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是她逼不得已的決定」考上台大後,她卻說出無法再跟母親同住的事實…

2018年03月31日 07:20 風傳媒

一個家最需要的,不是無虞的金錢與優渥的物質生活,更不是孩子出人頭地、高人一等,而是經常洋溢著熱鬧、喜悅的歡笑聲。

在孩子心中,父母永遠是最重要的存在,不論成年後對父母表現出來的言行、態度有多麼傲慢或疏離冷淡,都不能否定他們的心裡其實隱藏著最深切的「愛」,也是唯一永恆不變的本質。親子關係之所以生變,來自成長、相處互動過程中發生的摩擦,因無法交集的「主觀認知」和「誤解」,種下了「情緒種子」,久而久之反映出負面的態度,因而用桀驁不馴的言行抗議父母的管教,以逃避遠離的方式面對雙親的關心。

如何重回原本充滿愛的好關係?這是歷經多次輪迴的我們,最值得去修復及領受的學分。

言語,能表達出一個人的立場和心底感受,同時也傳遞並製造出一種氛圍,在「現象機緣」裡扮演著舉足輕重的關鍵,影響著過去、現在和未來彼此之間互動關係的發展走向。

倘若一個家庭經常充斥著責備謾罵聲,居住其中的人必然會覺得這個家讓他感到力不從心、沉重倦怠;相處上如果總是大吵、小吵不斷,肯定會心神難安,對人也難以產生信任。谷神心法世間章提到:「家庭就像是一個衣櫥,互動的氣氛則猶如衣櫥裡的味道,當我們從裡面拿出衣服穿到身上時,這股氣味將離不開我們,如影隨形一整天。」所以,想要擁有愉快的好心情,就得先從家庭氣氛著手,讓家中不時傳出溫馨悅耳的嬉笑聲,這,才是最貨真價實的幸福。

過度苛求吝於讚美,讓親子之情瀕臨破滅

黃女士在大學擔任教授,出身一般小康家庭的她,以極高的標準苛求自己,總認為好還要更好,唯有不斷要求自己進步再進步,才能出人頭地。不僅如此,黃女士也將這樣的模式複製到夫妻關係上,令丈夫不堪負荷,八年前提出離婚,由她獨自撫養孩子。而就讀台大的女兒則在未告知她的情況下搬家,在外面租屋,並留下紙條表明無法與她同住,母女關係降到冰點。

向我請益時,黃女士無奈地問:「導師,我辛苦栽培女兒,現在竟然淪落到她不告而別的窘境。為什麼我身邊的人都一個個遠離我?」

我說:「你的前夫和女兒都很愛你,但又忍不住想要逃離你。」

黃女士不解地問:「既然他們很愛我,又為什麼會想離開我?這樣不太合乎邏輯吧?」

我說:「人世間的愛,又稱為私愛,不論對一個人多麼盡力付出或珍惜,當中都夾雜著期待被『在乎』『需要』的渴望在裡面。如果長時間不被在乎或需要,這份私愛就會變質,因而削弱了付出的動力。簡單來說,就是『累了』『不願意了』。」

黃女士追問道:「既然有愛,怎麼會累?這樣就不是真愛了啊!」

我反問她:「那我問你,一輛昂貴的跑車是否不需要加汽油就能行駛?否則,就不算是一輛好車了嗎?」

黃女士答道:「不對,無論什麼車種都需要加油。難道愛也要如此嗎?」

我說:「所有個體都需要被自己深愛的人關注和在乎,藉此達到一種深度的共鳴,而這種『被支撐』的感受也會回饋到彼此的生命裡,產生更深刻的安定與幸福感。」

黃女士為難地說:「這樣好累喔!做人已經夠辛苦了,連去愛人都還要運用方法,這樣不是很可悲嗎?」

我說:「愛,不能有方法,僅能以自然且無壓力的方式對待。反觀你長期以來總是用『控制』『責備』『要求』的方式對待親子關係,導致孩子抑制不了積壓許久的情緒而爆發。她不論做得再好,也得不到你絲毫的肯定和溫暖,逃離,是她逼不得已之下做的決定。」

黃女士反駁道:「不!我沒有控制她,只有責備和要求而已。」

(翻攝自youtube)
愛孩子的方式,用對了嗎?(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我說:「你的心情無法輕鬆,就會『不自覺』地用責備和要求,來控制他人符合自己的期待,好讓你焦慮的心情獲得平復。」

黃女士若有所思地說:「導師,聽您這麼一說,我心裡的確好像不曾真正輕鬆過。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

我答道:「之所以會這樣,源自你的內心有莫大的『壓力』,害怕自己如果不做些什麼,就會輸給別人或失去重視的人事物。因此,你努力奮鬥,期望從中獲得他人的肯定,藉此撫平你那躁動不安的心情。然而,壓力並不會因此解除,反倒讓你用更戰戰兢兢的心態面對未知的將來,並在過程中反覆製造出『不安的心念』。其實,你是因為懷疑自己,所以想要透過外界的認同來證明自己;因為懷疑別人,所以用要求他人的方式來肯定自己,最後導致心裡的恐懼未除,原本親近的人情關係卻一一遠離。

