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婚變、倒店、被追債,91歲網紅潮嬤「月月」一無所懼:跳街舞可以,穿殭屍裝也行!

2019年08月15日 17:59 風傳媒
日本潮牌攝影師RK特地來台拍攝林莊月里(月月)的日常穿搭(圖/RK)

日本潮牌攝影師RK特地來台拍攝林莊月里(月月)的日常穿搭(圖/RK)

1969年,苗栗竹南庄大埔鎮上一間小有名氣的雜貨商鋪一夕倒閉。幾天內,一樓店面連同二樓以上的住家空間,整棟掛上待售黃牌。商鋪老闆娘林莊月里四處奔走,好不容易籌到一千萬,才剛好補上丈夫投資虧空造成的缺口,再用剩下的一點錢,在台北買了間小公寓,讓一家八口有個安身之處。

那年林莊月里50歲,正是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不料厄運連夜襲來。丈夫投資的礦坑死了人,債主紛紛上門討債,她在幾天之內失去了房子、店面、打拼三十年的事業,在人生半百之際,一切重頭開始。

新家安頓好後,林莊月里的丈夫打算就此退休。當了一輩子的老闆,他不想、也沒辦法成為別人的員工。但林莊月里的腰桿更柔軟些,「50歲還不到退休的年紀吶,」她不想這半輩子就讓孩子養自己。於是她四處找打工,先去成衣工廠修線頭、批家庭手工回來加減賺;丈夫去世後,她再用兩台菜籃車做成一部「移動攤位」,跟隔壁鄰居批菜瓜布來賣,每天透早出門,在台北各大市場兜售。

四處打工的日子,一晃眼就過了三十多年,她才終於因為雙眼視力退化,被孩子們「勒令退休」。卻沒想到,機緣巧合之下,在家休養的她竟成了新一代廣告潮嬤「月月」。

舊物混搭潮服 她穿出潮流古著新高度

月月被迫退休後,也有過一段閒在家的日子。有天在孫子的引薦下,她接觸到年輕人愛穿的潮流品牌。看著孫子買來的一件件新衣,素來惜物的月月突發奇想:要是能把舊衣服跟這些年輕人愛穿的潮牌混搭,會有什麼效果呢?她開始在網路上記錄日常穿搭,用舊物混搭潮服,沒想意外引起迴響。有人說她古錐,有人說她比年輕人還潮,許多大品牌相中了月月的新穎形象,紛紛前來尋求合作。不只賓士、三星、愛買找來拍廣告,日本潮牌FR2也特地派來炙手可熱的攝影師RK來台拍攝她的穿搭。

她的網紅生涯看似來得容易,其實一點也不簡單。拍賓士Smart廣告時,導演問她能不能跳街舞,她一口爽快答應;日本攝影師來台拍攝時,問她忌不忌諱穿殭屍裝?她說:「百無禁忌,當然可以!」試想,現在有哪位高齡九十歲的阿公阿嬤會在烈日下跳街舞?月月為什麼樂意這麼做?明明都到了退休享清福的年紀,她何苦出來這樣「拋頭露面」?

(圖/台灣賓士攝影師翁偉中)
(圖/台灣賓士攝影師翁偉中)

生在戰世 爸媽期待她活得像月亮

「阿爸給我取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莊月里。他希望我如皎潔的明月般,溫柔地照拂家人與鄰里。」

月月是長女,當時正值戰世,阿爸阿媽將她取名「月里」,每喊一次她的名字,就是一次祈福。只願這個女兒的存在,能像月光一般恆常溫柔,不論白天黑夜都高掛天空散發光亮。她老家在苗栗竹南庄大埔,連同阿公阿嬤,是一個十四口的大家庭。只是從小家窮,底下三個妹妹都因養不起送了人,三餐只用簡單地瓜籤配稀飯餬口。

當時台灣是日本殖民地,戰爭連年打,鎮上壯丁陸續被徵召,只留下老弱婦孺耕作捕魚,日子越來越難過,糧食和勞動力不斷流失,苦難彷彿看不到盡頭。她不知道戰爭打了多久、打了幾場,只知道日子快過不下去。戰爭帶走了大部分糧食和勞動力,民生物資匱乏益發嚴重,不管是米、鹽還是糖,通通都靠配給,每天有一餐沒一餐地過。

