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國小作文「我的志願」你都寫了什麼嗎?她道出填鴨式教育對孩子發展的負面影響

2019年07月31日 09:00 風傳媒

你小時候是否曾寫過一篇作文題目是我的志願,你當時填下的是什麼職業呢。過了幾年,發現職業選擇範圍越縮越小,長大後看著某人做著一份你也喜歡的工作,過著你稱羨不已的生活,卻發現自己只能祈禱晚上睡覺做夢會夢到那一天,醒來才明瞭又是癡人說夢。

每當大家聽到我夏天潛水,冬天滑雪,都會說Vanessa你的人生還真令人羨慕,Living the dream的最佳代言,如果我年輕一點一定也要像你這樣過生活。這種話經常聽到,若真有機會讓人生倒帶回到年輕有衝勁的20歲,是否真的會選擇不同的道路呢?

一個喜歡畫畫學業成績普通的孩子,接收到的往往不是你畫得真好要繼續加油,而是整天不念書,畫圖能當飯吃嗎?接著又擔心全民補習,才藝班不加入一定趕不上別人,假日排滿了各種才藝班。期待他長大後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是運動高手,先不論是否有興趣,報名了再說,學到多少不確定,肯定的是預先適應到未來加班過勞的生活。我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人中龍鳳,就以為他們能文武雙全,揠苗助長,本末倒置。

求學的校園環境也一樣,先暖身用成績定人。記得國中的時候,老師剛開學選了我當小老師,等到第一次考試成績出爐後,發現看走眼,就隨便用一個名義把工作換給另一個成績較好的女同學。甚至也曾多次在上課時說對著全班同學說,不要跟成績排名後20名的人當朋友,成績跟品行無縫接軌,直接被編入壞小孩那區,我也是其中之一。環境洗腦加上師長壓力,很快的少了幾個朋友,同學們逐漸習慣用成績看人,連自己都覺得不配與成績好的同學當朋友,省得被對方家長投訴說我們帶壞他家孩子。沒有走歧途好像不對,殘念的是我連變壞的資質都不夠,難怪很多學業不佳的小孩會選擇放棄,還沒出社會就已經被遺棄。

社會很習慣用成績幫人打分數,連志玲姊姊都說不要再幫她打分數,殘念的是大家都不聽話。很少鼓勵人們追求夢想或發掘興趣,跳脫軌道彷彿天生反骨,被社會貼上異類標籤,就像開板做模,眾人忙著把一個又一個的模組套在不同的人身上,因此人長越大就越像,生活模式、思考方式、對人處事。那些追求不同道路的人,不工作,收入不穩定,不好好過人生,事與願違尚未成功的人耳邊常聽到,早就跟你說過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等話語。成功的人一樣會被貼上標籤,某某之光,接著那些從沒聽過的遠房親戚朋友都出現了。社會缺的是雪中送炭,但更流行的是錦上添花。

讀書佔了將近1/4的人生,學習知識當然很重要,然另外3/4更是重要,不能忽視,課本以外的世界那麼大,不從小協助發掘人生方向興趣,怎能要求他們在領取畢業證書那刻能一切水到渠成,清楚人生方向?去書店逛一圈,數一數有多少書名是類似「學校沒有教的事」就能輕易得知。

當初領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刻內心是什麼感想呢?有多少人是是解脫而非感動。花了人生最精華的時間得到的不是滿足成就,開心愉悅而是迷惘。不用說別人,我自己也是花了四年的時間終於跳脫的見證。諷刺的是有多少人是本科出身學以致用呢?我也不是從小學潛水跟滑雪,但這是我最喜歡的工作,沒有之一。

在澳洲生活時,假日看著電視內播放的兒童節目,除了唱唱跳跳還有各行各業的職業體驗,讓孩子們提早認識各種工作的真面貌,有位小朋友說以後想當明星,說整天只需穿得漂亮去拍照,送他去攝影棚拍一小段影片,簡單幾句台詞,NG十次之後仍然無法完整念出,導演說繼續再來,他差點沒昏倒。結束後問他有什麼收穫,他說原來當明星這麼難,要會講話會擺姿勢還得看走位路線,還有比厚片吐司還厚的台詞要背,得認真學習更多技能才能登上國際舞台讓夢想成真。如果我們能及早知道發展興趣跟準備,就能避免無謂的繞路,更快速地到達,通往夢想的道路不用跪著也能走到,成功亦能避免披荊斬棘,渾身是傷或者至少輕傷。

新聞點開,發現當年那些學業成績不好的人,有人化妝造型到站上國際舞台,做麵包厲害到出國比賽,廚師可以當網紅開餐廳,月收入比自己的年薪還高,我這個排名後面的還能出書寫專欄上電視,想跟我學潛水或滑雪,得排隊預約。這時候我們才了解,讀書不是萬事高,但花了幾十年的時間親眼見證,仍舊懷疑不敢嘗試,人類的每個改變或進步就像石器時代的演變,得花個幾個世紀。

回首看看自己小時候曾經寫下的遠大志向或異想天開,若現在背道而馳,請對著鏡子跟自己道歉。有個活動是跟小時候的自己說話,在時光機發明之前大家實際一點,對著你的孩子說話,讓他們走出更精采的人生而非步入你也想落跑的後塵。

(原標題:我的志願)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曾經是平凡的上班族,踏出台灣打工度假當起背包客,履歷表填下世界各地的滿滿故事。而後聽到海洋呼喚,從大堡礁開始踏入海世界,潛進世界,曾於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澳洲、帛琉、菲律賓工作。

因緣際會也愛上了滑雪,現在夏天從事潛水教學,帶團旅遊,水攝教學。冬天在北海道二世谷滑雪教學,課程翻譯,隨行攝影。過著夏潛冬雪的藍白生活。

著有《第一次水中攝影就上手》《此生必去馬爾地夫》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