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全力奔跑只能維持在原地,想去另一個地方要用兩倍速!8位藝術家這樣用作品說故事

2019年05月11日 07:00 風傳媒

在這裡,妳知道,妳得拼命地跑、不停地跑,才能保持在原位。想去另一個地方,速度必須加快兩倍以上才行 !by路易斯.卡羅,《鏡中奇緣》

《愛麗絲夢遊仙境》作者路易斯.卡羅在《鏡中奇緣》這本書中有個有趣的片段,紅皇后帶著愛麗絲奔跑,跑了許久,周遭的景色竟然都沒有改變,當她們停下腳步後,卻發現還停留在原地,愛麗絲困惑地說在她的世界中這麼努力地跑一定會到達她想要到達的任何地方,但為何在這個「世界」不是這樣呢?紅皇后這樣回答她:「在這裡,妳知道,妳得拼命地跑、不停地跑,才能保持在原位。想去另一個地方,速度必須加快兩倍以上才行!」

在童話故事中,這話聽起來沒有不「合理」,因為各種奇幻想法都被允許。但有趣的是紅皇后這段富有禪意的回答其實是對人類存在的狀態的一種暗示。說穿了,盡全力奔跑只能維持在原地,這不就是生存競爭法則嗎? 不斷地改變為了是維持不變。但如果有一方跑得太慢,就只能被淘汰出局。

認真看待自己的生活,我們可能會驚覺紅皇后對愛麗絲講的那番話,不也是對我們說的!置身在「快速流動」「當下實現」的社會中,似乎只有越輕盈、能快速移動、輕裝上路者,才可能有機會勝出,趕得上不斷位移的目標。因此我們的存在狀態就是不斷地在奔跑,不管能不能抵達終點、不管終點線後的獎品會是什麼,只要我們有在動、有在跑!這種持續奔跑的狀態似乎能給我們一種安心感,我們都只能堅定地在跑道上,不管有多麼疲累……

於是我們反問自己,如果終點線總在位移,如果路途上充滿隨意、偶然、不可測的風景,如果目的地快速失去魅力……這種「未盡的事業」帶給我們的,只有無盡焦慮。身為跑者,該如何面對這一切呢?

生為跑者的藝術家們,同樣處在當代社會的不確定、無規則可循,他們慣於面對藝術創作的不可測與混亂曖昧性,但透過各種視覺表達與形式,獲得自主的自由。 當然,在已經沒有典範可模仿參照的今日,我們無法、也不能把藝術家的當作我們的人生樣板,但我們可以學習他們面對生活不確定與偶然性時候使出的各種組合拳,無論是躲藏、回避、疏離、嘲笑、抵抗、挑戰、破壞等。當我們凝視他們創作的視覺圖像時,可能會發現圖像描繪的是喘大氣、奔跑、爬行、後退、甚至騰空跳躍是他們自己,不也是我們自身的寫照。 

我們常常掛在嘴邊的「放下」、「放空」、「放鬆」、「放縱」、「放棄」, 在中文的「放」這個字,是一種動作,其實也是種狀態的轉換,帶有「使之自由」的隱喻。「人生這樣放」( Posing For Life)作為展覽的主軸精神,希望透過不定期推出「放」系列展覽,能暫時舒緩那股「永遠保持準備就緒」的緊張狀態,讓大家用藝術家各種「放」招式,繼續奔跑下去吧。

I.「說出我、她、以及她們的故事」

我們不是男生們想的那樣│琳恩.弗里茨

(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琳恩.弗里茨 ( Linn Fritz)來自瑞典,為歐洲知名的動態圖像設計師,曾與Facebook、Google等知名企業合作。在她的「女孩」系列作品中,以純色、極簡、抽象形體勾勒出女性形體,隱含創作者對於社會對女性外在形刻版印象的一種抗議。這份替女性同胞們發聲的「抗議」來自她長久處於男性主導的設計圈中處於邊緣感與焦慮。圖像中的女人們以超大尺寸與不對稱比例表現女性身體的多元樣貌,強調她們的生活情境與主體身分。

我畫的是寂寞 │王立心

(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自遠古時代的面具文化、西方肖像畫傳統,至今日「臉性」社會中大量複製、生產、拆解人類的臉部,「臉」依舊是我們身上代表社會的那一部分,藉其來展現自我,亦遵循相應的社會規範。唯有一張臉與另一張臉目光交會,彼此交流之時,它才會成為一張「臉」。台灣當代藝術家王立心以蠟筆作為媒材,專注於人物肖像,但她未追尋西方消像畫傳統中那分相似性,捕捉生命的表情、召喚記憶並非她創作的首要意義。她以一種城市觀察者的角度,在「遊子」、「隱隱」、以及「國中女同學」三件作品,以近十年創作跨度,反覆探索在當代社會中,人在不同年齡、身分、情境下的心境轉折與群體疏離。

