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侯孝賢的接班人?16歲帶了200美元來到台灣,他拍出自己的夢想!

2016年09月22日 11:08 風傳媒

背景似乎跟台灣沒什麼直接關係,作品說的也不是台灣的故事,然而在獲獎時,他感謝台灣給他這個機會,「台灣給了我養分,謝謝台灣!」。來自緬甸、33歲的導演趙德胤,作品多以在緬甸的華僑生活為題材,其中《冰毒》得到台北電影節、柏林影展等大獎,這個作品更在2015年代表台灣爭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圍資格。祖籍江蘇南京的他,童年在緬甸過的窮苦艱困的生活,16歲來到台灣,深深被台灣自由的風氣吸引,打開他內心的渴望,在台灣可以看到所有以前沒看過的資訊,更是意外讓他走上電影這條道路......

不少海內外的影評家說,他很可能成為侯孝賢、李安的接班人,他的三部作品《歸來的人》、《麻藥・偷渡客》、《冰毒》,讓更多人了解緬甸的平民生活的樣貌,吸引各國電影公司的目光。開始拍片的時候,在資源極少數的情況下,不算人事成本,每部約一萬美金,一台兩寸單眼相機就解決了事。他能拍能剪,又能和外國公司談版權,電影事業幾乎可以一人包辦,就是為了拍出自己想說的故事。

能夠成為導演,是因為來到台灣

自己今日能有這樣的發展,被外界不斷肯定,趙德胤直言很不可思議!「在社會上想接觸藝術,創作電影,從事這類的事物,通常都是有點錢......才有辦法接觸,但今天我卻有這樣的機會,真的是因為數位電影的崛起,更重要的是來到台灣,來到台灣後,整個命運翻轉,好像中樂透一樣!」16歲時,在6000多人的競爭下,他擠進前50名,獲得台灣學校錄取,身上僅帶200美元來到台灣。後來為了留在台灣,念了台科大研究所,畢業後取得永久居留證。他笑著說,剛開始拍電影,為了生計,自己好像獎金獵人參與各種比賽,只要獎金超過5萬元都參加。

相輔相成,不侷限藝術或商業類型

對於自己屬於商業導演還是藝術導演,趙德胤認為以媒體定位來說,他可能比較偏藝術型導演;但就以結果論、產生的效益來說,可能就是一個商業導演。畢竟他拍了這麼多電影,改善了團隊、家裡的生活,讓他在這條道路上、在理想之外可以過得比較安逸。

「一個好導演,生活歷練是很重要的,要有某個壓力去促使自己去做事。而導演這個工作可能不是大家想的,是一個創意發想的工作,比較像一個勞動工作,是必須有感情、有熱情。有時候好像是被虐狂,每次拍片一個段落過後,閒不下來,又馬上去想下一個劇本。」

談到以毒品為題材的《冰毒》,趙德胤分享,二十幾年前的緬甸,毒品就好像糖果一樣;後來政府大力掃毒後,市面上少了許多,但是在偏鄉地區還是有持續販毒的現象發生。在那個環境底下長大的他,開始不斷反思,他說,國中的時候就有個同學因吸食海洛因死亡。「我想你們大概很難理解這樣的狀況,為什麼那些貧苦的人們會接觸毒品?他們只是想藉由毒品來擺脫生活的通苦,心裡其實是很複雜矛盾的。這樣的故事在我童年周遭一再發生,有點麻木,也不知道怎麼抒發,後來我找到一種方式,用電影去說這樣的故事。」

懷抱最初的那份感動,去引發世界共鳴

對於做一位導演的初衷,趙德胤覺得,拍片如果是因為廣大的理想而投入,這通常是行不通的。「藝術是發自於內心,那種小感情,小熱情,最後的呈現則會引發世界共鳴。」緬甸人很愛算命,他小時候常被說要離家鄉愈遠愈好,今天的狀況好像似乎是如此,脫離自己的舒適圈,再回頭去看家鄉的事情會變得客觀,才拍得出關於家鄉的故事。

在資源愈少的情況下,人的潛能會被激發,這是在趙德胤身上看到的事。對於是否鼓勵年輕人投入導演這個行業,他說,現在學生的資源已經比他那時候好很多了,每個行業都有它的本質,勤能補拙,只有充實自己的內在,才能拍出與觀眾們一同感動的作品。

本文內容取材自公視頻道《世界這Young說》,每週一至三晚間11點播出,或至公視+7網路收看平台觀賞。

對科系所學或未來出路仍有問題,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