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學生怎麼看待老師、醫護人員罷工?他在課堂上問學生,得到和台灣人很不一樣的答案

2019年04月20日 09:30 風傳媒
位於波茲南(Poznań)的一所公立小學,平常日的早上都會有不少學生聚集在學校外面。中小學教師罷工的首日,學校外面冷冷清清,看不到任何學生。(圖/陳力綺攝,想想論壇提供)

位於波茲南(Poznań)的一所公立小學,平常日的早上都會有不少學生聚集在學校外面。中小學教師罷工的首日,學校外面冷冷清清,看不到任何學生。(圖/陳力綺攝,想想論壇提供)

這幾年,台灣人的勞權意識逐漸上漲,除了一般的勞動階級外,就連外界眼中光鮮亮麗的高薪族也開始出現罷工潮,包括2016年的華航空服員罷工跟前陣子的華航機師罷工。但跟波蘭相比,台灣每一年的罷工事件真的不算多。

在波蘭,罷工和街頭示威遊行都是生活中極其平常的一件事。例如,2007年數千名醫護人員為了抗議波蘭的國營醫院薪資太低,在波蘭首都華沙(Warszawa)舉行罷工示威遊行。十年後的2017年,同樣有一群實習醫生也是因為每個月的薪資所得太低,發起了另一波「飢餓罷工(Protest Głodowy)」。這些實習醫生聲稱他們一個星期工作五天,每天都工作超過七個半小時,可是月薪卻只有約2,500茲羅提(約20,000台幣),付完房租後已所剩無幾,根本無法生活。

波蘭的醫護人員罷工,應該讓許多認為醫療業等同服務業或慈善事業的台灣人無法想像。那波蘭的年輕學子又是什麼樣的一個態度呢?在某一堂的中文會話課,我就讓學生針對「罷工」這個議題提出他們的看法。

坐在前排的慈愷首先表示支持,但同時也覺得醫護人員罷工不一定可以達到他們的訴求:「我覺得醫護人員當然可以罷工,因為這是他們的權利,可是我也認為,罷工並不是最好的辦法,但似乎他們也只能這樣做,因為只有透過這種激烈的方式才能讓政府注意到他們的問題,就是醫護人員的薪資得跟他們的專業成正比。」

坐在慈愷旁邊的克恭點著頭表示同意:「我也覺得這些醫護人員可以罷工,但我跟慈愷的想法一樣,覺得效果可能不太大,因為我們的政府應該是聽不進去的。」

詩夏則完全支持醫護人員罷工:「醫護人員的工作攸關人命,非常重要,絕對值得拿到更高的薪資。如果拿不到,當然得罷工!」

日蓉則認為這是一個很難讓人決定立場的問題:「一方面我認同醫療工作非常重要,也贊成專業的醫護人員拿到更高的薪資,讓他們在照顧病患的同時生活還能無虞;可是從另一方面來看,他們的罷工卻也給我們的生活帶來許多的不方便,所以我很難告訴你我是支持或反對。」坐在教室角落的旭翎贊同地點點頭,她也無法表示她是支持或反對醫護人員罷工。

這時熙亞開口了:「我覺得醫護人員當然可以罷工,這是他們的權利,但我也聽說過,因為這群醫護人員罷工,間接導致有患者因為等不到醫生,病死在醫院裡。」

「真的假的?」我睜大眼睛看著熙亞。

「當然不是真的!」完全支持醫護人員罷工爭取加薪的詩夏則認為這和罷工無關:「其實醫護人員罷工的時候,醫院也一直都有人在,只是人比較少罷了。」詩夏停頓了一會兒,又接著說道:「但是在波蘭,如果你去醫院看診,真的要等非常非常久的時間,這和醫護人員罷不罷工無關。我曾聽說過有一個病患,他的腿受傷了,然後因為在醫院遲遲等不到醫生治療,最後因細菌感染而病死在醫院裡。」

詩夏的回答讓我想起幾年前,有一次因為聲音發不出來,去了羅茲(Łódź)的一家小診所檢查,當時就花了半天的時間,只為了拿到醫生的購藥許可,讓我可以去藥局買藥。

比起波蘭,台灣的診所跟醫院效率極高。去年暑假我就陪一位在台灣唸書的波蘭籍友人去了南部的一家綜合醫院檢查他背痛的原因。當時我們只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就看了兩科,也做了不少檢查,並找出原因。波蘭朋友後來告訴我,當天花一個下午所做的檢查,在波蘭至少要花上兩個禮拜到一個月的時間,甚至更久。我只能說,我們的醫療效率真的很高!

