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自然?讀讀6則莊子寓言,讓你的心找回自由吧!

2016年09月16日 08:00 風傳媒

到底什麼叫「自然」呢?如果感受到人生受困無助、生活備受束縛,或許你該讀讀以下6則莊子寓言,讓心自由一點!

第六隻手指

有的人天生下來就有六隻腳趾,有的人天生下來就有六隻手指。有六隻腳趾,或有六隻手指,只要是天生的,便是自然的。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六隻腳趾,或六隻手指,那便是過多的要求了。

【Point】自然所生下來的「第六隻手指」,無所謂多,也無所謂少。但有心去要求「第六隻手指」,便是貪多。貪多便不合自然了。

大道的歧路

人的眼睛,能看見自然種種的顏色。離朱卻去創造種種的文采,擾亂了眼睛的視覺。

人的耳朵,能聽見種種自然的聲音,師曠卻用金石絲竹種種的樂器,創造各種的聲音,擾亂了耳朵的聽覺。

人的五臟,能產生種種的感情,曾參、史鰌卻去提倡仁義,刺激五臟,產生更多的感情,擾亂自然。

人的嘴巴,能發種種的聲音,楊朱、黑翟卻喜歡辯論,發出種種的聲音,擾亂大道。

【Point】人為的文采、樂聲、仁義、辯論,對大道來說,是多餘的,就像第六隻手指。所以,不要以為你的眼睛能分辨更多的文采、你的耳朵能分辨更多的聲音、你的內心能產生更多的仁義、你的嘴巴能駁倒更多的人,便認為是「高明」。真正的高明是要超越這種境界才好。

鴨腳太短嗎?

自然的長,不算太長。自然的短,不算太短。鴨子的腳,雖然很短,你不能去把它接長。接長了,牠就難過了。鶴的腳,雖然很長,你不能把它切短。切短了,牠就悲哀了。

因為:鴨子腳短而脖子長,鶴則腳長而脖子短,相互為用。

【Point】所謂長,所謂短,不要用人為的標準去分劃它。你多注意自然的功用,那麼:長的不是長,短的也不是短了。鴨、鶴的比喻,一目了然。仁義傷五臟,其理類推可知。

牧羊人走了羊

臧(ㄗㄤ)和穀二人去牧羊,二人都丟了羊。

有人問臧說:「你為什麼會丟了羊?」臧說:「我在草地上看書,羊就走失了。」

有人問穀說:「你為什麼會丟了羊?」穀說:「我在草地上和人賭博,羊就走失了。」

臧和穀二人,所做的事不同,但是丟掉羊是一樣的。在世俗上,小人為了利而丟掉性命;讀書人為了名而丟掉性命;大夫為了保全他的家族而丟掉性命;聖人為了保全天下而丟掉性命。他們的事業不同,名稱各異,但追究起來,傷害性命卻是一樣的。

【Point】不管使用什麼理由,不管假借什麼名號,違背自然的法理,傷害性命,都是大迷惑。

伯夷和盜跖

伯夷為了清廉,死在首陽山。盜跖(ㄓˊ)為了貪利,死在東陵山。二人死的原因不同,傷身傷性是一樣的。

世人用什麼標準來說伯夷對,盜跖不對呢?如果從傷身損性來看,伯夷就是盜跖,君子就是小人了。

所以,自然的大法,不可違逆,這是最要緊的。為了適從仁義而違背自然,雖有曾參、史鰌的修養,我也不敢稱之為善。為了分辨五音,而違背自然,雖有師曠的修養,我也不敢稱之為聰。為了適從色彩的分辨,而違背自然,雖有離朱的修養,我也不敢稱之為明。

【Point】能聽見自然的聲音,叫做聰;能看見自然的色彩,叫做明;順著自然的性情,自足快樂,不假仁義,叫做善。

伯樂的罪過

馬蹄可以踐踏霜雪,馬毛可以抵禦風寒。牠吃草飲水,舉起腳就能跳得很高。這就是自然賦給馬的本性。如果你給牠築個高台或華屋,對牠是沒什麼用的。

但是,自從有了伯樂以後,伯樂說:「我最善於訓練馬。」於是挑選了一些所謂的良馬,用燒紅的鐵來整治馬蹄,在馬的身上烙上鐵印,用剪刀修理馬的毛。這樣一來,馬已死掉十之二三了。然後為了訓練馬的耐力,用飢、渴來磨練牠。為了調整馬的速度,便時快時慢來控制牠,有時以用轡(ㄆㄟˋ)頭來拉扯,有時以鞭子來催促。馬受了這些折磨以後,又關在馬槽裡,失去了自由,馬就死去一大半了。

【Point】

◎從自然主義的觀點看來,伯樂整治馬,便是一種人為的罪過。

◎莊子的自然主義,是要把人從「無知」,帶到「有知」,再帶到「超越知」的第三層境界。伯樂治馬,在莊子看來,便是「聖人治人」那樣,只是到達第二層境界而已。所以莊子笑伯樂,也笑儒家的聖人。

作者介紹|羅龍治

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文學博士。曾任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副教授,現已退休。著有《進士科與唐代的文學社會》、《唐代的后妃與外戚》、《似水情懷》、《狂飆英雄的悲劇》、《露泣蒼茫》、《歷史的藥鋤》、《雲水之緣》、《紫色的夢》等作品。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不如讀莊子:教你如何活得自由的寓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