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羨慕別人了!讀讀莊子8則寓言,你擁有的一切,價值或許遠超出你想像…

2016年09月16日 07:00 風傳媒

你滿意現在的生活嗎?我們總羨慕自己擁有的不夠多,總覺得別人擁有的比較好,煩惱不已,但以下8則莊子寓言,或許能讓你重新考思考,大家都覺得好的東西未必適合自己,別再羨慕別人了!

小麻雀自鳴得意

大鵬飛在九萬里高空的時候,小麻雀譏笑他說:「那傢伙花這麼大的力氣,飛那麼高幹什麼呀?我在地上想飛就飛。有時候,我一飛就到了榆樹上。有時候,我一飛,飛不到樹上,我就落回地面上罷了。像我這樣自來自去,在草地樹林裡穿梭,也可以說是飛的絕技了。」

【Point】

◎小麻雀的飛行、小麻雀的知識、小麻雀的境界,都和大鵬不一樣。

◎小麻雀的飛行、知識、境界,根本不能了解大鵬,所以才會嘲笑。我們不必笑小麻雀,也不必羨慕大鵬。

寒蟬和靈龜

世人都說:「彭祖活了八百歲,是人間最長壽的了。」但是,把八百歲當做長壽,仔細想想,實在是很可悲的事。

因為有一種小蟲叫做「朝菌」,朝生而暮死。他根本不知道世間有所謂的「一個月」。另外有一種蟲子,叫做寒蟬,春生而夏死,夏生而秋死。他又根本不知道世間有所謂的「四季」。可是楚國南方的海上,有一隻巨大的靈龜,五百年對他只是一個春季,五百年對他只是一個秋季。上古時代有一種椿樹,八千年對它只是一個春季,八千年對它只是一個秋季。

朝菌和寒蟬叫做「小年」。靈龜和椿樹叫做「大年」。「小年」是不會了解「大年」的。彭祖八百歲,對靈龜和椿樹來說,不也是「小年」嗎?世人把彭祖認為是長壽,不也就是「小年」的悲哀嗎?

【Point】「小年」不了解「大年」。所以人世上,小智慧也不了解大智慧。

列子御風而行

列子能夠駕御風飛行,輕飄飄的十分美妙,他出去了十五天才回來。他的這種幸福,世上已是罕見的了。但是,對於有道的人看來,列子雖然不必用腳走路,究竟還是要依靠「風」才能飛行,所以也不是真正的自在逍遙。

【Point】世俗的「逍遙」,就像世人的幻想:「我要是能飛就好了。」其實,這種逍遙,仔細想想看,並不真正自在。列子御風的故事,可以喚醒我們的夢幻和淺見。列子御風而忘不了風,所以不是真的逍遙。

許由不受天下

堯想把天下讓給許由,怕許由一口回絕,所以堯說:「太陽、月亮都出來了,還要我這小火把幹嘛?及時雨都下過了,還要人工灌溉幹嘛?我認為我實在不如你,所以請允許我把天下交給你吧!」

許由說:「算了吧!小鳥在樹林做巢,所需不過一枝;老鼠在溪流喝水,所需也不過滿肚。你把天下讓給我,我要拿來做什麼呢?況且天下已經給你治好了,你想把這個美名讓給我嗎?我要這『空名』做什麼呢?」

【Point】智慧圓通的人,絕不妄求「空名」。這用莊子的話說,叫做「聖人無名」。(道家所謂聖人是智慧圓通的人,而非儒家的聖人。)

越人文身

有一個宋國人帶著帽子和衣服到南方的越國去販賣,他以為可以賺到一筆大錢。但是,越人的風俗是:剪斷了頭髮,赤裸著身子,身上刺畫著文彩,全不穿戴衣帽。所以宋人的衣帽對他全沒有用處。

【Point】用和無用,功和無功,都是相對的,不可執著不化。所以,想通了這道理,堯舜的有功無功和宋人衣帽的有用無用,都同樣不是絕對的。姑射山的神人把堯舜的功勞看做泡沫的生滅,便是同樣之理。

惠施的大葫蘆

惠施是莊子的好朋友。有一次,惠施對莊子說:「魏王給了我一些大葫蘆的種子。我把它種了,結的葫蘆極大,可以裝五石的容量。可是,它的質料不堅固,用來盛水,一拿起來就破了。切成兩個瓢,又太淺裝不了多少東西。因此,這葫蘆雖然大,卻大得沒有用處。我就把它打破丟了。」

莊子聽了,笑說:「可惜啊!你竟不會用大的東西。這個葫蘆這麼大,你何不做一個網絡把它套起來,然後把它綁在腰上,做為『腰舟』,讓你在水中載浮載沉,不是也很愉快嗎?為什麼一定要用來裝水呢?」

【Point】有用和無用是相對的。惠施堅持以為葫蘆只能用來裝水,莊子卻認為不可以這樣堅持。因此惠施的想法行不通之後,莊子變通的用法,便顯出了妙用。這叫做「無用之用」。

宋人的秘方

宋國有一族人,善於製造一種藥。這種藥,冬天的時候,用來擦在皮膚上,可使皮膚不會乾裂。所以這一族人,世世代代便做漂白布絮的生意。

後來,有個客人聽見這消息,便出了百金的高價,向他們族人收購了這個秘方。那個客人買得秘方以後,便把它獻給吳王,並說明這個秘方在軍事上的妙用。

那時吳越雙方是世仇,吳王得到這秘方以後,就在冬天發動水戰。吳人持有秘方,軍士都不生凍瘡。越人沒有這種藥,軍士便生皮膚病而大敗。吳人打敗越人以後,獻秘方的客人,便受封了一大塊的土地,生活富裕,社會地位也不同了。

【Point】同樣的一種藥方,有人不會用,只好世代漂絮。有人會變通使用,便列土封侯。所以,有用無用,要看你怎樣用。

無用的樗樹

惠施對莊子說:「我有一棵很大的樹,樹名叫做樗(ㄕㄨ)。這樹的主幹,木瘤盤結。它的小枝,也都凸凹扭曲,完全不合乎繩墨規矩。這樹就長在路邊,但從來就沒有木匠去理會它。現在你所講的話,依我看也就和這大樹一樣,大而不適用,有誰人會採信呢!」

莊子說:「你沒有看見過狐狸和野貓嗎?為了捕食,東竄西跳,不管高低,結果往往中了機關,死在陷阱裡。至於犛牛身子雖大,像天空垂下來的一塊雲,但他卻不能捉老鼠。現在你有一棵這樣大的樹而愁它無用,那何不把它種在廣大空曠的地方,很舒適地在樹下盤桓休息。這樹既然沒有其他的用處,自然也就不會有人來砍伐,而且它又不會妨害別人,自然你也不必操心了。」

【Point】

◎樗樹沒有什麼用處,所以不會被砍伐。這對樗樹來講,「無用之用」正是它本身最大的用處。樗樹的逍遙自在也就顯示出來了。

◎許多人以為盤桓在樹下休息的人,便是真正逍遙的人。這是不正確的。因為有心依靠樗樹而得來的逍遙,仍然是「有待的逍遙」。所以,逍遙要看你的心境怎樣,有依賴心就不自由了。

作者介紹|羅龍治

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文學博士。曾任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副教授,現已退休。著有《進士科與唐代的文學社會》、《唐代的后妃與外戚》、《似水情懷》、《狂飆英雄的悲劇》、《露泣蒼茫》、《歷史的藥鋤》、《雲水之緣》、《紫色的夢》等作品。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不如讀莊子:教你如何活得自由的寓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