我繼續問學生:「所以波蘭的醫護人員罷工,是因為他們覺得薪資所得和他們的專業不成比例嗎?」

實事求是的克恭一邊看著他的手機,一邊說:「我剛剛查過了,現在波蘭醫生的薪資大概是稅後3,700-6,000茲羅提(約29,600-48,000台幣),護士的薪資則落在2,500茲羅提(約20,000台幣)左右。以他們的專業來看,這樣的薪資真的不算多,而且這還是調漲過後的薪資,所以罷工前應該更少。」

我又讓學生換個角度思考:「如果一家醫院的醫護人員罷工,會不會讓那些沒罷工的醫護人員工作量增加?你們覺得對他們公平嗎?」

「我覺得完全沒問題!這群罷工的醫護人員是在幫每一位醫護人員爭取加薪,畢竟如果政府願意達成他們的訴求,是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會同時調漲薪資。」詩夏覺得沒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應該要體諒幫他們去罷工爭取權益的同僚。

我繼續問道:「那老師呢?老師可以罷工嗎?」我會接著問這個問題是因為從這個月的8號起,波蘭已經有超過80%的中小學教師開始進行無限期罷工,爭取調薪。

位於波茲南(Poznań)的一所公立小學,平常日的早上都會有不少學生聚集在學校外面。中小學教師罷工的首日,學校外面冷冷清清,看不到任何學生。(圖/陳力綺攝,想想論壇提供)
位於波茲南(Poznań)的一所公立小學,平常日的早上都會有不少學生聚集在學校外面。中小學教師罷工的首日,學校外面冷冷清清,看不到任何學生。(圖/陳力綺攝,想想論壇提供)

瑜善首先表示支持中小學教師罷工,但同樣也指出了一些問題:「我覺得老師也可以罷工,這是他們的權利,而且他們每個月的薪資所得真的不夠他們生活,只是這讓很多人不高興,包括一些家長跟學生。例如,有一些家長就臨時找不到人可以幫忙照顧小孩,學生也因為考試被迫延期而抱怨連連。」

克恭幫瑜善補充:「因為是中小學的教師罷工,所以會影響到五月即將到來的高中畢業大會考(matura),還有4月的小學畢業考試。」

瑜善在一旁點頭如搗蒜:「對啊,像我弟弟就非常地不高興,他可不想把小學畢業考試延到暑假,這會壞了他暑假玩的計劃。」全班哄然大笑。

華沙的一所公立中學,一樓門上貼著學生表態支持中小學教師罷工所繪製的海報,二樓窗上則貼著教師自製的「罷工!(STRAJK!)」字樣。(圖/巴特提供,想想論壇提供)
華沙的一所公立中學,一樓門上貼著學生表態支持中小學教師罷工所繪製的海報,二樓窗上則貼著教師自製的「罷工!(STRAJK!)」字樣。(圖/巴特提供,想想論壇提供)

我繼續問道:「所以波蘭人對中小學教師罷工都持什麼樣的看法呢?」

慈愷覺得這個議題可以從兩個面向來看:「我覺得罷工其實是一項基本權利,但同時也會給他人的生活帶來許多不便。對於中小學教師罷工這件事,我想,大部分的家長都覺得老師有罷工的權利,畢竟他們的薪資真的不夠他們生活;但同時,許多家長又覺得這些老師罷工給他們的生活帶來困擾,因為他們得想辦法找到人照顧孩子,或是得帶著孩子去上班,也高興不起來。」

