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朝代皇帝最怪咖?喜歡到大臣家偷東西、召集宮女頂濃妝裸浴…瘋狂行徑讓文武百官都沒轍

2019年05月08日 09:08 風傳媒
他當皇帝,卻偷遍王公大臣家裡……(示意圖/取自youtube)

他當皇帝,卻偷遍王公大臣家裡……(示意圖/取自youtube)

編按:東漢後期的漢桓帝劉志,朝政不好好管、放任宦官作亂,當時的太學生看不下去發動學運,結果他卻把抗議學生通通抓起來,史稱「黨錮之禍」。但漢桓帝的瘋狂事蹟可不只這個,他同時也是個「神偷」,老是到王公大臣家裡偷東西,讓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劉志,一個全天下都是他的皇帝,居然愛偷。從小就手腳不乾淨,到了做皇帝病症加重後,經常去大臣家偷東西。

文武百官:「唉,陛下今天又來偷東西了。臣的保險箱到底是藏起來不給陛下偷呢?還是該不藏讓陛下偷個盡興?」劉志最後把文武百官家都偷了個遍。

有一次,劉志微服私訪,進一家茶肆喝茶,卻無意中聽見隔壁桌聊天聊到皇上。劉志豎起耳朵聽。   

「這年頭,不僅豬站在風口上能飛,連陛下都能做賊偷到大臣家裡去了!」
「哦,真的?」
「真的,除了×××家,陛下全都偷了個遍!」
「哦,那就是說陛下不敢偷×××家了?」
「嗯,應該是不敢。」

 覺得怎麼這對話的發展有點跑偏……

但劉志覺得對話一點問題都沒有,他悄悄在心裡憋了股氣:「哼,說我不敢偷×××,那朕今晚就去偷×××,讓你們瞧瞧當今皇上的手段!」

晚上,劉志就換上夜行衣,把臉一蒙,穿上夜行衣,奔×××府中去了。他很熟練,隨身還帶了綁有鐵錨的繩索,往上一拋,牢牢勾住院牆。劉志順著繩索攀上,翻牆,爬下,去偷。

結果被府中守衛發現了,大喝一聲:「是誰?」

接著燈火亮起,四面八方湧出好些家丁,都拿著大棒子,過去把劉志按住一頓亂揍,劉志大喊救命:「你們都找死!找死!快住手,朕是皇帝!」

大臣×××也披衣夜起,上前查看,聞聲扯下劉志蒙臉的黑布,一瞧,是皇上,連忙下跪,口裡說些不知陛下駕臨,開恩恕罪之類的話。

院子裡嘩啦啦跪了一大片。

鼻青臉腫的劉志站起來,滿臉都寫著不開心。

×××:「陛下來府中也不打聲招呼?」

劉志:「打招呼那還能叫偷嗎?」劉志哼哼完,也沒怪大臣,覺著今天被打,是自己偷技不精,然後跟×××打招呼,過幾天再來偷。

大臣只好小心翼翼把劉志送回皇宮,然後囑咐下人,下次陛下來偷時,不要攔他。

劉志就這麼不顧一切地放縱自己,無時無刻不找樂子。到了三十六歲,他的身體就因透支扛不住了。那時候醫術也不行,沒得救,一命嗚呼。後宮佳麗五千人的劉志,竟無一子嗣─世界上最多妻子的男人,竟沒有兒子。

那怎麼辦呢?大漢江山得有人繼承啊。這時候竇太后(劉志死了,竇妙升級太后了)就從宗室裡選了劉宏做繼承人,這便是漢靈帝。一位真正沒救的熊孩子。

靈帝也賣官鬻爵,但全是用於自己享樂,直到死都一直在賣官,搜刮財務為己用。當時有人勸他:「天下財物都是陛下的,何必還分公和私?」劉宏不聽─因為他精神也有問題,根本就是個變態。

首先,劉宏拿著一部分搜刮過來的錢,給自己修了一千間大別墅;然後做園林設計,綠色的苔蘚要覆蓋在臺階上,渠水環繞,種植一種叫「夜舒荷」的荷花,一莖有四蓮叢生,白天收起葉子,夜晚才展開葉子。

劉宏在這池子裡脫光衣服游泳,還給園子賜名「裸泳館」。活脫脫一位暴露癖。

十四歲以上,十八歲以下的宮女,都被強制濃妝豔抹,去裸泳沐浴。沐浴完混著各種化妝品的水最終流到河渠裡,劉宏覺得很香,叫河渠「流香渠」。

搜刮過來的錢,第二部分被用在了cosplay 上。注意:不是劉宏自己cosplay,是投資給別人cosplay,他負責看。

劉宏在後宮仿造了街市,各種商店、攤販一應俱全。嬪妃cos 成賣東西的商人,賣劉宏搜刮來的財物。太監cos 成買東西的顧客,宮女們扮演耍猴的、賣場的……總之就是天橋風雲。劉宏自己則混跡其中,在集市裡走來走去,觀看商人們飲酒作樂,賣家同顧客吵架鬥嘴,甚至打架。大家鬧得越凶,劉宏的偷窺欲越滿足,心裡越開心。

哦,對了,他還精心挑選了四頭驢進宮,每天駕車遊覽─一開始是讓車夫駕車的,後來全變成親自駕駛驢車。大家以為這是新流行,上行下效,京城官員一夜之間全都駕驢車上班。驢價暴漲,那時候炒驢比現在炒房還賺得多。

是歲帝作列肆於後宮,使諸辨女販賣,更相盜竊爭鬥。帝著商估服,飲宴為樂……又駕四驢,帝躬自操轡,驅馳周旋,京師轉相放效。

大家都沉迷在驢車潮流中,而Fashion Boy劉宏則對驢車失去了興趣。呵呵,那都是去年的流行了!過氣了!朕要是再駕驢車那還不被嘲笑。

劉宏開始迷狗,吸狗(編註:著迷地吸狗的味道)。

他給狗打扮了一番,戴著進賢冠、穿著朝服、佩著綬帶,搖搖擺擺上了朝。狗是小短腿,玉階還蹦不上去。

劉宏拍掌大笑:「哈哈,666,好一個狗官啊!」

文武百官都覺得被指桑罵槐了,但又怒不敢言。

又於西園弄狗,著進賢冠,帶綬。

玩完狗,劉宏將興趣轉移到雞上。他在裸泳館北側修了一座雞鳴堂,裡面放養許多隻雞。每當皇帝長醉不醒,太監們就爭相學雞叫來喚醒他。雞音遠比海豚音吃香。

後來,劉宏對雞失去了興趣,雞叫都喚不醒他了。太監們重新想了個法子,把蠟燭都扔到一個地方,深夜裡閃閃的光亮。劉宏覺得好玩,這才願意醒來。

估計腦子有坑,他覺得這光是神光,就在太監扔蠟燭的地方蓋了個祠,名叫「餘光祠」。

劉宏死得挺早的,也是年紀輕輕,二十一歲就去了。和劉志不同的是,他有留下個兒子。這便是被董卓、曹操依次玩弄於鼓掌間的漢獻帝劉協。

大漢王朝早已山河日下,瀕臨滅亡。所以,留與不留,又有什麼分別?

作者介紹|夜觀天花板

晝出夜伏,夜間喜觀天花板。
白天並不喜歡看太陽,因為眼睛會痛。
得益於姿勢沒有頸椎病,所以可以多讀點史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高寶出版《這些皇帝很有事:嚴謹史實 ╳趣味八卦,中國最有梗的歷史猛料》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