多米格魯身上布滿了手術傷痕。(圖/截自YouTube @The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

牠們的犧牲,值得嗎?

2004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一項研究發現,有92%的藥物研發項目在動物實驗後,進到人體臨床試驗階段時宣告失敗而未上市。另外,英國權威科學期刊《皇家學會報告》(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曾刊載一篇學術文章,提出大多數的動物實驗其實與人類身體健康和醫學進步並不相關。

也有越來越多專家學者認為,以人類細胞做實驗能更加準確、有效率,近半個世紀以來全球也不斷推行「3R(Replacement替代、 Reduction減量、 Refinement精緻化)」觀念,許多國家都編有預算,希望研究出動物實驗的代替方案,減少動物無故受苦的可憐動物。

那麼,台灣的實驗犬狀況呢?根據台灣動物新聞網報導,近10年來,台灣共有3941隻狗被用於動物實驗,其中2186隻在實驗中死亡或是被安樂死,其餘則可能被轉賣用於其它實驗、教學訓練等其它用途,只有極少數能「光榮退役」,且退役後仍需要花很長的時間融入領養的新家庭。而對於全球推行的「3R」觀念,農委會曾提出相關草案,欲跟上全球腳步開發替代方法,卻在行政院會議上屢遭忽視。

雖然在找到替代方案之前,動物實驗沒辦法立即停止,但我們並非完全只能等待,有許多組織,如這次製作影片而引發討論的美國人道主義協會、實驗米格魯拯救計畫等,台灣也有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都有相關的實驗犬拯救行動和資訊,若民眾關心這些動物的情況,可以透過小額捐款或是社群媒體分享、連署來救助更多在實驗室受苦的可憐動物們。當然,在購買化妝品時,選購不進行動物實驗的產品,也是關心動物們的好方法!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