克恭後來又針對中小學教師的低薪補充道:「我曾看過一則報導,有一間學校同時在應徵教師跟清潔工,結果給清潔工開出的薪資還比給教師開出的薪資高。我當然並不是說清潔工不值得拿到高薪,畢竟他們也是付出他們的勞力,一樣重要。但這則徵人啟事只能說在波蘭,老師的『專業知識』似乎沒那麼值錢,讓人覺得遺憾。」

為了得到更全面的看法,我又陸續訪問了一些老師、學生跟家長。

目前在華沙南區的一所中學擔任生物老師的巴特(Bartek),就很積極參與這次的中小學教師罷工運動。他認為波蘭中小學教師的低薪,剛好反映了老師這個職業在波蘭並沒有獲得適當的尊重,得到的只是社會的輕蔑跟漠視。

巴特進一步表示,他對他的教師工作是全心全力地投入,而這種付出卻無法反映在他每個月的收入上:「我希望在從事中學教師工作的六年後,可以得到屬於我的價值證明,而不是每個月的稅後2,200茲羅提(約台幣17,600)。有些新進教師可能只會拿到稅後1,700茲羅提(約台幣13,600),甚至還可能更少。我覺得這真的很可笑,也很可悲,因為身為一位教學經驗豐富的中學教師,結果我每個月的薪資所得竟少得如此可憐。我當然並不是說我是最棒的老師,但是每一年,我都成功地讓四、五位學生考取我們波蘭最好的醫學院。在幫助學生課業這件事上,我想我還是做得不錯的。但是每隔三十天,我從我銀行的帳戶只會看到來自我們政府所給的笑話,這對我來說是一種羞辱。」

「那你們學校對中小學教師罷工是支持還是反對呢?」我繼續問道。

「學校基本上是默默支持我們的。」巴特又說道:「只不過我們這群罷工的老師還是每天得乖乖到學校去,否則就算是缺勤。我們大部分的時間會坐在教職員辦公室裡,有的老師則選擇去圖書館坐滿當天應該上課的時數。另外,我們的校長其實也是表態支持我們的,在我們罷工的第一天還特地帶了蘋果跟蛋糕來給我們。只是,我還是有不少同事選擇不加入我們,因為他們支持PiS。如果他們不是PiS的支持者,又不跟著我們一起為自身的權益罷工,那我想他們應該就只是單純的笨蛋罷了。」

(註:PiS即現在的執政黨-法律正義黨(Prawo i Sprawiedliwość,縮寫為PiS)。)

我繼續問道:「所以你的學生現在都不去上課了嗎?」

「還是有部分學生會來上課,像我們班教數學、歷史跟物理解題的老師就選擇不參與罷工,所以他們的課還是會有學生去,但大部分的老師都參與罷工就是了。」巴特又繼續補充道:「其實我們這群老師也共同簽署了一份請願信要給我們的政府,而且不只是我們,就我所知,在華沙有不少學校都這樣做。最讓人感動的是,我們公開放在網路上的請願信,馬上就被學生還有學生家長透過臉書傳送出去,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訴求。」

公開放在網路上的請願信。(圖/巴特提供,想想論壇提供)
公開放在網路上的請願信。(圖/巴特提供,想想論壇提供)

不過,並不是每一位學生跟他們的家長都對中小學教師罷工表示支持。目前就讀於比得哥什(Bydgoszcz)一所中學的艾瑞克(Eryk)就表示不支持這項罷工運動,他覺得這是一種政治操弄的手段:「我的看法和我大部分的同學都不太一樣,他們都支持中小學教師罷工,可是我認為這次的罷工運動純粹是政治操弄的手段,而且最後只會以失敗作結。」

艾瑞克繼續補充道:「其實去年十二月,我們現在的政府就已經和教師工會簽署了一份調薪協議,結果三個月過後,因為歐盟的選舉快到了,這些人又突然開始進行罷工。那個在背後推行這個罷工運動的教師工會,我打賭,一定是有人給了他們好處,叫他們這麼做的,因為他們現在得到之前執政黨的支持,所以我不知道他們是想要合理的調薪,還是只是想在選舉前影響選情。而且這次的罷工運動一定會對教師的聲望跟威嚴帶來傷害。這群罷工的中小學教師認為自己工作辛苦,所以為了取得更高的薪資罷工,但是這段時間學生們有考試,也給許多家長帶來不方便。我可以確定大眾輿論應該是不會支持他們的,我父母也不支持他們這次的罷工運動。祝福他們!」

