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給不了的銷魂性愛,小王通通給了她!當第三者意外身亡,她該如何回歸正常生活?

2019年05月14日 11:57 風傳媒

「出軌」、「開放性關係」是當代情感生活中越發常見的兩個話題。儘管大家熱衷於討論,可一旦問題發生在自己身邊,往往都會措手不及。

分享一位美國心理諮詢師的經歷,看她是如何幫助面對出軌問題的來訪者重新回歸生活的。

作為一名心理諮詢師,我的研究興趣是伴侶間的不忠行為。在YouTube上還有一段我的採訪視頻,是一個婚內不忠話題紀錄片中的片段。所以,許多面臨「婚內不忠」問題的來訪者,會來找我求助。

一天,一位40多歲的女性來訪者Cynthia給我打來電話。

她說她在Google上搜了一下,符合她要求的諮詢師很少,我是其中之一。由於她在律師事務所每天很晚下班,所以預約了一個深夜的來訪時間。

Cynthia嫁給了一個事業有成的軟件工程師,有兩個在讀小學的孩子。她和丈夫都要兼顧事業和家庭,下班時間全用來照顧孩子。一段時間後,他們兩人已經很少單獨交流,性生活也沒了激情。她曾經以為單調的性生活不會給他們的婚姻造成什麼危機,畢竟丈夫對她和孩子都很體貼。她也沒想過自己是會出軌的人——直到她在公司遇見Neal。

Neal是Cynthia的同事,和她一樣已婚並且有孩子。他們每天一起吃午飯,而這個過程中,隨著瞭解加深,他們之間產生了感情——不是友情的那種。結果她發現,和Neal在一起她擁有了最美好的性體驗,這讓他們更加相愛。

但Cynthia和Neal都沒想過要離婚,他們覺得自己「愛」自己的伴侶。他們相信只要順其自然,這段婚外情自然會有結束的時候。但是,Cynthia對這樣的雙面生活,感到迷茫又愧疚。她只盼著這段婚外情結束的那一天,她就可以從現在這種欺瞞的局面中解脫。

直到一天早晨,Cynthia來到公司,聽說Neal晨跑的時候心臟病突發,猝死在跑步機上。她驚呆了,無法控制地想哭。但她知道不能這樣,太過傷心很可能暴露這段婚外情。

幾個月過去了,Cynthia依然處於悲痛之中。她甚至覺得自己失去了人生摯愛,這輩子都會孤獨下去。她覺得必須要找人傾訴這些感情,最後發現也許只有心理諮詢師能夠對她產生憐憫。這就是為什麼她找到了我。

我們的治療目標看起來並不複雜:幫助Cynthia悼念已故情人,走出這段無法說出口的喪失

但在諮詢開始幾個月後,我發現,從Cynthia這裡越多聽到Neal的故事,我越討厭這個人——

Neal在我看來是個很有魅力的渣男。他對Cynthia愧疚和迷茫的痛苦處境毫不關心。Neal宣稱沒有人不在婚姻中撒謊,撒謊是保證婚姻幸福的秘訣。他也試圖說服Cynthia,她的擔心是幼稚、教條而且過時的。他還聲稱,不忠實是唯一能解決長期關係中性生活越來越單調的方法。

Cynthia並沒有完全被Neal說服,但這些言論給她帶來了動搖,並且讓她將自己的出軌「正當化」。她安慰自己,自己以前的觀點不是最理性的,她應該享受這段關係。

弗洛伊德曾說過人們經常把愛和性分開:和不愛的人有最好的性體驗,或者和某個人很相愛但性生活很無聊,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弗洛伊德曾說過人們經常把愛和性分開:和不愛的人有最好的性體驗,或者和某個人很相愛但性生活很無聊,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弗洛伊德曾說過人們經常把愛和性分開:和不愛的人有最好的性體驗,或者和某個人很相愛但性生活很無聊,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

也有實證研究表明,像Neal這樣可能存在「高度自戀」情況的人,很難把愛和性統一在一段感情中。這同樣表現在逃避型依戀的人身上,比如Cynthia。他們無法接受自己完全依戀一個人時的脆弱,從而建立自我保護的外殼來遠離自己的伴侶。(逃避型依戀是依附理論中的一種依戀模式,年幼時表現為母親離開時不會哭也不會感到焦慮。他們與陌生人的互動甚至和他們的母親一樣多。當他們的母親重新回來時,他們會逃避或者遲緩的表現出歡迎的樣子。)

按傳統的弗洛伊德式諮詢方法,我不應該表露出我對Neal的反感。但在最新以「關係」主導的諮詢方式中,諮訪關係包括表達出諮詢師的真實想法,以便於建立更為真誠的諮訪關係。

所以我決定對Cynthia說出自己的看法:儘管Neal是個有魅力的人,他聽起來似乎很難做到共情。和他比起來,Cynthia的丈夫似乎忠誠可靠,並且十分為她著想。

Cynthia竭力為Neal辯護。她認為我對他的看法非常不公正。Neal很獨特,只是被栓在那段婚姻和那個「潑婦」上。我提示Cynthia去思考Neal的妻子變成「潑婦」的一個可能性:為了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她只能充滿嫉妒地Neal的長期出軌,是這種妒忌讓她變成了一個他們口中的「潑婦」。

聽到這兒,Cynthia開始冷靜下來。過一會,她承認自己的丈夫也許和Neal的妻子一樣,憑直覺察覺到她的不忠。她也想起來,丈夫曾經看似很突然地說道:考慮到他們單調的性生活,即使她出軌了,他也能夠理解。

突然之間,Cynthia彷彿重新認識了她的丈夫。她重新看到他是一個多麼忠誠,富有同情心的人。他沒有憤怒地和她對質,譴責她,而是暗示他已經知道了她的不忠,並且指出他認為他們婚姻失敗的原因,等待她做出下一步的決定。

Cynthia決定去問自己的丈夫,是否要一起進行夫妻治療來提高他們性生活的質量。丈夫答應了。隨著Cynthia的治療重點從哀悼Neal轉向提高婚姻中的親密程度,她對自己情人的哀悼也結束了。

類似Cynthia的情況,一定有些人正在經歷,正在為之困擾,或者擔心自己將來可能會面對同樣問題。

在婚姻之外有了美妙的性體驗,但仍想擁有信任和愛的伴侶以及長期穩定的關係帶來的安全感,到底該怎麼辦?(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在婚姻之外有了美妙的性體驗,但仍想擁有信任和愛的伴侶以及長期穩定的關係帶來的安全感,到底該怎麼辦?(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在婚姻之外有了美妙的性體驗,但仍想擁有信任和愛的伴侶以及長期穩定的關係帶來的安全感,到底該怎麼辦?這些年裡,我和幾對最後達成開放式婚姻的夫妻做過諮詢。對大部分人、包括一些堅信自己想要開放式婚姻的人來說,處於這樣的關係之中都會產生不安全感和嫉妒。

我曾有一個來訪者,結婚多年從未出過軌,結果發現自己的父母正處於開放式關係,他十分震驚。他完全不願意想像自己父母的性生活,尤其母親和另一個男人發生性關係——當然,從倫理角度看,恐怕絶大多數人都無法接受。

弗洛伊德把這歸為:兒童是情感上有著強烈佔有慾和嫉妒心的人類幼崽,並不喜歡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父母的喜愛。而至於面對自己的伴侶時,似乎大部分人內心都還是一個「充滿佔有慾的小孩」。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當最好的性生活發生在婚外)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