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為何香水如此高貴?走一趟法國玫瑰園,就知道成本多麼驚人

2016年10月23日 07:30 風傳媒
這些採了一早上的花瓣,可以做出來的精油少且昂貴...(圖/作者提供)

這些採了一早上的花瓣,可以做出來的精油少且昂貴...(圖/作者提供)

蔚藍海岸地區的格拉斯近郊有許多不同的花園,它們代表香水產業的上游,也是孕育格拉斯成為香水重鎮的資產。到了5月,許多遊客為了五月玫瑰特地前往格拉斯,卻很疑惑的發現:「怎麼沒有看到玫瑰花海啊?」在公車站看見許多觀光客失望的表情。

格拉斯市區有許多香水店,住家也有種植花朵植物,但就是不見花海。原來它們隱藏在一條條不知名的小巷彎道裡,又或者是公路旁不起眼通道的深山中,沒有當地人帶還真的會迷路。

香奈兒的專屬玫瑰和茉莉花園更是隱藏的很好,像是不存在地圖或GPS衛星導航裡,為的就是保持隱密,以免被慕名而來的大量遊客給破壞了。

在香水課程中,五月玫瑰常常被用來和大馬士革玫瑰比較味道,以及在調香中的使用。五月玫瑰的法文是Rose de Mai,品種為Centifolia玫瑰,Rose de Mai在五月毫不保留的全然綻放。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我利用課餘時間和當地朋友來參觀私人的玫瑰花園,這座玫瑰園由一位60歲的法國女人Michelle所擁有。Michelle住在標準的南法石子房屋,橘色房屋旁小株的花朵點綴著綠地,有晚香玉,杜鵑,牡丹和鳶尾花,而放眼望去是一片片待採的淡粉紅色玫瑰,在格拉斯宜人的氣候和獨有的地理環境下生長著。

還沒走近,就可以聞到味道,甜甜的散發在空中,聞起來像是玫瑰果醬,甜而不膩,有一點點荳蔻的辛香和柑橘的清爽。格拉斯種的五月玫瑰是粉紅色無刺且柔軟,不像一般印象中深紅色帶刺的品種。

她教我們怎麼採收玫瑰,從花莖用食指和無名指輕輕一折,花朵就在手中了,

把採好的玫瑰一一放在布袋裡面,看似輕鬆的動作,卻不能馬虎,要像照顧小嬰兒一樣的對待這些它們。採好了一藍滿滿的玫瑰,Michelle請我們把手和頭部試著浸在這些玫瑰裡面,手伸進籃子時,花瓣的觸感非常柔軟,是無法言喻的美好感受,甜淡香氣在鼻中纏繞不去時,讓人想要生活在這玫瑰園裡!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採完之後,我們把玫瑰撲在布上,這些採了一早上的花瓣,可以做出來的精油少且昂貴,450–500公斤的花朵,只能製造出大約1公斤的玫瑰原精。

玫瑰花瓣放進蒸餾桶中,緩緩飄著,讓我想起在「香水」'電影的一幕場景中主角葛奴乙將少女殺害後放進透明的蒸餾桶,深紅色的花瓣和少女的裸體緩緩的在流動,隱約可見。

除了精油中常見的溶劑萃取法和蒸餾法,Michelle還遵循古老的「脂吸法」。脂吸法現在已經很少被香水業使用,主要是因為過程繁耗時且昂貴,手續是將木框板放上一片玻璃,塗滿了動物性油脂撲滿玫瑰花瓣,再壓上玻璃,重複的放上花瓣,最上面一層用玻璃蓋好,拿到太陽下晒,使玫瑰精油分解到油脂裡面,全部吸附後將這些油脂用酒精將萃取物取出。過程雖然麻煩冗長,但她認為這樣萃取出來的花朵原精才是最完美的,難怪她做的茉莉乳液,味道那麼濃郁。

Michelle說,自己是從小在花朵中長大,童年環境有非常多的植物與花,所以她對大自然很敏感,前幾年生了一場重病,吃了許多醫生開的藥卻不見好轉,最後是靠著天然植物的食療法,才讓她的病慢慢好起來,也更讓她相信人和大自然的一切有著密切關係。

除了照顧這些玫瑰園,還有茉莉,晚香玉花園,要用機器蒸餾出原精和純露,再製作成香皂,保養品和護手霜等等,看Michelle一邊講解這幾年辛苦下來的成果,臉上帶著欣慰和滿足的神情。

結束一整天的勞動,我們在庭院享用下午茶,Michelle家中的廚房放著普羅旺斯風格的器具,擺上麵包,果醬和各種甜點,Michell拿出她親手做的法國長棍麵包和玫瑰果凍招待大家,氣泡酒灑上一些早上剛蒸餾出的玫瑰花水,沒有什麼事情比親手勞動後再享用天然食物還來得快樂。

手作食物吃起來和商店賣的不同,加上被南法暖暖的陽光以及五月玫瑰們包圍,那些食物又顯得更好吃了。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作者介紹:英國伯明罕藝術設計學院碩士,格拉斯香水學校畢業,目前位於巴黎的一家香氛公司當學徒,訓練四年後成為調香師。從小成長於臺灣的中興新村後花園,對於氣味有極大的熱情和想像力。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