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總比小說更離奇!「被鬼壓」只能排第二名?從業5年禮儀師的深刻告白

2018年08月24日 17:18 風傳媒

生死,在台灣傳統的宗教信仰中,是許多人不願談起的禁忌,所以從事殯葬相關行業的工作者總是承受著他人異樣的眼光。但近年來,社會風氣逐漸多元開放,不同信仰的人口也逐漸增加,因此禮儀公司的存在也就更加重要。面對生老病死的課題,禮儀師是如何看待呢?學長姐說特別訪問從事這個行業五年的阿棟(化名)分享他的看法。

誤打誤撞成為禮儀師

阿棟說當初會從事這行算是機緣巧合,因為當初考大學的時候考量選校不選系,硬著頭皮唸了宗教系。本來阿棟是想先考進去再轉系,但是因為自己實在不是唸書的料,所以大一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後來寒假想找打工時,聽到系上有學長在從事這行業,就跟著下去做了。

由於阿棟唸的是宗教系,因此和他人談及系所時總是被問起:「宗教系出來能做什麼?去葬儀社喔!」面對這樣的問題,阿棟的回答也總是一樣:「是的!因為人總會面對生老病死,而我們的工作,就是讓往生者在前往另一個世界時走得平靜、有尊嚴!」

第一次處理意外往生者遺體,他差點吐出來…

阿棟負責的職務是幫忙佈置會場、搬運雜物、動線引導等事,在工作的過程中免不了會見到往生者大體,所以阿棟坦承一開始做得很不習慣。由於阿棟出席過祖父母的喪禮,以為自己對生死這種事並不會感到害怕,但是第一次見到往生者的遺體時,阿棟說還是有種怪怪的感覺;而當阿棟第一次處理因為意外而往生的遺體時,還差點因為反胃吐出來。

阿棟苦笑說自己那時候才明白,「原來電影演的都是真的。」雖然當時手腳發軟,但這已經是阿棟接下的案子,當然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幸好那個時候帶著阿棟的學長是個老手,所以最後順利完成了。

但畢竟是第一次見到支離破碎的大體,阿棟心中的陰影很難消磨,那次法會辦完後,他不但立刻去廟裡收驚、還整整病了一個禮拜,而且幾乎每晚都做惡夢。家人看到他的慘況,都不能理解阿棟為什麼要繼續做下去。

「其實在當時,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錢!」阿棟說通常去幫忙一場法會3到5個小時,就有2000元左右的薪水,對當時還只是打工的學生來說是相當多的。到了「旺季」的時候,一天有可能會接到2~3場,一天就能有6000元入帳。

阿棟說,這個行業其實和觀光業一樣都有淡旺季,但並非是大多數人認為的鬼月。阿棟說自己也是入行之後才知道,其實「旺季」大多集中在過年或端午。「雖然聽起來很玄,但其實這可以從陰陽五行的概念來解釋。」阿棟說因為過年與端午都是陽氣上升之時,尤其是端午,更是陽氣最盛的時候,老人家的體質比較弱,很容易陽氣太盛,一下子氣過不去就走了。而比較科學一點的講法就是,在這兩個節日溫差變化比較大,老人家的身體可能比較受不了這麼大的溫差變化。所以每當旺季的時候,時常得趕場幫忙,一天下來的薪水也相當可觀。

這一行總會遇到「好兄弟」?

不過,阿棟也說做這種介於生死之間的行業必須得格外小心,心情上絕對要嚴肅以待。曾經有同行在喪禮現場亂開往生者的玩笑,結果半夜做惡夢,甚至被鬼壓床。雖然聽起來很玄,但是這種以前阿棟家裡駁斥為「怪力亂神」的現象,卻在他接了這份工作後,開始層出不窮。

以生辰八字來看,阿棟的八字算是重的,所以平常比較不會見到來自另一邊的「好兄弟」,但是他說這一行做了一段時間,難免都會有一些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不尋常」找上門來。

一般人以為「鬼壓床」就很可怕了,但對阿棟來說這並不是最怪異的經歷。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在承接某一件疑似自殺的案件,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和其他學長都被往生者託夢告知,其實他並非自殺,而是有人預謀,並且告訴他們案發現場的種種疑點。由於很多人都夢見同一個場景,覺得實在太詭異,所以決定去報警,警察也是在半信半疑的情況下重啟調查,結果居然真的順利地抓到真正的嫌犯。

這樣類似包青天《烏盆記》的情節在阿棟的人生中真實上演,應該是一個令人永生難忘的回憶吧!不過,阿棟說也是因為做了這一行,才更能領略什麼叫做「白天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入行五年,遇上的怪事大大小小接連不斷,但是很幸運的,自己的生命財產都沒有受到損害,雖然一開始還會受到驚嚇,但時間一長,也就慢慢不怕了。

莊嚴的場合卻有銅臭味,他人的生死不該是歛財的工具

然而,阿棟入行工作5年後,還是決定離開。他不喜歡一些人把生死這件嚴肅的事情,當成商品來販售。尤其看到許多禮儀社的業務像拉保險一樣地拉客戶、希望他們先買好生前契約,讓阿棟感到很不舒服。雖然自己當初進來也是因為豐厚的報酬,但是隨著歷練的增加,阿棟的觀念也漸漸有了轉變,認為這樣的行為跟詐欺沒有兩樣。

「我能明白生前契約的重要性,但是為了賺錢,騙客戶買一些自己不需要的方案,拿他人的生死當作歛財的工具。」阿棟無奈的表示,雖然自己並不是業務,但是每當在追思會場聽到家屬在談論時,總不免令阿棟感到心寒,感覺如此莊嚴的場合充滿了濃濃的銅臭味。雖然並不是整個圈子都是這樣,但當時阿棟很受不了自己公司的一些害群之馬,所以最後他才選擇離開。

「更可怕的事情都見過了,還有什麼好怕的!」他在這一行的深刻體悟…

2016年底,曾有議員提議酒駕者應該洗大體做為生命教育,阿棟也對此表達自己的看法,但他表示這僅此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整個業界。

他認為酒駕是在一個不能確保自己及他人安全的狀況下,操作具有殺傷力的器具,那無疑就是在拿凶器殺人,因此阿棟相當贊同必須要讓加害人看到自己所犯的過錯,才會加深酒駕者的悔意。但是阿棟也以自己過往的工作經驗來建議,認為配套及訓練必須完整,不然對往生者及家屬只會造成二度傷害。

「其實,有一種東西一直比鬼還可怕,那就是人。」這是阿棟最深的感悟,雖然已經離開這一行,但是時至今日,阿棟在睡覺時仍會被託夢道謝,而現在他在轉換跑道的過程中過得還算順遂。

「覺得做這一行對我最大的幫助,就變得膽子很大吧!」阿棟笑著說,做這份工作,不只是對體力的考驗,也是對精神的考驗。現在只要遇到挫折,阿棟就會告訴自己「連更可怕的事情都見過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抗壓性的提升,讓阿棟更敢於面對挫折,除了工作心態上的成長,阿棟也感謝這一份工作帶給他一段獨特的回憶,畢竟「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看過那麼多生離死別,讓他更懂得珍惜身邊的人們。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