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為何補習班要逼孩子放棄思考?政大學生教書3年,道出台灣教育悲哀

2017年05月02日 17:07 風傳媒

補習班主任往往督促我要多上一些題目,會考、要考的就教,不考的拜託少說點,為了保住我的飯碗還有他的飯碗,也只能乖乖就範……現在的情況好像規定所有國家都做一樣的產品,規定每個小朋友只能依照一個模板走,這樣的教育要怎麼樣台灣利益最大化,讓台灣強盛起來呢?(封面圖片為示意圖)

整點,我走進補習班的教室,看著眼前的4個國中生,不是在吃便當,就是在玩手機遊戲,我心想:這絕對是一場硬仗。

看著他們古靈精怪的眼神,我說:「我是你們的新國文老師!我現在是政大斯語系大三的學生!教書已經教三年了。」

一個綁辮子的學生突然放下他的手機,大聲對我說:「欸!你有看過XXXX的A片嗎?」另外三個在吃飯在玩手機的學生好像從異次元回來似的,齊聲大笑。

你們長大以後要做什麼呢?

對我來說,這些無聊的幹話,我已經多講他們6年了,國中生哪是我的對手。不到10幾分鐘的時間,已經跟他們打成一片。雖然依舊滑手機吃便當,但我已經可以看著他們的眼睛說話。

綁辮子的學生對我說:「原來政大來的老師也看A片欸!」我心想,不然政大學生是怎樣啊!我說:「在我的課堂上,可以自由滑手機、睡覺、吃便當、做自己想做的事,只要你能保證你有在聽,最重要的不是考試考幾分,而是你以後想要成為怎麼樣的人。」

國中生們看上去似懂非懂,我也著急地想,我是不是在短時間內講了太多東西?但看著他們把手機放下來,目光炯炯的看著我,我決定再繼續講下去。

我講了一個五月天阿信的故事,從他在實踐被二一退學,到經典的「我決定在經過自強隧道後就不要在迷惘」。

綁著辮子頭的學生下課休息來找我,說:「老師,我一直都有在打鼓,我要去哪裡學打爵士鼓?」看著他懇切的眼神,但又看了看他桌上的國文迎戰五月天(這個參考書從我國中時就一直存活到現在),我只好跟他說:「等你考完會考,我們再說這個好不好?」

沒有選擇,大家都是泰勒化生產線上準備被配送的產品

我那4個學生,半點也不喜歡讀書,講到考試要考的就東倒西歪,一講到課外,卻各個精神抖擻。

他們每天背成語,記歷史,算數學,我問他們:「一個禮拜待在補習班多久時間啊?」得到的答案是,從國一開始一個禮拜5天,一下課就來。我每次上課都努力擠出時間講一些課堂以外的天空。

對我來說,若有一個學生,一個學生就好,能在遙遠未來的某一刻,想起我曾說過的話、做了重要的決定,就是我這個老師存在的目的。教育就是把所有在學校教的東西忘掉後所剩下來的。

不過補習班的主任,往往督促我要多上一些題目,會考、要考的就教,不考的拜託少說點。為了保住我的飯碗還有他的飯碗,也只能乖乖就範。

經濟學有一個概念是,2個國家的交易,要選擇做自己最擅長的產品,然後交換,這樣才能達到利益的最大化。現在的情況好像規定所有國家都做一樣的產品,規定每個小朋友只能依照一個模板走,這樣的教育要怎麼樣台灣利益最大化,讓台灣強盛起來呢?

以後一定要勇敢追逐自己熱愛的事

「你們要勇敢的去做自己喜歡的事,雖然在台灣,要有一個學歷才能保障你不會餓死,但一定要去做你們想要做的事!」

我有一次跟學生這樣說,學生卻反問:「老師你有在做你喜歡的事嗎?」我一時語塞,但也只能這樣告訴他們:「當然有啊!」一方面不想丟臉,一方面希望他們看到我可以,讓他們自己也相信他們也可以做得到。

前Google全球副總裁,現任創新工廠的CEO李開復,在最近與陳文茜的訪談時說到:「我覺得父母應該鼓勵孩子,去找自己最愛、而且最擅長的事情,而不是變成一個背書的工具,因為你背書再背也背不過機器。」

在台灣的教育體制裡長大,想做不一樣的事,努力地去反抗,結果往往是遍體鱗傷。這裡的人缺乏選擇的機會,也常常缺乏選擇的勇氣,我從我的國中學生上,也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希望我說過的話,能成為他們成長路上的助力,成為自己心中想要成為的人,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做我以前不敢做的決定,讓思考的種子在心裡發芽,在往後成為一棵棵大樹。而我是澆灌這些幼苗的園丁,跟他們說:「努力的長!長成你們自己想要的樣子!」

(我從來沒想到能成為一個站在台上的補習班老師,在因緣際會下有這個機會,希望不要誤人子弟,也希望給學生們一些不同的觀念。)

*作者介紹:王司賢,國立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三年級,教書經驗3年。

責任編輯/謝孟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