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答案幾乎全錯的數學考卷,卻將近滿分?她在奧地利,經歷台灣很難學到的珍貴一課

2017年06月20日 09:00 風傳媒

朋友傳了一篇文章,裡面說到幾個我覺得不錯的觀念。其中一項提到,德國小學老師建議家長不要介入孩子的作業,也不要擦掉孩子寫錯的字,看見孩子的作業有錯誤,不要說破,從旁導引讓孩子自己去發現。此外也建議,家長也不要在孩子寫作業在旁邊監督孩子有沒有寫錯。

該文章中使用的字眼是德國老師「禁止」家長做這些事情,讓我覺得匪夷所思,也不覺得這像是中歐人會用的措詞。家長是成年人,老師最多只能夠「建議」,哪裡可以禁止?

話說,我那從來沒出過國、也沒看過什麼教育達人書籍的爸媽,從我跟哥哥很小開始,就是這樣對待我們的。基本上,爸媽從來沒翻過我們的功課甚至考試成績,我們寫完功課練完琴,就可以盡情的看漫畫看武俠小說打電玩。

我跟哥哥不在家,我媽媽是一家一家電玩店找人,找到我們後,再若無其事地把我們帶回家。在那個看課外書可能會被體罰、看漫畫打電玩等於學壞的年代,爸媽為了我上千本的小說散文推理漫畫武俠閒書,在我的房間搭了一整面的書櫃,我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我爸媽簡直是不可思議。

後來我國小唸完後出國去學音樂,在音樂院課程之外,也跟著當地的孩子上中學。唸的東西是德文、英文、法文、拉丁文,爸媽完全不知道這些內容,更不可能有機會監督我的功課了。

我去外國同學家,看到父母會很關心孩子的功課,但是是那種抱著好奇心的關心。也發現到,家長不會干涉孩子寫的作業內容,就是一家人會很熱烈的討論。

我自己本身來自一個開明的家庭,加上後來遇到的奧地利學校老師,都是採取非常啟發性思考、循循善誘的教法,不會直接說破你的錯誤,而是會拐你、讓你去思考你的錯誤在哪裡,這都帶給我很大的影響。

不過我也想強調的是,這不是因為奧地利的老師比較有心,而是他們的環境允許。奧地利的老師幾乎沒有行政外務,學校的組織非常單純透明,我們中學的行政人員就是校門口一個門房,校長室旁邊一間秘書室,裡面有兩位秘書,就這樣。

老師校長之間溝通都非常直接,沒有什麼升旗降旗、全校集體罰站的朝會,也沒有校長訓話主任訓話。班級偏向是小班制,如果一班超過25個學生,就是不得了的大班(我高中畢業時,全班是18人)。學校沒有什麼班級之間競賽、什麼整潔獎秩序獎這些東西,老師身上也沒有背負非得把學生成績拉到某種程度的壓力。

就是在這樣放手讓老師去做的環境下,老師很能用自己的方式以及速度教學。各有千秋。

像我從自己中學數學老師身上學到最大的就是,數學也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數學其實是一種藝術。她一直很鼓勵我們用自己的算法,就算答案錯誤,也沒有關係。她在打分數的時候,有時候答案錯誤,她會看算式,看你是在哪個步驟出錯,然後前面對的步驟還是給分,如果還想出跟老師不同的解題方式,還會給你加分。

我就考過幾乎沒有一個答案對、卻還幾乎滿分的數學考卷,因為自己想出來的解題方式都跟老師的不一樣,一路被加分加上去。

後來我自己開始教琴了,這些元素我也開始運用在教學上。就拿學生彈錯音好了,最省力的方式當然就是直接跟學生說你這裡彈錯音了,但是我後來發現,基本上這根本完全沒有用(什麼紅筆劃起來或是嚴肅的罵也沒用啦,下次一樣忘記!)

我開始思考,學生為什麼彈錯音?其實基本上有兩個因素:

一,看譜的時候,沒有看好音,把音讀錯。
二,彈錯的音,在耳朵裡面聽起來也是對的,完全沒有違和感,所以就錯下去,自己也不以為意。

第一點其實不難解決,因為多半只是粗心大意。

而第二點是比第一點重要的。因為我們在學音樂的時候,最主要目的不是訓練看譜,而是訓練耳朵。

如果學生彈錯音,我會先等學生開心彈完,再請他把彈錯的那段再彈一次,先確定他是真的錯(有時候只是手指頭不小心撞到)。然後,我再各彈一次學生錯誤的版本以及正確的版本。讓學生聽,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有的學生耳朵比較好,馬上就聽出來了。有的聽力還比較弱,會不解的看著我,回問,我覺得兩個版本都很對欸,哪裡有錯?

我就是在等這句話!因為這就是我的切入點,聽不出來錯音,表示耳朵不了解和聲運作,我可以趁機教一下這裡的和聲環節。所以學生彈錯,我反而會很高興,因為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機會教育了!只有自己找到的錯誤,而且了解到底為什麼這是錯的,印象才是最深的。

這樣的形式,當然也可以套在音樂的其他範圍如節奏,強弱,音樂表現等等。老實說,我反而感激學生犯錯,因為這樣才能知道真正還可以加強的地方在哪裡,我們才能一起來糾正,一起成長。

對老師而言,這樣確實比較耗時也比較累,我當然也想直接紅筆劃下去說「喂你這裡錯了啦」,不用兩秒鐘就可以糾正,多輕鬆愉快又節省時間!但是這只是我輕鬆愉快而已,對學生來說,他可是白白錯失一個從錯誤中學習的好機會。

當然,我也有發生過不少次學生下次回來上課,說他覺得改過來的正確版本不好聽,他覺得錯的比較好聽。

如果學生堅持,我就讓他們彈他們的錯音版本,聽到時還是覺得挺可愛的。有時候還真的比較好聽欸,So, why not?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酸恬苦辣(原標題:談談為什麼我們需要犯錯)

責任編輯/謝孟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1979年出生於國境之南的屏東,13歲赴奧地利學音樂,用看漫畫以及小說的方式自學中文,隨後一路在奧地利就學、就業,目前在音樂產業工作,也在不同的德語雜誌和網路平台上擁有自己的專欄。 奧地利內政部並推選她參加「2013外國血統傑出婦女全國選拔」,入圍文化藝術組決賽。2016年被歐盟執委會任命為「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是這個計畫中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台灣人。用西方眼睛看東方,用東方靈魂感受西方。

個人部落格:酸恬苦辣。

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的奧地利教育大震撼》、《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