身為一名大學教師及四個孩子的爸爸,明豪(Michał)很難決定他是支持或反對中小學教師罷工。一方面,他認為中小學教師的薪資所得真的是低到不行,這對他們的專業是不公平的。如果是新進教師,他們每個月的月薪基本上是完全無法支付日常的生活開銷。

我繼續問道:「所以你不完全支持是因為他們的罷工運動給你的生活帶來不便嗎?畢竟你有四個孩子,影響應該很大才對。」

「其實影響不大,因為在我們家,大的孩子可以照顧小的,但我相信還是有一些小家庭或多或少會被影響到。」明豪接著指出他不完全支持的理由:「但這次的中小學教師罷工運動,我個人覺得也有可能是一場政治操弄,所以我也沒辦法『完全地』表態支持。證據就是,同一個教師工會在現在的在野黨執政時,雖然沒調漲過任何薪資,但是他們卻乖得像隻鵪鶉一樣。現在換了政黨執政,新的政黨從今年起也幫每位中小學教師調薪5%,教師工會反而認為調薪不夠,透過罷工抗議。當然,我絕對支持每位中小學教師得到更好的薪資待遇,只是這次的罷工運動可能沒有那麼單純就是了。」

的確,這次無限期的中小學教師罷工運動,就是抗議現在的執政黨調薪比例過低。例如,中小學教師罷工首日的《選舉報(Wyborcza)》就有一位教師於月初投書到該報,她認為現在的執政黨即使幫她調漲了120茲羅提(約960台幣),對她的教師工作仍是一種侮辱,畢竟解決不了低薪所帶給她的問題。
 
取自4月8號中小學教師罷工首日的《選舉報(Wyborcza)》,裡頭是一位老師於月初的投書:「我們大家都是絲塔夏・波佐夫斯卡(Stasia Bozowska)。 」(註:絲塔夏・波佐夫斯卡(Stasia Bozowska)是波蘭批判現實主義小說家斯特凡・熱羅姆斯基(Stefan Żeromski)筆下的一個悲劇人物,是一位充滿理想,且堅強有毅力的女老師。為了理想,她一個人隻身到鄉下的小學教書,但也因為理想而身無分文,最後因病過世。)

我們都是為黑暗點上一盞明燈的強女人。結果我們得到了什麼?你們這些唾棄老師,覺得老師每個月的工作只比之前多值120茲羅提(約960台幣),真是丟臉。」(圖/陳力綺攝,想想論壇提供)
我們都是為黑暗點上一盞明燈的強女人。結果我們得到了什麼?你們這些唾棄老師,覺得老師每個月的工作只比之前多值120茲羅提(約960台幣),真是丟臉。」(圖/陳力綺攝,想想論壇提供)

其實罷工對波蘭人來說是身為人的基本權利,一項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權利。在爭取自身權益的過程當中,或多或少一定會對他人的生活造成不便,但其實大部分的波蘭人還是可以比較冷靜看待罷工這件事,也可以理解他人為何要付諸這種激烈手段爭取自身權益。專業的工作,的確是需要獲得高薪的支撐。

在討論的最後,我問學生:「在波蘭罷工的人很多,有工人、機師、醫護人員、教師,還有誰罷工過或可以罷工?」

「學生可以罷工!」有一些同學開玩笑地回答。

我回:「那不是罷工,是翹課吧!?」大家相視而笑。

作者介紹|陳力綺

臺灣清華大學語言學碩士,波蘭羅茲大學語言學博士。自2016年拿到博士學位後,就開始在波蘭任教,現為卡基米日維爾基大學現代語言暨應用語言學系專任助理教授。對語言、文化和性別等議題非常感興趣,著有《臺、波幽默的社會語用學研究(Taiwanese and Polish Humor: A Socio-Pragmatic Analysi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波蘭想想】罷工的波蘭醫護人員與中小學教師)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