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內本鹿事件」嗎?一段充滿血淚的布農族抗日歷史,讓人看了痛心疾首

2017年04月30日 09:30 風傳媒

一九三二年,鄰近新呂武溪附近的大關山駐在所發生了布農族人狙殺日人的「大關山事件」後,日本政府開始對內本鹿地區的原住民進行「集團移住」,以利誘或半威脅半利誘方式,將他們迫遷到鹿野溪、鹿寮溪下游的山腳地帶,但是仍然有些部落不願離開祖居地。

在布農語中,稱「平地」為「sinsin」,意思是「瘴癘之地」,可見布農族人對平地的抗拒與排斥。而從原本習慣在海拔一千公尺,甚或兩千公尺山區生活的布農族人,突然搬遷到百公尺以下的平地,許多人嚴重水土不服,不斷興起重返山上部落的念頭。

為了防堵布農族人再回到山上,日本政府於是更有計畫地將原居於北絲鬮溪一帶的布農族人遷往海岸山脈的都蘭山西面(sazasa,現今鸞山村)。但種種措施,卻只是讓布農族人的反抗意志更加堅定。

其中,被遷下山的haisul一家,除了對平地生活環境難以適應,又加上他們的孩子遷下平地後,就死於瘴癘瘧疾,因而更堅定為了回到舊部落halipusung(「石灰質很多」的意思),不惜與日人對抗的念頭。一九四一年,haisul與其他族人相約對日本駐在所發動攻擊。相傳,當時他們是約定以小米收成日作為集結日。但由於海拔高度不同,各聚落小米成熟時間也略有差異,因而集結行動失敗。

雖然如此,haisul一群人仍然夜襲了鹿野溪下游的楓、嘉嘉代與桃林等處駐在所,也造成日人死傷。而為了防止駐在所之間的通訊,haisul等人不但預先砍斷日人的電話線,還砍斷了上下山必經龍門峽的吊橋,也因而延宕了一位生病的日警妻子下山就醫的時間,甚至在武力對抗日警的過程中,還誤殺了一名日本孩童。

被稱之「內本鹿事件」的這次抗日行動,終究功敗垂成。日方增派警力對haisul等人進行圍捕,他們的居所也被日警開槍掃射。至今,在部落老家石板牆上,彈痕依然清晰可見。逃往山間的haisul最後被勸服下山,過著被囚禁的生活。據說,最後也被日方默默處決了。

「halipusung聚落裡最顯眼的,莫過於充滿圓孔的菱形石板,大家說這是當時跟日軍對峙時的槍孔。在出草一個月以前,tama haisul的太太與孩子就是從山上移到海端──應該是有預感要發生些事情,先把親人安排到安全的地方躲避──開始要起義╱出草的時候,是以小米的成熟來約定出草時間,但是因為高度不同,小米成熟度也不相近(也許因為如此,造成難以約定、消息走漏的狀況)。因為有人通報,所以消息走漏,日本警察派他們的工友,把人丟在裡面關起來,用機關槍掃射。因此haisul一夥人被日軍抓住、囚禁,真正下落卻不得而知。也許下場是跟拉瑪達仙仙一樣,一行人手臂綁在後頭,被推下懸崖而身亡。」

    ——「內本鹿事件」,nas tama biung 在23%酒精濃度下的口述,於Haisul家

內本鹿事件後,更加深了日本殖民政府落實集團移住政策的決心。一九四二年,仍住在內本鹿為數不多的布農族人,全數被強制遷下山。當時,匆匆被迫遷下山,不僅來不及收拾家當,甚至還以為仍有機會能夠回家,所以,許多存糧、鐵工具,糧食與獵槍都還留在家裡,殊不知這一離開,就是一輩子的鄉愁了。也從此,內本鹿舊部落淹沒在荒煙蔓草、遺落在歷史與記憶之中了。

封面圖片來源:桃源布農族@flickr

本文經授權轉載遠足文化《Kulumah.內本鹿:尋根踏水回家路》(原標題:內本鹿事件)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