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益中專欄】為什麼台灣中學生不上哲學課?承認吧!我們害怕學生會思考

2016年06月28日 11:53 風傳媒
「好學生」的定義是服從、順從的?或是有獨立思考批判的能力?(示意圖取自youtube)

「好學生」的定義是服從、順從的?或是有獨立思考批判的能力?(示意圖取自youtube)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陳之藩 ,<哲學家皇帝> ,1955年

陳之藩這句話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因為這篇文章多年來都是高中國文必選教材,學生們大都也能朗朗上口。陳之藩很欽佩美國學生的獨立自主,他說:「中學生送牛奶、送報;大學生作苦力、作僕役,已經是太習慣了的事。這些工作已經變成了教育的一部分。一個個美國孩子們,永遠獨立、勇敢、自尊,像個哲學家帝王。」

不過,有一件事是他覺得奇怪的:「大概是人文的素養吧。我在此三四個月的觀感,可以說:美國學生很少看報的。送報而不看報,這是件令人不可思議的事。」

所以他才引了愛因斯坦的話來批評欠缺人文素養的專家們。(註)

可惜的是,即便國文課本都這樣寫了,我們的教育依然不重視人文素養與哲學教育。就連正在研擬、預定107年上路的十二年國教新課綱,也看不到關於「哲學推理」和「批判思考」之類的課程被納入。

哲學教育在高中階段的被忽視,從大學轉系人數也看得出來。以輔大哲學系為例,2016年時竟高達57人申請轉系,整個系也不過120多名學生,難怪該系尤煌傑教授會感嘆「這是一個令哲學系最不堪的日子」。不過,我想這些學生不會是因為進來才發現志趣不合,他們當初壓根就不是為了哲學才選填該系,純粹是當個跳板罷了。

但我們也不需太苛責這些學生,是整個社會對哲學教育的忽視,才使得學生必須另有打算。

看看世界各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國,在中學便把哲學列為必修,德國、瑞士、瑞典等國,則列為選修。台灣不是最羨慕歐洲開明的教育嗎?那怎麼碰到哲學就縮了手呢?

我想是兩個原因使然。第一個是威權教育的遺緒,台灣的教育並不是真想教學生思考,老師雖然嘴巴上會說「同學要多問為什麼喔」,一旦學生真的問起為什麼,剛開始可能還會心平氣和回答,但是只要學生越問越多、越問越尖銳,比如「老師我為什麼只能穿白鞋白襪」、「老師為什麼早自習不能滑手機看報紙」、「老師為什麼上課不能看別的書,你上的課我自己讀就好了啊」,很多時候老師根本回答不出來或無法回答。但如果從學生本位的觀點出發,學生本來就有一定程度決定自己學習的方式,而不是像進監牢般受到無止盡的約束。

承認吧!我們其實害怕學生思考,我們期望的「好學生」是服從、是順從。

另一個原因則是談到哲學,就自動浮現「哇!好難!」的畫面。因為台灣從小學到國中、高中都沒有哲學課程,所以我們的想像大概就是像希臘聖哲柏拉圖、亞里斯多德這些歷史課會出現的人名這樣,遙遠、然後感覺深奧。

日本作家飲茶在《叛逆就是哲學的開始:叛逆、對抗、思辨──哲學家三部曲》(日文原書名:14歳からの哲学入門)裡提到,日本很多哲學書都是寫給14歲的青少年,14歲剛好是國中二年級的年紀,自孩童時期被灌輸的各種「小孩的思想」,諸如:大人是對的、老師很了不起等,都在這個時期開始土崩瓦解。14歲正是應該建構出「自身價值觀」的時期。作者認為哲學並不是多麽高深的學問,哲學家也不是特別聰明,他們大多有著「與青少年相仿的胡思亂想」。比方說:

「要聽老師的話啦!」

「噢?那老師叫你去死,你就會去死囉?」

許多把世界普遍觀念推翻掉的哲學,就是從這種程度的胡亂思想中誕生的。

說了這麼多,就是要強調哲學一點都不難,它反而是理性思辨的基礎、更是當代社會公民教育不可缺少的養分。我很高興台灣這些年來有「哲學星期五」、「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學會(Phedo)」 等組織的努力,透過演講、論壇、營隊、甚至是學校特色課程的方式,一步一步打開哲學的大門。他們甚至還引進翻譯了一系列法國高中生使用的哲學教育課本《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1:政府是人民的主人還是僕人》,讓台灣的哲學教育慢慢出現曙光。

民間都這麼努力,我們的教育主管機關,特別是十二年國教的新課綱,是不是也該做些什麼了呢?

註:

愛因斯坦的原文是這樣講的:

It is essential that the student acquires an understanding of and a lively feeling for values.

He must acquire a vivid sense of the beautiful and of the morally good.

Otherwise he----with his specialized knowledge--more closely resembles a well-trained dog than a harmoniously developed person.

對學生來說,獲取對價值觀的瞭解和活生生的感覺,是重要的。他必須鮮明地感受美感和道德上的良善,否則他有了專業知識,祇是更像一條訓練有素的狗,而不是協調地發展的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師大公訓系畢,政大東亞所碩士,海軍陸戰隊預官,現為台北市大直高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課堂外的身分是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巢運」發起人之一,並擔任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發言人。心目中的品格教育是公平正義,最害怕學生長大後只會考試賺錢卻對弱勢冷漠,努力在課堂上翻轉錯誤價值,取材時事進行公民思辨,啟迪多元價值觀念。著有《思辨-熱血教師的十堂公民課》。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