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的代價有多大?俄國選手揭禁藥醜聞影響4000人奧運參賽權,最後是這般下場…

2016年08月08日 16:52 風傳媒

「我叫尤莉亞‧斯蒂帕諾娃,我的專長項目是800米,個人最佳成績是1分56.99秒,這個成績,是靠禁藥拿到的……」

一場神聖的運動賽事,若採用禁藥作弊,而且還是國家帶頭指示選手用藥,到底會變得多麼不堪?一名俄羅斯短跑選手尤莉亞,曾勇敢揭發國家的用藥計畫,影響4000多名選手的參賽資格,也因此面臨生命危險,禁藥與勝利的誘惑如此之大,讓所有參與這件調查的人都面臨「被失蹤」的危機……

勇敢揭發國家禁藥計畫,卻成祖國叛徒、調查員也離奇死亡

禁藥查驗的流程看似相當嚴謹,卻仍有縫隙可鑽。像是最近參與《葉問3》拍攝的拳王麥克泰森,就曾公開承認他用假陽具躲過尿液檢驗。

但比個人行為更誇張的,是由國家認可的組織行用藥。揭發俄羅斯用藥醜聞的尤莉亞斯蒂帕諾娃(Yuliya Stepanova)在紀錄片《禁藥的秘密》中表示,她曾被帶去見一位田徑聯盟醫學處主任,被安排用藥計畫:

「他不斷地吹噓自己高超的用藥技術,說那些沒通過安檢的選手都是因為不聽話的關係。如果你被抽檢,就照常受檢,只需要記下粉紅色測試紙上的編號並馬上將編號傳給他,這樣就不會被取消資格」

在俄羅斯,檢驗人員和用藥人員資訊是互通的,因為他們的共同目標是他們的選手能在國際上得到一面面金牌。

尤莉亞的指證讓世界禁藥組織開始對俄羅斯展開調查,然而兩個月後結果即將公布的前夕,兩名重要的調查員卻離奇死亡,尤莉亞夫婦也因此搬到柏林避難,深怕有生命危險;儘管國際上普遍認為尤莉亞是英雄,她在家鄉卻被視為叛徒。

(圖/公視提供)
參與報告的調查員離奇喪生(圖/公視提供)

一年後,世界禁藥組織召開記者會宣布俄羅斯的實驗室、抗藥組織皆遭除名,並公開呼籲國際賽事取消俄羅斯4000多位選手的參賽權。而尤莉亞雖為俄羅斯籍,卻念在其舉發有功,國際田協建議讓她以中立選手的身分參加奧運。

勇敢舉發禁藥卻遭禁賽,世上真有正義?

看到這邊你或許以為這個世界終究邪不勝正,但真相卻讓人不剩唏噓。

某些運動品牌聘用了運動員當代言人後,即使發現運動員爆出用藥醜聞,明顯違反運動員精神,運動品牌仍會繼續支付代言費,廣告中提倡「乾淨的運動」顯然只是種行銷手法,與他們實際上的作為大相逕庭。

而足球、網球等技術性運動常被視為不會使用禁藥的族群,雖然足球員被驗出用藥的例子較少,但每每對足球員進行檢測時,樣品總會有意外發生,讓人不禁懷疑:究竟是真的沒人用藥,還是足球界用藥是個「不能說的秘密」?

(圖/公視提供)
乾淨的運動,真的存在嗎?(圖/公視提供)

而最讓人搥胸頓足的莫過於7月25日奧運會正式提出對俄羅斯的處置:出於保障俄羅斯其他「清白運動員」的目的,過去沒有使用禁藥紀錄的運動員依然可以參與,僅有對於汙點證人尤莉亞則表示,雖然舉發有功,但過去已有5年的用藥經歷,拒絕讓她參加奧運。

零用藥、乾淨的運動無庸置疑被認為是運動家精神,然而這些競賽與榮耀的背後卻有許多金錢及權力的角力,讓原本純粹的體育賽事染上一層灰。

(圖/公視提供)
尤莉亞不只被禁賽,也被家鄉視為叛徒,流亡德國(圖/公視提供)

小知識:大家都在說禁藥,但什麼是禁藥?

在體育賽事中服用禁藥,就像是考試作弊一樣,但禁藥的標準到底由誰制定,又由誰去檢測呢?早在1899年,美國便成立了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為「使用禁藥」做出明確的定義:

為了增進表現採用各種損及健康而且違反運動價值的方法或藥物。

也就是說,凡是能促進運動表現的如類固醇、睪固酮、紅血球生成素等都算在禁藥之列。

檢驗的過程相當嚴苛,不僅禁藥名單年年更新,每次國際賽後冠軍必得接受檢驗,其他名次則隨機抽查;選手會被帶到專用的廁所蒐集尿液,並全程由檢測官監督,以確保樣本的正確。

除驗尿外,平日選手們也須接受不定期的血液抽檢,而這些樣本都會被送到全球僅有35家、通過禁藥組織認可的實驗室能做檢測,測試的藥物更多達400種;而且可別以為驗過了就沒事,因為這些樣本會被保存十年,並隨時可能重啟調查;像是障礙賽選手札莉波娃就是在賽後幾年才被取消其冠軍資格。

《禁藥的誘惑》,將在8月12日(五)晚間10點於公視主題之夜播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