穿上文化這件大衣│何芝諺

(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印尼雅加達的何芝諺是東南亞新崛起的圖像創作者。熱愛以女性作為創作主題的她,創作中的女性圖像多為是她自身的寫照。在「雅加達天氣預報」這系列作品中,她結合手繪、拼貼、數位等多形式,佐以文字,表達出新世代對於性別、身分認同、在地文化等多方向的觀察。粗細不一線條中出女性陰性柔美的特質,並巧妙置入雅加達傳統服裝與熱帶國家的植物等圖像。創作者並非刻意置入「傳統」元素,而是探討當前新世代對以一種亟欲束緊,卻又想隨時從傳統中鬆綁的矛盾狀態。

II.「當我們被綑綁」

當我們在物質消費中建構出自我,得到短暫撫慰,卻也被焦慮與不安全感給綑綁。 

我和我的明星臉們│山崎詩詩

(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山崎詩詩( Shishi Yamazaki )為日本著名的影像創作者,以具細膩手工感的水彩逐格動畫作為獨特風格,為各大品牌如香奈兒競爭邀請合作。過往我們認為身分認同是固定不變的,但反觀今日,我們可以隨心所欲在虛擬和真實世界的身分建構中來回遊走。身分認同不再是閉鎖在我們身體內的固定物,而是可以透過虛擬分身來表演展演之物,就如同山崎詩詩跟她的身分們「詩詩女孩」(Shi Shi Girl)。如她所言:「我是『我』以及看起來像我的『角色』的混合體。」「滲透壓」系列自畫像作品,她透過「臉」來表現自我?亦或她的分身?當她的「臉」成為公共符號,為流傳被大眾消費之際,符號化的明星臉成轉化成一張面具。

誰說怪獸不會變老│蕭博駿

(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當代藝術家蕭博駿以 「寶可夢_」 系列作品反諷了人人瘋狂於「寶可夢」遊戲抓寶現象。在以敦煌石窟中藻井圖案謹然有序排列的畫面中,在「真實」世界中該擁有厚實乾淨的黃色毛髮的寶可夢,卻像是飽經風霜,有著被過度消費後的衰頹感。創作者以西方肖像畫形式讓寶可夢這個虛擬存在成為觀者凝視的對象,同時逆轉了圖像與生命之間的聯關係,另一方面,他亦描繪出從人類對於永恆不朽的追尋,已經讓位給當下實現滿足的消費文明的狀態。

超越古今-超Kawaii的文藝復興 │長尾智子

(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長尾智子(Tomoko Nagao )出生於日本名古屋,生活並工作於義大利米蘭。她以融合奈良美智畫風與村上隆超扁平風格,發展出屬於自己的JapaPop微普普藝術語言,活耀於歐洲畫壇。

智子的創作取材自文藝復興、古典藝術大師,並結合代社會消費品牌與符碼,以「Kawaii化」的圖像方式帶出更多元化的思考角度,不再那麼純粹地崇尚商業主義或諷刺流行文化,而是宏觀地植入更多如全球化浪潮、環保意識等各種不同議題,這從根本上便有別於眾人熟知以安迪沃荷為首的美國普普藝術,或是村上隆這類近乎「快時尚」日本普普藝術有所區隔。

III.「當我們置身虛擬世界中」

捕捉想像的純真│胡容

(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胡容(Dung Ho)出身於越南順化,目前工作並定居於胡志明市。作為動畫師與數位插畫家,她喜愛在夢幻般的色彩中表現出孩童與女性形象,捕捉混沌世界裡的那份純真感,創造出的天真溫暖的力量消弭當代社會的負面情感,同樣喚醒觀者心中純真童趣

使用科技,保持人性│強克亞.山姆

水泥街頭的怪獸狂舞(圖/瘋設計)
(圖/瘋設計)

出身美國德州的強克亞.山姆(Junkyard Sam),為電玩遊戲與插畫藝術的跨界藝術家。他構築出一個全虛擬藝術造型世界,而這個世界中的奇異生物、小黃人軍團們有著各自的生命與任務使命。如果他停止創作的畫,這些人物的生命就停止存在。於是他持續創作,讓這些怪獸們可以持續它們的冒險。

作為電玩設計師,儘管他擅於使用各種科技創作媒材與工具,他仍堅持使用手繪上色。儘管作品可能有人為不完美之處,但每件作品就如同人一樣有其生命,「我無法把科技從我的生活和藝術創作中完全去除,不過我盡力要保持人性化!」

參觀資訊

展覽名稱 :人生這樣放Posing For Life.
展覽時間 :2019年4月25日至6月9日
展覽地點 :放空間FUNSPACE │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四段51號3樓
預約參觀 : (02) 2545 -4366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瘋設計(原標題:人生這樣放 Posing For Life)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