同齡孩子開始上學時,她跟著阿爸去甘蔗田打零工,阿爸負責用鐮刀割除蔗田周圍雜草,拿不動鐮刀的月月就跟在後頭,刀起刀落,一有新割除的雜草掉在地上,她便衝上前把雜草聚攏成堆、抱起、整理到蔗田邊上。雜草銳利的邊角常割傷她細嫩的手臂內側,就算穿上長袖,銳利的草緣也會穿過衣袖、劃開皮膚。整天工作下來,兩手內側便佈滿一道道割痕。隔天再上工,舊傷未癒、又添新傷,兩條手臂從此就沒有完好的一日。洗澡碰水時,傷口常會刺痛到讓她掉下眼淚,但她總咬緊牙關不哭出聲音。「這些苦,大人都吃過,怎麼能讓他們知道我哭?」

透早忙到深夜 她只懂得為家人活

十九歲那年,月月結婚了,她開始鎮日在家庭和店舖間周旋,丈夫負責招呼客人,粗活則落在月月和幾名店裡雇來的囡仔工身上。她每天都要搬運百斤、千斤重的貨物,除了店裡粗活,她還負責煮飯,不只一家八口要餵,囡仔工也要吃得飽才有力氣上工。晚上店門剛關,丈夫便溜出門找朋友,把六個孩子和各種家裡瑣事都丟給月月。她往往忙到半夜十二點多才能上床睡覺。

(圖/寶瓶文化)
(圖/寶瓶文化)

「眼淚無法給你任何力量,也扭轉不了任何困境。」

一年365天全年無休工作,陪伴著月月的只有淚水。之所以哭,是因為實在太累,但也是因為身邊沒有親近的朋友可以傾訴。畢竟在鎮上做生意,任何話一旦出了口,不用一天便會傳遍街頭巷尾,那只會帶來更多麻煩。

但即便她不向外人說心裡話,有些話仍會主動找上她。「阿月阿!你要注意一下頭家的行蹤,毋湯太放心」、「頭家娘,我看到你頭家跟那個查某出入同一間閣樓,安呢嘸好啦!」鎮上鄰居不時上門警告,要她看緊丈夫。

大家口裡說的那個「查某」,是鎮上一個專做美髮的美女,有著不少死忠男客人。大家都說他們看到月月的丈夫和那位美女過從甚密。鎮上流言傳得甚囂塵上,甚至出現了包養之說。但向來不過問丈夫行蹤的月月,竟也提不起勇氣去問,只能任由流言四起,把苦往肚裡吞。這一吞就是十多年。她只是常哭,但大概是那幾年哭得太多,把眼睛哭壞了,所以後來才會患上白內障,看東西時,眼裡也總好像有蚊子在飛。

平凡阿嬤的終極任務:為自己而活

(圖/寶瓶文化)
(圖/寶瓶文化)

她的童年和婚姻,造就了現在這個擁有十萬粉絲追隨的「月月」。雖然她反覆強調自己只是個平凡阿嬤,但走過戰世、婚變、倒店被追債,始終不甘停下腳步坐以待斃的她,其實一點也不平凡。

菜市場隨便買的棉襖花布衫,她可以穿上幾十年,每一件都保養得很好,她不時便會搬出古董縫紉機修整,全都整齊疊放在衣櫥內。除了惜物,她也惜人。不論是背信的丈夫,或是在她背上搖著長大的兒孫,不論對象是誰,她都以古早時代老人家的智慧相待。

她剛完成了人生目標之一:在一百歲前去刺青!而接下來,她還想學英文、學電腦。她說,自己只是個平凡的阿嬤,只是順著自己的心意去接受挑戰,就像玩遊戲破關一樣,從征服關卡的過程中體會成就喜悅,感覺自己不再只是個老人,還是一個有能力、有價值的人。而她的人生終極任務,是要為自己而活。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寶瓶文化《媽抖:91歲的台灣第一潮嬤林莊月里》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