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必須落實轉型正義?追尋父親屍骨30年的她,道盡二二八受害者家屬悲痛

2017年03月02日 10:43 風傳媒
阮美姝終其一生尋找父親的下落。(圖:作者攝於阮美姝家中,圖為翻拍之照片;想想論壇提供)

阮美姝終其一生尋找父親的下落。(圖:作者攝於阮美姝家中,圖為翻拍之照片;想想論壇提供)

從1990年代開始,政府每年幾乎都為二二八事件道歉,然而道歉卻無法解決二二八事件的核心問題: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

二二八事件雖然早已成為國定紀念日,行政院也在1992年公布「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不過,二二八事件始終只有受害者,不見加害者、不見元兇。在二二八事件那段時間裡,失蹤者的家屬,四處探聽家人被誰抓走,長官公署、縣市政府、憲兵隊、警察局、警備總部等等,沒有任何單位承認自己的作為。

解嚴後的30多年來,沒有任何單位承認,也沒有任何人負責。70年來,二二八事件真相被塵封在歷史之中,有餘力尋找真相的人,只能依賴自己的力量,在黑暗中摸索拼湊故事的全貌。

阮朝日與家人合照(圖:李筱峰。出處:《民報文化雜誌》第四期。)
阮朝日與家人合照(圖:李筱峰。出處:《民報文化雜誌》第四期;想想論壇提供)

阮美姝(1928-2016),終其一生在尋找父親阮朝日的下落。時任新生報總經理的阮朝日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國民黨政府帶走,從此下落不明。1947年2月下旬,阮朝日挽著穿著婚紗的阮美姝,完成女兒的終身大事。3月1日,阮朝日因重感冒氣喘請病假多日休息在家,阮朝日的好友施江南醫師每日到住處診療。

3月9日之後,國民黨軍開始大規模濫捕屠殺,某日,施江南忽然失蹤(後來證實在二二八事件中遇害),阮朝日感到十分焦急。

3月12日,阮美姝婚後初次回家探望父親,因耳聞一些知名人士被抓走失蹤,阮美姝勸父親暫避風頭,但阮朝日認為自己病假十餘日,也未參加社務等會議,應該不至於被波及。結果,不久後,穿著睡衣的阮朝日就在女兒面前被5位身著中山裝持槍的人帶走,從此失蹤。阮朝日剛失蹤的那幾年,阮美姝深信父親應該只是被監禁在牢獄中。

然而,阮美姝1968年在日本留學音樂時,從王育德的《台灣苦悶的歷史》發現父親是被國民黨政權以叛亂罪處死時,決定尋找父親失蹤原因以及二二八事件真相。1983年,想找出二二八事件真相的阮美姝,開始尋訪國內外二二八事件的受害家屬。

1992年,阮美姝出版了《孤寂煎熬四十五年:尋找二二八失蹤的爸爸阮朝日》、《幽暗角落的泣聲》,找尋父親的下落與拼湊二二八事件的歷史。1994年,阮美姝完成了紀錄影帶《幽暗角落的泣聲》、《二二八事件慘案記實》與《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的心聲》。

經過將近30年的奔走與尋訪,累積了可觀的二二八相關史料、人物資料,1995年,她在長春路的住所成立「二二八事件紀念文物室」。只是,近30年的努力,還是無法找到父親的下落。

1997年初,一位擔任警總官員司機的警界退休人士,透過友人轉告阮美姝,阮朝日可能與林茂生、吳金鍊等人被載往六張犁山上槍決,負責執行者是三名憲兵。2001年,她取得國史館一份密報資料,密報父親者是「台七五號直屬員董貫志」,其後也在國史館找到列有父親名字的二二八正法名冊。經過卅多年的追尋,阮美姝終於找到了正法名冊,但她仍然找不著父親的遺骨;不過,她卻認識了許多含冤待雪的受難者家屬,於是幫他們代言心中的苦痛與不平。

2003年,阮美姝在故鄉屏東林邊鄉成立「阮朝日二二八事件紀念館」。2006年,阮美姝將「阮朝日二二八紀念館」數以千計的書籍、文件、文物捐贈給真理大學,阮美姝所蒐集的史料繁多,足以匹敵台北的二二八紀念館。

阮美姝終其一生尋找父親的下落。(圖:作者攝於阮美姝家中,圖為翻拍之照片。)
阮美姝終其一生尋找父親的下落。(圖:作者攝於阮美姝家中,圖為翻拍之照片;想想論壇提供)

國民黨政權在解嚴前一直試圖將二二八事件從台灣人的記憶中拭去,解嚴後,威權遺緒的反撲,讓二二八事件一直處於有受害者、無加害者的情狀。阮美姝窮盡畢生之力,也只能協助上百受難者的家屬發出微弱的聲音,也只能勉強看到父親的名字名列正法名冊,依然不知道父親屍骨在何方。阮美姝耗費一生的追尋,只能做到如此,沉默的多數、躲在幽暗角落哭泣的受害者與家屬,更無能力可以改變什麼。

阮美姝的故事在2016年11月劃上了休止符,她的故事與努力,讓我們知道二二八事件並非政治詞藻可以詮釋一切甚至結束一切。二二八事件,從1947年到70年後的現在,從來沒有結束。黨國遺緒一直湮滅證據、掩蓋真相,二二八沒有加害者、沒有元兇,受害者也不知身後何處,二二八當然就不會結束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文標題:【縮影人間】幽暗角落的二二八受害者泣聲)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想想」論壇討論文化,歡迎辯論政治、擘劃經濟,必須談談民主,好好思索哲學。 我們期待您一起想想,想想你我,想想這塊土地,還有這個世界和我們的時代。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