黃女士驚訝地問:「這麼說來,是因為我不相信自己,才會造成這麼多問題嗎?」

我答道:「對!人的天性喜好輕鬆,一旦有了壓力,就會習慣性地向外推拖,硬要說是別人造成的問題,好讓自己不必承擔那些負面壓力和情緒。只要你願意回歸自身內心,就很容易察覺究竟是誰製造出那些恐懼和憂心。」

黃女士如夢初醒地說:「聽您這麼一說,我深刻回憶起過往與前夫的相處,就是對他過於嚴苛,說出口的話不是指責就是要求,緊張的關係讓他備感壓力,才選擇了離婚,因為這是他唯一可以解脫的方式。」

我點點頭,對她說:「緊張和壓力,是破壞所有關係的殺手。那麼,你知道自己跟女兒的問題出在哪裡嗎?」

黃女士毫不猶豫地回答:「就是拷貝了我對待前夫的模式,經常指責和要求女兒。這確實是我內心的壓力引起的,老是害怕她跟不上別人、作息不正常、一個女孩子卻不懂得打理房間和家務...種種擔憂,讓我和她的關係真的緊繃到了極點。我從來不願意對她說句好聽話,就是怕她因此鬆懈下來、不求上進。今天她會選擇搬出去住,其實是我自己親手種下的結果。」

我繼續問她:「假設你對女兒的愛『沒了壓力』,那麼你會怎麼做?」

黃女士不假思索地直接回答:「我會告訴女兒:『你是最棒的!』」

我贊同地對她說:「非常好!這才是你的真心話。」

黃女士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導師,我其實很訝異自己竟然會說出這句話...」

我告訴她:「人在有壓力時,自然會掩蓋內心最真切、誠懇的話語,甚至會用說反話的方式表達與宣洩積在心裡的壓力。而話一說出口,不僅會影響自己的心情,也會把這份不愉快的焦慮與負面壓力傳遞給對方。

黃女士又說:「問題是,那些好聽話我平常真的說不出口,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還請導師為我解答。」

我說:「你不愛善待自己的心靈,經常用壓迫自己的方式完成他人的期待,久而久之養成了慣性,也成為你最沉重的心理負擔。人生並不是填空題,從來沒有標準答案,當你願意釋放內心的壓力,對他人的愛與心中甜蜜的感受,才能不受阻礙地彰顯出來,自然而然就能給予孩子力量。」

黃女士搖著頭感嘆道:「原來,我耗盡精力去獲得他人的肯定,卻讓自己壓力重重,連給孩子一句鼓勵的話都說不出來,實在得不償失。」

我安慰她:「真正懂得深愛自己的人,就有力量展現愛人的本能。

黃女士點點頭說:「這點我懂了。不愛自己,把內心搞得烏煙瘴氣,是沒有力氣去愛別人的。」

回去之後,黃女士依照我教的方法調整自己,讓心輕鬆下來,才發現,原來女兒擁有許多優點,比起時下年輕人更是成熟懂事許多。每天早上,她幾乎都會坐在沙發上,手握行動電話思索許久,衡量該如何把內心的愛和鼓勵,轉化成一句句文字傳送給女兒。

持續了兩星期,雖然女兒的回應依舊是訊息已讀不回、不接電話,她仍然不放棄,繼續表達對女兒的關心和愛。直到第四個星期的某天晚上,她在下班返家時,赫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住家的大樓門口外。快步向前察看,竟發現是自己最愛的寶貝女兒!兩人面對面,忍不住相擁而泣,道盡分開這陣子對彼此的深深思念。

隨後,在幫女兒拖著行李箱、一同走進電梯時,她更是懷抱滿滿的愛,打從心底誠懇地對女兒說:「親愛的孩子,媽再也不想失去你了,你是最棒的!」

 「緣」滿小叮嚀:真誠鼓勵,讓孩子和你都圓滿

肯定,是認同也是支持。既然孩子如此愛我們,當然會期待從我們身上獲得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的「肯定」。在給予肯定的過程中,不僅能讓孩子受惠,更「完整了」我們曾經破碎的心,讓埋藏在心底深處、分崩離析的愛相融整合在一起。

透過言詞的認同、鼓勵,重新與孩子取得共鳴與交集後,你會發現,重啟幸福的關鍵之鑰一直掌握在我們手中;一句真誠的鼓勵、一份正向的心念,就能創造美好的家庭氛圍,引領我們再度走入幸福,重拾最彌足珍貴的親子關係。

作者|紫嚴導師

9歲開始修習禪坐,13歲赴南美洲求學,於23歲悟道、得道,歷經多年修練擁有見古知今能力。迄今,協助過無數人解開宿世心結與脫離人生困局,成為許多政商名流心目中的生命心靈導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智出版《緣來,就是你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