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必家財萬貫、博學多聞,也能慷慨快活:他隻身走遍世界,在赤道小島尋得人生真理

2019年06月14日 17:13 風傳媒
克里斯在加拉巴哥群島得到價值上萬的免費漁獲。(示意圖/Unsplash)

克里斯在加拉巴哥群島得到價值上萬的免費漁獲。(示意圖/Unsplash)

我們經過加拉巴哥群島(Galápagos Islands)那天下午,天上有一點雲,熱得一塌糊塗。已經過了颶風季節的赤道附近風力不強。船兒慢慢來回搖擺,海浪不斷拍打船頭,完全沒有消停的意思。

這處群島給達爾文靈感,思索出進化論。但是我們看不見島。近一個星期以來,我們第一次遇到別艘船,地平線上一個灰色小斑點印入我們眼簾。

「我們有魚要送你們!」比利時人前面的無線電突然沙沙作響,冒出西班牙文。

「請說英語!」他試著告訴另一端的人他聽不懂。

我立刻跳起來,從我一派輕鬆的夥伴手上拿過麥克風。「能不能請您再說一次?」我用對方的母語詢問。

結果是,一艘來自厄瓜多的漁船滿載而歸,想分一些給我們。船主唸了一長串不同種類的魚,讓我們挑選,好像是披薩外送的點餐熱線,不,是魚獲外送。他報出來的魚當中,我只認得鮪魚的西班牙文。

「太好了!」我下了訂單,接獲指示在船尾等他們送來。我火速掛上麥克風,趕緊跑到甲板的另一頭。

老天,他們已經到了! 一艘結實的漁船已經在一箭之外,船頭襯著劈啪浪打聲上下起伏,船身比我們的寬兩倍,水面上比我們高四倍。漁船的鋼結構上有新刷的白漆,拖船後捲起陣陣黑煙。舵手把轉數加高,以便更靠近我們。

「注意距離!」我們的船長發出警告,「他們的船體是鋼,我們的是玻璃纖維強化塑膠,可經不起一撞喔。」

為了靈活轉動,我們收起帆,改用馬達驅動。拖船離我們更近了。

我突然有些顧慮,「如果他們想要,可以輕鬆搶走我們的船,把我們丟進海裡餵魚。」

南美洲北部在近代真的出現過海盜組織,但根據大部分遭劫船隻的描述,都是貧窮漁夫趁機所為。我們打量那些挨在船首的八、九位拉丁美洲人,大多二十幾歲,穿著很普通的汗衫和短褲。

「這我也考慮到了,」比利時人附和。

「但現在為時已晚。」

「接住!」柴油馬達轟隆聲中,一位漁夫對我們大吼,然後在離我們大約15 公尺外的地方拋來一根麻繩,阿非利亞人和我用手把繩子固定好。至少繩子上沒有爪鉤!

水手們在我們中間的麻繩上繫上一個黑色垃圾袋,「接好!」他們發號施令。於是我們一起把袋子拉過水面。麻繩晃動得很厲害,我腦海中浮現塑膠袋裂開,袋裡的東西掉進海水的畫面。

但是袋子沒破。它一碰到我們的舷欄杆,我們就把它抬到駕駛艙,打開繩結,拆下麻繩。

「看看他們是不是送廚餘給我們,」船長打趣說。

我們用刀割開塑膠袋,發現裡頭有一條閃閃發亮的極品:一條剛捕獲的鮪魚,還附贈一條半公尺長、魚身已經剖開的尖吻鯖鯊。那個袋子能承受這些重量,我到現在還覺得驚奇。

才不是海盜呢! 以歐洲的市價來算,這份禮物總值數百歐元! 我們高興得手舞足蹈。

「有壽司吃囉,多到從你們的胃裡滿出來!」船長用嚇人的表情捉弄我們,大夥兒都笑了。

我們朝著厄瓜多漁船大喊謝謝;船員對我們吹口哨,揮手道別,然後頂著風浪慢慢駛離。我用無線電和對我們行善的人閒聊了好一會兒,其他人則把冰箱裡不必要的東西拿出來,騰出空位給新鮮美味。多慷慨的行為啊! 漁夫們繞上一大圈,耗費很多精力,只為了帶給我們快樂!

直到你為某人做了他永遠無法回報的事,你才會明白,你還沒有真正活過。」我想起英國作家約翰.班揚(John Bunyan),大約400 年前他在世界文學名著《天路歷程》中寫過這一段話。

遵循這類簡單真理,你無須博學多聞,也不必很富有。那些漁夫證明了這點。付諸行動就對了。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商周出版《我19歲,沒錢也要世界闖一圈》

責任編輯/李頤欣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壯遊 環遊世界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