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如詩如畫的美景—特拉凱水上城堡

2019年03月29日 09:00 風傳媒
古典的特拉凱水上城堡。(圖/作者提供)

古典的特拉凱水上城堡。(圖/作者提供)

特拉凱(Trakai)是我抵達立陶宛的第一個景點,一到維爾紐斯飯店check in,立刻搭公車前往這座東歐唯一一座水上城堡。特拉凱位在維爾紐斯以西28公里處,不到半小時就到了。

但是從特拉凱車站要往哪裡走才會到城堡呢?車站的工作人員、等車的中學生都不會說英文,一對俄羅斯夫婦主動上前指引我,說大約2公里、30分鐘可以走到。和同時在湖畔的烏克蘭女生並肩走了一小段路,互相拍照,就獨自前行了。

沿著湖畔美景散步,半小時就到特拉凱水上城堡(圖/作者提供)
沿著湖畔美景散步,半小時就到特拉凱水上城堡(圖/作者提供)

特拉凱古堡位在Galvė 湖,14世紀時,科斯圖提斯(Kestutis)公爵為了取悅妻子Birute而打造。對於當時歐洲最後一個非基督教政權—立陶宛大公國,蓋城堡當然也具有戰略意義,希望藉此抵抗條頓騎士團逼迫他們改變信仰。

湖好美,湖邊的樹好美倒影更美,是美在虛幻還是層層疊疊的色調?秋天的太陽透澈,深的淺的紅的橘的綠的各色樹葉,在枝頭在水中,各有姿態。湖美水清如夢如幻卻又真真實實。

449特拉凱水上城堡美麗的倒景(圖/作者提供)
特拉凱水上城堡美麗的倒景。(圖/作者提供)

依著車站俄國夫婦的提醒,過第二座橋就會看到古堡了。一路湖光山色已讓我讚嘆不已,一見到古堡,磚橘色的城牆,佇立在澄藍透綠的湖水之上,簡直美呆了。金色日光閃耀下,每個角度都風情萬種,映著天青雲白與微微的風,還有紅綠交錯的林木,時不時游到湖畔的天鵝和水鴨,獨一無二的中世紀古堡,有著獨一無二的美麗。Galvė 湖,讓我想起三千年前詩經—「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也帶我回到千年前宋朝范仲淹蘇幕遮-懷舊的景緻—「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 山映斜陽天接水」。《在水一方》、《碧雲天》、《寒煙翠》都是瓊瑤小說書名耶!真的, Galvė 湖就是這樣浪漫。

如夢似幻的特拉凱水上城堡(圖/作者提供)
如夢似幻的特拉凱水上城堡(圖/作者提供)

六百多年的古堡,不總是一帆風順的,17世紀因為波俄戰爭而毀損,1905年沙皇著手維修,1962年以15世紀的風格重建,1991年立陶宛政府規劃為特拉凱歷史國家公園,繁華落盡整建如新。當年守護子民的堡壘塔樓,也曾經作為監獄,現在則是舉辦活動的場所。到訪那天,雖說不上遊客如織,但也算熱鬧喧騰。

美景因為時間久遠而增添歷史感,但風華不減,美食則代代傳承始終如一的美味,只是選擇更多元。在特拉凱發揚光大的立陶宛美食—Kibinai/Kybyn是一種半月型的餡餅,內餡包著羊肉丁和洋葱丁,是源自克里米亞的土耳其家常點心,由立陶宛少數族裔、卡萊特人(Karaim) 傳入。這種外型像特大號炸餃子的Kibinai/Kybyn,演變至今,不只羊肉,還有雞肉、牛肉與豬肉等不同口味。

除了美到穿越時空的湖水和古堡,道路或湖畔都座落著外型一致色彩繽紛的房子。這是卡萊特人典型的屋舍,大門在側面,朝向馬路的那一側有三扇窗,代表上帝、大公爵和家人,是祈福的象徵。街上還有一座卡萊特民族展覽館。

特拉凱美麗的特色小屋(圖/作者提供)
特拉凱美麗的特色小屋(圖/作者提供)

離開水上城堡時,我買了一副琥珀耳環2歐元,用紀念品書寫曾經來過的城市。當晚回到維爾紐斯,一顆Kibinai/Kybyn是我飽足的晚餐。一生也許就這麼一次來到特拉凱,吃這麼一次當地典型的食物。

回程確認公車站方向時,兩個老太太熱心走向我,我慢慢的說著公車、車站這兩個英文字,兩人不知用哪一國話(猜想是俄文)商量,然後比手畫腳,一個比開車動作,另一個雙手舉高畫大圈,兩人再同時指一個方向,我點點頭,懂了她們的肢體語言。順著所指方向走去,幾分鐘就到車站了。兩位老太太的主動幫忙,讓美麗的特拉凱水上古堡,因為人情味,更美。

(原標題:特拉凱水上城堡)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在報社電視台工作19年,不惑知命之間的四年半進入社會福利機構,跨領域的路笑淚交織。2019己亥年1月,重新回到媒體,感謝一切相知相遇一切安排。2016年12月莫名其妙開始路跑。跑步,讓困難不再那麼難,讓人生多了浪漫想像,因為目標永遠都在,不離不棄,在終點等我。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