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末少女不惜告親爸,也要冰存屍體盼奇蹟…「遺體冷凍」真可能讓死人再現生機?

2016年12月09日 17:29 風傳媒

當你知道生命要到盡頭了,除了列張願望清單,你還想做什麼?英國一位14歲的女孩選擇寫了張控訴信,希望倫敦最高法院的法官能幫助她,讓她擺脫父母控制、自己決定死後要怎麼安葬遺體。

她想要的是:把遺體冰起來,等待醫學進步、自己能再次甦醒的─或許是200年後─那天。

土葬、海葬、樹葬…死後處理遺體的方式很多,但這個小女孩期待自己不僅是有尊嚴地死去,還能透過這個方式,有復活的一天。你覺得可行嗎?

14歲絕症女孩:我想把遺體冰起來,等待復活那天

這個震驚眾人的想法,來自潔斯(JS)死前的靈機一動。她在去年被確診罹患罕見癌症,且在今年8月被醫師通知:「妳就要死了,所有治療大概都沒用了。」聽到這個消息,她並沒有喪志太久,反而開始蒐集「遺體冷凍技術( Cryonics)」的資訊,希望自己在醫學發達到足以為自己的病症找到解方時,她能夠被治癒並重生。

雖然目前並沒有確切的證據能證明遺體冷凍療法的可行性,潔斯仍然願意一試。她說:「我知道我要死了,但我不想要…我想擁有一個機會再活下去。」

爸爸堅決反對:即使200年後復活,所有親友跟記憶都將消失

人有權決定自己死後想怎麼被處理,但潔斯這個驚人的決定,卻難以讓爸爸接受。

因為父母離異,她與爸爸已經有8年未見面,但這個與她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在法律上仍能影響她的人生。她的爸爸認為,就算有一天潔斯真的能重生,但那種「所有親人早已過世、自己也將失去過去記憶」的人生,還值得走下去嗎?人的一生必然有盡頭,不必因為害怕那天的到來,就違逆了自然的法則。

雖然這個理由聽起來很具說服力,但對於潔斯來說,活下去才是作為人該追求的使命。因此,這個14歲小女孩決定自己寫封控訴信給倫敦最高法院的法官,希望法官能幫她完成這個攸關「性命」的願望。

面對棘手狀況,法官的決定是…

為了爭取自己接受遺體冷凍的權利,當時已經病到無法親自到法庭陳述心聲的潔斯,寫了一封信給法官。

我現在才14歲,我很不想死,可是我知道自己快死了,所以我認為如果可以把我的身體冷凍起來,我會在未來被治癒而再次醒來,即便要等上好幾百年也沒關係。

我真的不想被埋在地底下,我想要活著,活得越久越好,我認為以後我的絕症會有機會找到解藥,他們會把我叫醒。所以我想把握這個機會,這是我最大的願望……。

負責審理這個案件的法官Peter Jackson深受這封信感動,除了在收到信之後立刻到醫院探望潔斯,也決定努力完成她的願望。10月6日,他裁定潔斯有權接受冷凍技術保存遺體,而高達4萬6000美元(約新台幣146萬元)費用由支持潔斯決定的媽媽這方來負擔。

英國倫敦高等法院(High Court)法官傑克森(Peter Jackson)(AP)
英國倫敦高等法院(High Court)法官傑克森(Peter Jackson)。(AP)

雖然媽媽無法支付這麼高的費用,但她的外公與外婆卻堅持不懈,甚至發起募款。最終,她被送到美國底特律近郊一處冷凍技術研究所。

「做出這個判決結果只是基於什麼對潔斯是最好的,不代表我認同人體冷凍技術的功效,或是鼓勵社會採用。」法官這麼說。但他也提到,對於潔斯爸爸的處境感到非常同情,「畢竟沒有父母曾面臨這樣的選擇。」

潔斯的案件也提醒了法官,「遺體冷凍」需要有更明確的法律來規範。

在死後,她如願被送到美國冷凍研究機構

在低溫中保存多年的人體,真的可能完美無缺嗎?(圖/擷取自CNN@youtube)
在低溫中保存多年的人體,真的可能完美無缺嗎?(圖/擷取自CNN@youtube)

判決出爐後10多天,潔斯的心跳停止了。她的遺體被送至美國的遺體保存機構,且成為全英國僅有10位的遺體冷凍者之一,是其中唯一的小孩。

潔斯的委任律師Zoe Fleetwood表示,她死前知道判決結果非常開心,還大讚法官是「英雄」。

為了保護潔斯,這位「英雄」法官也禁止媒體對外公布這件事與父母、潔斯的個人資料。直到她死後幾天,全世界才得以認識這位勇敢為生命奮鬥的女孩。

最後,她被裝進金屬容器中,並以極低溫保存。體內注入抗凍結劑,周圍盡是攝氏-196度液態氮,她將在這樣的環境中默默等待著再次睜開眼的那天。

遺體冷凍究竟合不合法?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報導,從1960年代至今,遺體冷凍在全球各國都是極具爭議的安葬方式,效果也無法確定。目前,全球僅有美國和俄羅斯5家公司有相關的冷凍設備,共350具遺體被冰凍起來,也曾有20具遺體因為冰凍狀況不穩而決定提前結束這個安葬方式。

目前全球僅有美、俄有人體冷凍設備。(圖/Weirdest News@youtube)
目前全球僅有美、俄有人體冷凍設備。(圖/Weirdest News@youtube)

據目前所知,亞洲有2個遺體冷凍案例。第一位是生活在曼谷的2歲小女孩瑪瑟琳。她在過完2歲生日沒多久後就被診斷罹患罕見癌症,經過長期治療,病情仍持續惡化。她的父母均是臨床工程師,兩人嘗試多次試管嬰兒技術才生出愛女,在生死關頭,他們決定再一次把生命託付給科技,在女兒死後把遺體送到美國冰存。

第二位則是中國知名女作家杜虹,她在去年9月因胰腺癌,也同樣選擇把遺體冰凍起來,等待復活。巧的是,她曾經擔任過首部獲得「雨果獎」的華文小說《三體》的編審,而裏頭的主角,就是用冰凍大腦的方式成功復活。

(圖/TURETENER@Youtube)
遺體冰存前會先在體內打抗凍結劑,避免體內液體因低溫而冰凍,破壞重生可能性。(圖/TURETENER@Youtube)

把遺體冰凍起來,究竟是不是人類的嶄新生機?科學界對此爭議多年,雖然許多然認為大腦結構複雜,即使各部位都完好保存,冰凍多年後也不能確保其中的連結還正常運作,但也有人對人類醫學的進展抱有極大信心,堅信未來絕對能走到這一步。

冰凍遺體,賭一次復活的機會,她們願意嘗試,那麼你呢?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