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又宗觀點:《童話法庭》—當三隻小豬被大野狼媽媽控告謀殺

2016年06月04日 06:40 風傳媒
近來有關「防衛過當」和「堡壘法則」議題又成為輿論焦點,或許可從《童話法庭》中的情境借鏡思辨。(AppBank)

近來有關「防衛過當」和「堡壘法則」議題又成為輿論焦點,或許可從《童話法庭》中的情境借鏡思辨。(AppBank)

日本去年夏天出了一部很有意思的短劇《童話法庭》,這部短劇只有三集,主要是用我們最熟悉的童話故事,在故事中探討法律中的觀點和爭議,剛好最近「防衛過當」及「堡壘法則」又成為大家討論的焦點,我推薦這部十多分鐘短劇給每個人,重新去思考法律上的兩造論點以及「犯意」的重要性。

《童話法庭》的第一話,是在描述三隻小豬故事的後續,大野狼到豬小弟的家中,因為門窗緊閉,所以企圖從煙囪爬進豬小弟家中要吃掉三隻小豬,不料從煙囪失足,掉落至裝有滾燙沸水的大鍋中,此時豬小弟將鍋蓋蓋上,還在鍋蓋上頭壓了一個超重石頭,導致大野狼死亡,而大野狼的媽媽聽聞惡耗,傷心欲絕地對豬小弟提告。

大野狼媽媽及檢方控訴三隻小豬緊閉門窗是想引誘大野狼從煙囪進入,而豬小弟幾天前才買了大鍋爐,桌上還擺了本【殺死野狼的方法】的書,事件發生時又剛好將爐內的水煮沸,明顯是蓄意謀殺。豬小弟則是答辯說大野狼已經吹倒了大哥跟二哥的房子,因此才緊閉門窗;桌上的書是因為當時傍晚光線昏暗,大野狼媽媽看錯了書名,何況如果野狼不從煙囪失足的話,也不至於掉進鍋裡而死,只能說是正當防衛。法庭上檢方與辯護律師有許多爭論,大多是討論事件發生的當下,三隻小豬是否有「犯意」,有犯意就是謀殺,反之則是正當防衛。

劇中運用大量的童話插圖交代情節,讓整部戲環環相扣著「童話」的精神。(AppBank)
劇中運用大量的童話插圖交代情節,讓整部戲環環相扣著「童話」的精神。(AppBank)

全集遵守著古典戲劇的「三一律」,也就是時間的一致、地點的一致以及劇情動作的一致;特別的是戲中運用大量的童話插圖來交代情節,讓整部戲環環相扣著「童話」的精神,一般而言插畫都是畫給兒童居多,但本片的插畫卻是畫給大人來理解,除了省下大筆的預算,還提升了觀影者的想像空間。這部戲很短,只有三集,每集約15分鐘,是在NHK教育台所播送,在NHK的官方網站上也找得到影片連結。值得一提的是,NHK for School有提到說這是適合給小學五年級到高中生,給老師的分段論點也整理的很詳細,開放式的結局就是要讓學校的老師和同學討論,什麼是「罪」與「罰」?這是日本法制教育的冰山一隅,卻足見日本教育的本心。

當我們還在吵吵鬧鬧,或是用民粹討論一個案件時,誰又能細心的去理解判決書的內文是什麼,每一份判決書都有法官們審慎考慮後的判決理由,但我們好像都缺乏了這份法律素養,有時候單憑媒體嗜血的標題,就用情緒斷定全案,這是我認為台灣還必須努力的地方。案情不是靠情緒來判案,罪罰也不是單純只依賴「有罪」和「無罪」的二元論去斷定,什麼樣的罰,能足以承擔其相對應的罪,從來就不是件簡單的事。法律是道德的底線,但這一條道德底線的標準在哪,這一直是需要我們共同努力去探究的,不是嗎?

*作者為導演、影像工作者。現為牡羊座創藝影像有限公司負責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