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為何藥妝店店員總是忘記今天有折扣?離職員工道出鬼島最悲哀現實

2017年03月15日 09:00 風傳媒

結帳時客人總把氣出在我們身上,我內心常常快生氣了,這個愚蠢的體制和公司,沒有人起身反抗,只是服從……發傳單、低薪、惡劣不良的勞動環境,有時連上14天的班,很不合理的人體要求,這樣的服務業要求什麼樣的服務品質?我很懷疑……

我在零售業只待了3個月,卻永生難忘。如果算上「服務」業,企劃宣傳也算的話,這服務業生涯就有4年多以上了。但我還在體會箇中滋味。

藥妝店、企劃宣傳、市集擺攤、青年旅館,這是我的服務業生涯。

服務業不好當,久站腿酸、上下階級分明易被罵、沒人性、只求業績、大小眼對待彼此、爭專屬客人,是兵家必爭之地。運氣好點被客人指定也是你服務多年的苦績,若是無法力爭上游,當個小櫃員,連結帳都出錯連連,還要別人掩飾,豈是心虛之事?

服務業還有一個重要的特質,要會判別人:好客人、壞客人,澳洲客得趕快趕跑別纏繞,好客人可遇不可求,得多留。

記得一次我在華山市集擺攤,一位好客人買了大包包後我卻沒零錢可找開,華山藝文中心的服務所也關閉了,天已黑,所有的攤販也都收攤,好客人竟決定也把剩下要找的零錢買了一個小包包,好讓我不用找錢、她也免於時間困窘赴約不及的困境。我感激涕零。

這是好客人。

在服務業遇到的人跟青年旅館一樣。忘了說我現在在青年旅館工作,但「人」好多了,起碼從世界各地來,會希望為自己國家留下好印象,知道自己代表某面飄揚國旗,不能出醜,出門不會忘記帶禮物、多笑、多點頭、多說好話,多表現各國特色,和市集、藥妝店、百貨業等銷售業的交流感知差了很多。

這也是我選擇青年旅館繼續從事服務業的原因,起碼,我們還能交流故事、世界觀和人生,不是封死在自己的世界和對立裡,是吧?

在藥妝店的3個月內生不如死,真的痛苦。首先是天天站滿7至8小時,扣除一小時吃飯時間,其實一開始未上手站著無聊,除了協助客人拿籃子、介紹商品、默記商品外,有時閒得發慌純粹是人力編制上和客群上下班時間的落差。

也記得曾遇到剛開始第一週不知藥品放在哪裡,店長好心上來找到,就拿著藥品白眼直說:「我真不知道你們的眼睛長在哪裡!」當時內心打擊很大,大概自己是顆爛草莓,讀到研究所,心情有點不堪受辱,但還是盡力把藥品層架配合背完。店長也會告知保養品可以看報紙介紹多做功課。其實我滿尊敬她的。

但是沒想到公司還有線上課程要上,想著扣除完勞健保僅22k左右,貨物掃描錯誤價格要自己賠錢,實質扣完真是跟22k沒差多少。假日竟然還要撥空來用公司電腦上藥妝店學院的線上課程,有工作態度、基本藥妝常識的考核。還有一本厚厚的綠紅色課本要繳寫,有繳交期限。

地區督導來檢查時,所有自己放在置物櫃、在藥妝店買的物品都要貼上名字,我覺得受辱,雖然是防賊,但我覺得我們沒有和客人一樣基本「單純、美麗、生活」的人權,有的只是不斷地壓縮、壓擠、壓榨。

生日禮金和獎金永遠是藥妝店的禮券,只能買藥妝店的東西充當業績,我覺得很可笑,每個月某號全店員工打折不算太多,是心意,也是可以。

每個月藥妝店也有好用的商品,工作人員如我們會互相推薦,但晨收、夜送貨(連夜送貨的人都是大臭臉,永遠氣得不講話),每天報紙上總公司不會告訴我們、是客人告訴我們而因此感到驚異的特價活動(又特價了?),還有店內隨時在進行5、6種以上的特價搭配活動,跟每個月固定換檔搭配,卻又限定很多商品不能使用,所以結帳時客人總把氣出在我們身上,我內心常常快生氣了,這個愚蠢的體制和公司,沒有人起身反抗,只是服從。

還有最著名的寵X卡會員卡活動,若是沒有達到固定每月業績,店長會「告訴我們」她會被叫去區部開會,我們都很緊張。

每月底看著店長、二副、小組長不斷想著親戚的手機電話資料填寫基本資料,自掏腰包一張張50元台幣申辦一張張寵愛會員卡,才能達到基本要求業績,我覺得悲傷,到底有多少電話號碼可以抄寫利用呢?

早晨晨收,40幾箱,會耗掉一早上擺放至各層架到下午2點多,連午飯都無法吃,On檔時週末活動從早上7點上班站到晚上半夜1點,站來站去介紹、去別店拿貨、用大聲公招攬客人,雖然中間經歷2個小時的午、晚餐時間,我還是放棄了,最後我蹲下去時,膝蓋站不起來,我辭職了。

心情無比痛快著。膝蓋也無比痛快著。

我不敢在那裡當我自己,直到最後才拿出自己的小說看,而不是看每月藥妝店的特價DM。但同事反而喜歡原來的我,很奇妙,我還是在那裡交到朋友,或是第一個在我久病初癒後接受我工作的地方,有痛苦、也有感激。

也因為服務業工作人員家庭的生成或過去大多複雜,大家大多義氣相挺,也滿照顧人的,這也是我喜歡的地方。

工時過長10多小時,久站,吃飯時間不穩定,只有行政以上有機會坐在椅子上工作,颱風假得視颱風大小到場上班,君不見之前有百貨業放颱風假被視為德政?我還曾經帶著藥妝店的廣告牌子,像黃春明兒子的大玩偶般,在街頭巷尾騎著車如三明治人到處宣傳廣告。

發傳單、低薪、惡劣不良的勞動環境,有時連上14天的班,很不合理的人體要求,這樣的服務業要求什麼樣的服務品質,我很懷疑。當然罵髒話的客人不會少。精神霸凌也是一種惡質勞動。

現在FB有服務業「櫃姐der靠北」、或如「求職天眼通」等講求勞資平等的FB,能有人共通發聲已經算不錯,但勞動環境何時能得到改善呢?

那些在巷弄內抽著煙的百貨業、精品業櫃姐櫃員們,他們望著天空,我望著高樓,在想他們是出於苦悶呢?還是純粹放風聊天,度過快樂10分鐘。

一切,或許也只有他們知道了。

*作者簡介:1983年基隆出生,帶著海的氣味在新莊漂泊。超過30歲仍在城市中掙扎的工作人,對這個世代充滿懷疑,所以在小角落上尋求歡欣。莫夫來自於基地,是艾西莫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