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一瓶傾倒眾生的香水,究竟如何做出來?巴黎香水博物館紀行

2017年03月26日 08:00 風傳媒

去年12月,巴黎的香水博物館剛開幕,從得知訊息開始,我和另一位香水學徒就充滿期待,特別在聖誕假期就跑去參觀。

這家博物館的背後陣容強大,包括前愛馬仕調香師、現任愛馬仕香水顧問ean-Claude Ellena,嬌蘭香水發展總監Sylvaine Delacourte,凡爾賽Osmothèque國際香水學院校長Patricia de Nicolai都是這博物館背後的策劃人。

位於巴黎Faubourg Saint-Honoré街道上73號,是時尚設計師Christian LaCroix之前的家,佔地1400平方米包含地下室一共4樓。

先從地下室的歷史部分開始參觀起,用說故事的方式,和人物畫並在一起,從路易十四到拿破崙,瑪麗皇后到尤金妮,他們的愛情故事以及和香水故事。

拿破崙每個月要掉用40升的香水,而他愛人約瑟芬身上的麝香味道以及尤金妮的個人魅力,促使拿破崙發展香水業,也請來當時嬌蘭的調香師來為皇室製作香水:Eau de Cologne Imperiele。

另一個房間是呈現了許多法國時尚設計師從90年代初期開始創立品牌,也順應巴黎香水之都的稱號,發展出蓬勃的香水產業。

沿著指標前往二樓,二樓開始是對於鼻子和嗅覺的探討,是參觀者的聞香時間,有許多裝置是讓參觀者更了解嗅覺和我們大腦的關係。

例如下圖這兩個透明粉紅色的管子,壓下去氣味就會出來,一個是賀爾蒙味道,另一個是麝香。好玩的是,有些人聞得到,有些人就完全聞不到,上面還有一個紀錄讓你選擇聞不聞得到,當場有人就一直聞,喃喃自語「沒有味道啊?」接著不放棄地繼續嗅著。

好險我2個都聞得到,但是老實說賀爾蒙味道少一點,原本以為會像是體味,但精確來說比較像是口水的味道。

(圖/何承涵提供)
(圖/何承涵提供)

還有另一個讓參觀者了解各種原料單體的裝置。下圖那個垂吊著、裝入一個個銅色的白色鐵球,一拿起來聞就是原料單體的味道,有趣的是,拿起來每個鐵球就開始有自動語音介紹,讓參觀者在聞時也能知道這原料的味道、歷史、在香水界的運用。

從天然單體如佛手柑,薰衣草、橙花,鳶尾花等,還有著名的醛類Aldehyde C 11、聞起來像青草味的Cis 3 Hexenol、被放在海洋家族聞起來像是魚腥味的Calone、香草醛Vanilline、木質調的廣藿香Patchouly、香根草Vetiver。

(圖/何承涵提供)
(圖/何承涵提供)

另外一個角落則置放著透明玻璃罩,下面放可頌麵包和鈴蘭花,用以萃取各種物品的味道。

Headspace是一種萃取味道的新技術。通常植物精油提煉萃取方式,可大致分為三種:冷壓搾取法(Cold Expression)、溶劑萃取法(Solvent Extration)和蒸餾法 (Water Distillation),多了Headspace以後,那些無法萃取花精的花(例如鈴蘭),甚至是空間、食物的味道,都能取得氣味了。

Headspace 技術是用一個圓頂的球型物體包圍花、或欲收集氣味的物品,利用惰性氣體將氣味分子移除,之後再用不同的技術收集起來,成為真實的氣味。目前許多香精公司已有這項Headspace技術。

(圖/何承涵提供)
(圖/何承涵提供)

The art of the Perfumer,三樓則是介紹香水師的行業,播放著愛瑪仕(Hermes)前調香師Jean Claude Ellena、卡地亞(Cartier)專屬調香師Mathilde Laurent的專訪影片,談論他們的工作理念與想法。

「調香師」像是氣味的編曲家,通常人們稱他們為「Nose」,以為他們只靠感官來工作,但感官敏銳度其實只是第一個基本要求,調香師需要很多的想像力創作力、對原料的知識、加上與實驗室合作,才能完成一個作品。

調香師就像藝術家,每個人都風格不同、做事方式也不同,唯一的相同,就是對香水的極大熱情。而調香師不只是待在實驗室而已,創作氣味很重要的,還有對這個世界的觀察,任何藝術形式都可以成為調香師的靈感創作來源。

一樓大廳則是香水展示廳和有關香水的書,聞到喜歡的香水還可以當場買回家,在場的工作人員都非常專業,對於品牌和香水的知識都能滔滔不絕和顧客說明。

若有機會造訪巴黎,非常推薦各位旅客來這家香水博物館,會對於法國的香水歷史和行業,產生基本的認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