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插進妳的嘴巴,而妳向他對不起」她13歲遭補教名師性侵,道出最心碎5年經歷

2017年04月28日 18:45 風傳媒
太多性侵受害者,被逼得只能說「對不起」...(圖/謝孟穎攝影;圖片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字跡)

太多性侵受害者,被逼得只能說「對不起」...(圖/謝孟穎攝影;圖片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字跡)

「不行的話,用嘴巴可以吧?」「不行,我不會。」儘管拒絕了,老師卻直接將陽具插入她嘴裡,她說,那感覺像溺水——

這是13歲女孩房思琪的初戀,她被強暴了,卻長達5年都將老師當作情人,而新銳作家林奕含將這真實事件改寫為小說,那比地獄還像地獄的「樂園」……

新銳作家林奕含離世,留下她第一本也是最後一本、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長年飽受精神病之苦的林奕含,在小說後記寫到自己曾吞下200顆普拿疼自殺,結果沒死成,只能躺在充滿嘔吐物與排泄物的病床,而一切一切痛苦的來源,或許都是因為「得知」了房思琪的故事。

究竟是怎樣的故事,讓林奕含如此痛苦?她寫下少女們被補習班老師誘姦以後的自責,寫下戀人、朋友、家人對她們的不諒解,全書以發瘋住進精神病院的房思琪為軸心,她要用文字告訴世人:社會如何殺死這群少女。

「人插進妳的嘴巴,而妳向他對不起」這是她的初戀

「每一個晚上她都夢到一隻陽具在她眼前,插進她的下體……後來上了高中,她甚至害怕睡著,每天半夜酗咖啡,從13歲到18歲,5年,2000個晚上,一模一樣的夢。」

2000個無法入眠的夜晚,是房思琪的中學日常,心思細膩而熱愛文學的少女,在13歲成了鄰居兼補習班老師李國華的獵物。那一年教師節,李國華假意要教她寫作文,卻將她壓到牆上、逼她為他口交。

「不行的話,用嘴巴可以吧?」「不行,我不會。」老師直接將陽具插入她嘴裡,她說感覺像溺水,事後卻像功課寫不好的孩子,向老師說了對不起,「有一種功課做不好的感覺,雖然也不是我的功課。」

出身保守名門家庭的房思琪,遭到性侵後世界徹底崩解。為了逃避罪惡感,她決定愛上李國華,將他當作戀人,「妳愛的人要對妳做什麼都可以,不是嗎?」

這是房思琪的初戀,一個永遠無法向他人說起的初戀。別人談戀愛是收下男生送的飲料、用紙條傳情、第一次牽手還戰戰兢兢,她談戀愛卻是「做愛以後幫妳把血擦乾淨」、「剝光妳的衣服但不弄掉一顆鈕扣」、「人插進妳的嘴巴,而妳向他對不起。」

她曾想和父母求助,試探地提起「聽說學校有個同學跟老師『在一起』」,卻只換來一句「這麼小年紀就這麼騷」。

父母的態度,讓房思琪徹底沉默了,她將一切痛苦收在心底,反覆折磨自己、成了2000個無法入睡的夜晚,最終她發瘋住進精神病院,大小便都無法自理,對著香蕉說謝謝,吃水果吃得汁液都從嘴角流下。

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會覺得是她自己的錯

房思琪並不是李國華第一個對象,他從小乖乖唸書、畢業找工作、和初戀談幾年戀愛以後結婚,到補習班上班才發現,年輕漂亮的女學生們仰慕他,他永遠都有源源不絕的床伴可以「用」,而且還是第一次;他帶著女孩們走遍大小旅館,還在台北買了間小公寓金屋藏嬌,快活無比。

第一個獵物叫「餅乾」,姓王,原本是處女的她被李國華性侵後,回去與男友發生關係,男友得知實情後嫌她「髒」,她只好回到李國華身邊。而在房思琪之前的一個女孩叫郭曉奇,她被李國華遺棄以後開始流連於交友網站,不斷與陌生男人上床,極力想忘掉傷痛。

和未成年少女發生性關係,即便是合意性交也可能有刑責,李國華難道不怕嗎?他不怕,因為整個社會都站在他這邊,即便東窗事發,也完全沒在怕。

「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會覺得是她自己的錯,連她都覺得是自己的錯。」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寫下這段文字,精確無比地道出房思琪的困境:她被老師強暴了,但她不會說,不能說。

勇敢道出真相的,也沒有好下場。郭曉奇在BBS爆料這段不倫戀,卻被網友抨擊「鮑鮑換包包」、「對手補習班工讀生發的文吧」、「還不是被插得爽歪歪」;她向家人坦言與李國華的關係,卻只被母親痛罵:「妳跑去傷害別人的家庭,我們家沒有妳這種女兒!」

就算李國華的妻子知道這件事了,李國華只要聲淚俱下地跟她說「是她誘惑我的」、「從頭到尾都是她主動的」、「她就是騷」,也能輕易得到原諒,繼續幸福美滿,人生光明。

請記住房思琪的悲劇,停止一切酸言酸語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刻下最深刻而醜陋的地獄,林奕含說,寫下此書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我可以假裝世界上沒有人以強姦小女孩為樂,假裝世界上只有馬卡龍、手沖咖啡和進口文具?我不是選擇,我沒辦法假裝,我做不到。」她用文字,道盡無數個房思琪失眠的夜晚。

「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

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思琪第一時間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

林奕含這段文字,道盡社會對於性的保守、禁忌,如何造就房思琪的悲劇。5年、2000個夜晚,房思琪有太多求救機會卻沒喊出口,她永遠只會檢討自己,一如許許多多的性侵受害者。

不少人看完小說會質疑,是否林奕含就是房思琪,不然怎能寫得這麼深刻?儘管她的父母發表聲明,說「思琪、曉奇、怡婷等人,都是女兒一人的親身遭遇」,但他們永遠不能代表林奕含。林奕含過世後,這題已經不會有答案了。

我們該做的、能做的,只是記住房思琪的悲劇,停止一切對性侵受害者的酸言酸語。話語時常比利刃還能奪人性命,《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寫得再深刻不過了,林奕含寫下這本書,一定也是期望受苦的人能不再受到傷害吧。

.風傳媒提醒,給自己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封面圖片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字跡)

你贊助,我捐款

用一杯咖啡的錢,支持「說不就是不」性侵防治運動,本活動所得贊助金額將捐助勵馨基金會蒲公英飛揚計畫。

2018/7/12~8/31贊助本文享雙重回饋
(1)  贊助送#metoo手札組,限量50份。
(2)  贊助加碼抽《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抽10名

活動詳情 

本文部份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游擊文化《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博客來購書連結)
責任編輯/謝孟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