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早的火車通車後,為何沒人想搭?隨招隨停、班次不定…直到日本人想出這方法

2019年04月05日 06:30 風傳媒
台灣的鐵路可不是從北往南一次蓋到尾,而是南北各段同時進行,最後再串接起來。(圖/彰化縣政府提供)

台灣的鐵路可不是從北往南一次蓋到尾,而是南北各段同時進行,最後再串接起來。(圖/彰化縣政府提供)

還記得那個時刻嗎?學會騎腳踏車,在齒輪轉動之間,第一次感受雙腳騰空的喜悅;發動機車,時速40公里的風聲擦過耳邊;雙手緊握方向盤,在公路上奔馳,身心的解放沒有速限。

速度感,無論在什麼時代都一樣讓人著迷。

但是,你能夠想像嗎?不過是100多年前的台灣,這裡的道路崎嶇難行。清治末期在台灣的美國記者禮密臣(James W. Davidson)說,他所見到的台灣公營郵政,不管是對內還是對外的郵遞傳信設施,也都付之闕如,在島內寄1封信到別的市鎮,通常要花上10圓才能辦得到,所謂道路其實只能供人行走,而且常常只是稻田間的田埂罷了。雖然崎嶇的是自然地形,但缺少像樣的道路規劃,則是讓當時的台灣人「走投無路」。

快出來看火車!

台灣的交通之所以讓人「舉步維艱」,和島上特殊的地理條件密切相關。台灣中央多高山,河流多呈東西流向,要能夠「南」來「北」往,四通八達,沒有良好的交通設施是辦不到的。可惜,清治時期的台灣長期缺乏有效率的交通建設,橋樑遇泛即斷,道路幅員也不寬。「滿大人」在台灣,因為體質很虛弱,沒辦法透過官方主持公共建設,只好將造橋鋪路的工作委託給地方士紳。但是,士紳的力量怎麼說也有限,沒規劃、沒能力,以及沒有強烈的需要,導致清治下的台灣,始終缺乏大規模、有計畫的交通計畫

你或許會問,台灣不是早在劉銘傳主政時期就有鐵路了嗎?確實台灣在日治時期以前就有了鐵路建設,但不是在劉銘傳主政時期,而是在更早的丁日昌時期。丁日昌是主管台灣事務的福建巡撫,他在任內即建議朝廷應在台灣建「輪路」,他理想中的鐵路應該是「計一日約行二千餘里,由台南至台北頃刻即達;軍情可瞬息而得,文報無淹滯之」。最後,丁日昌在淡水洋稅務司霍生的協助下,在1876年於基隆八斗子的官方煤礦場內完成了台灣第一條輕便鐵道,據稱「從山上運煤下來,車行甚速,似可不假人力」,每天還吸引上百人來看運煤台車呼嘯而過。直到清治結束以前,基隆到新竹段的火車也陸續通車了。

只是,不管是丁日昌還是劉銘傳,由於經費不足和技術不良,鐵路建設的體質都不好,開通以後,雖然設有車站,火車卻仍然能夠隨招隨停,因此車班時刻總是早晚不定。再加上民眾若要渡河,船資較火車車資低廉,導致乘客搭乘的意願低落,所以清治時期的火車,根本是賠本在開。

到了日治時期,本於「養肥雞母才好生雞蛋」的殖產興業思維,過去失落的鐵路拼圖,在這個時候漸漸被拼湊了起來。世間或許真可能有「一根腸子通到底」這種事,但台灣的鐵路可不是從北往南一次蓋到尾,而是南北各段同時進行,最後再串接起來。在此之前,各地先以輕便鐵道應急,再陸續鋪設為鐵路。

不過,儘管鐵軌鋪下去了,堵爛的交通並沒有馬上獲得改善;火車跑起來以後,各地也不是馬上就變得南來北往、四通八達。1901年,有位日本人說:「雖有往返台中、台南間的輕便鐵路,但交通運輸的班次甚少,火車的行程至多僅到一日之內可達之處,尚且是那些需耗費10數日者,難以往來行旅。」看來即使到了日治初期,輕便鐵道的效率也不是太高。

其實只要再過個幾年,1901年那位說台灣「難以往來行旅」的日本人,看到的就會是完全不一樣的台灣。1908年,從南北各自出發的台灣西部幹線終於全線通車,並且在台中湖心亭舉辦了通車典禮,日本皇族閑院宮載仁親王還特別來台參加典禮。從這個時候開始,火車,將要逐漸改變台灣人的生活。

作者介紹|蔡蕙頻

是個愛台灣史愛得不得了、說到台灣史眼神就會發光的台灣史說書人。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博士,國立台灣圖書館編審、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著有《不純情羅曼史:日治時期台灣人的婚戀愛欲》、《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働き女子@台湾:日本統治期の水脈》等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玉山社《台灣史不胡說:30個關鍵詞看懂日治》(原標題:【火車】台灣超有快感)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