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每天都想死,該怎麼撐下去?患憂鬱症9年的她,道出最關鍵解藥…

2017年03月29日 09:00 風傳媒

有些病友很像以前的我,在憂鬱症裡溺水,不管別人說什麼都聽不進去,覺得自己好痛苦,覺得沒有人懂我,覺得不如去死算了,看到的世界全部都是黑白的。

可是為什麼我還能活到至今?大概是我覺得在水裡久了,想抬頭看看水面上的景色,無聊眼睛一瞥,發現岸上始終有一個人等著我……

自從公開憂鬱症以及發表文章後,我收到很多病友的私訊,他們覺得我了解他們,因為我們是同類人,事實上也是。

與我聊天並不用擔心我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們、在他們訴說自己的痛苦時我也心有戚戚焉,無論是原生家庭的問題、人際關係的相處、感情上的傷害、社會大眾的不諒解和排斥,除了涉及專業範圍的問題,我都盡可能的與他們分享自己的故事和人生。

當然,面臨這麼多私訊,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找到平衡。

我是個很雞婆的人,我可以吃了安眠藥但遇到有人跟我說她痛苦的想死,我會把自己放到一邊去,從凌晨陪她聊天到天亮,直到她有了睡意想要休息我才放心,而我的安眠藥早就過了時效,這當然是錯誤示範!

後來我明白,不管別人如何,我都必須先照顧好自己才有辦法去聆聽甚至解決他們的問題,所以後來我變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我也不是很快就解決我人生中所有面臨到的事情,畢竟我花了9年,而且還在進行中。

關於人際關係

以前的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喜歡我,後來經過很久的時間,我才明白有人就是沒理由的討厭你,有些人在你的生命來來去去,有些人教會你一些事情後就從你的生命離開。

不要感傷他們的離去,而是記得他們教會你、並且讓你成長的事情,然後祝福他們在未來的人生平安幸福。這是時間教會我的事之一。

關於原生家庭

我曾經發起家庭革命,最後失敗離家的人是我,可是經過這麼多年,我在今年過年時才第一次與家人去走春。我很開心我沒有放棄讓家人理解憂鬱症,我證明自己就算生病也是很努力的活著,甚至我讓他們看到可以以我為傲的地方。

儘管我與家人不住一起,但現在的距離卻是我認為最適合我們的,有愛卻不會讓彼此窒息,不是薄弱的關係,而是因為有愛,所以我們才緊緊連繫一起。這也是時間長久下來改變彼此的關係。

關於愛情

可能很多人覺得:你好好喔,有一個陪你這麼久的男朋友,你一定很幸福,在愛情上應該沒有受過傷吧?

其實不是耶,就是因為在愛情上受到很大的傷害,所以我一直覺得男友是上天賜給我最美好的禮物。而我們也不是一帆風順或者完全沒有爭吵,畢竟正常的情侶都會鬥嘴了,何況我是一個情緒起伏很大的憂鬱患者,我只能說我很慶幸我遇到他。

不管我如何傷害自己、傷害他,他依舊陪伴我、包容我,在我自殘後默默為我包紮傷口,當我覺得「你走吧,讓我一個人去死」時,他還是緊緊抓住我的手。

但8年的愛情,還是有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很深很難的問題,就算跟醫生討論,就目前情況也還是需要時間來解決的。

有些病友很像以前的我,在憂鬱症裡溺水,不管別人說什麼都聽不進去,覺得自己好痛苦,覺得沒有人懂我,覺得不如去死算了,看到的世界全部都是黑白的。

其實看到這些我並不覺得厭煩,我知道的,因為以前我也是如此。

可是為什麼我還能活到至今?大概是我覺得在水裡久了,想抬頭看看水面上的景色,無聊眼睛一瞥,發現岸上始終有一個人等著我。

他不催促我上岸,也不多說什麼,只是顧著做自己的事情罷了,我覺得他是怪人。接著我又惡性循環繼續溺水,當我再一次抬頭時,我還是看見他在岸邊,久了我對這個怪人有了興趣,久了這個人告訴我要多多看岸上的風景,可是有時候我受不了時又溺水他也不會說什麼,自始至終就是在岸上等我,他不是別人,他就是一直守護你的那個人。

所以當很多人處於溺水狀態時,我可能伸出手或者丟了救生圈,病友還是選擇繼續溺水,而我卻不會多說什麼,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岸上等你,等你想抬頭說說話時,等你想欣賞岸上的風景時,我就在你身旁,我想這是我唯一可以為你做的事情。

最後我想說,我漸漸地不再想未來,我活一天算一天,儘管時間慢慢在流逝。

時間推著我們前進,逼著我們面對越來越多的現實和問題,分手和牽手、相聚和分離、爭吵與和好、愛與恨,時間在我們的生命中留下最好的事物,儘管有些過程很痛很痛,儘管我們都想緊緊的不放手,只是最後我們還是得硬著頭皮向前走。

不知道怎麼辦,就交給時間吧,它會告訴你答案的,我一直這麼相信著。

*風傳媒貼心提醒:若有自殺念頭請記得,只要願意伸出手求助,你不是孤單一人,明天不一定會更好,但至少我們還有明天。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張老師專線:1980
生命線專線:1995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作者簡介│張宛婷

在2016年前,與憂鬱症奮鬥長達7、8年之久,那時候我的人生觀是「死,其實很簡單。在尋死的心裡求活,才是最難的。」

直到2016義無反顧在臉書公開訴說我憂鬱症的源頭、這幾年的人生經歷,寫出第一篇被刊登的文章〈一位憂鬱症患者給大眾的信:別對我們說加油,改說「撐著」〉後,終於找到人生活著的意義,以及一同奮鬥的家人們。

不管未來如何,我會不斷地寫作,儘管身心症很難理解、很難讓大眾接受、夥伴們活得水生火熱,但如果我不去做,這個世界就永遠不會改變。我不是代言人、我不是英雄、我沒有很偉大,我只是找到,我活下去的動力。

封面圖片來源/つるたま@pakutaso,此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
責任編輯/謝孟穎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憂鬱症 健康 心理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