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管在台北住多久,都覺得不是自己家?10首歌唱出異鄉人心聲,你不是孤單一人

2017年06月13日 17:20 風傳媒

為什麼不管在台北生活多久,都覺得自己在這裡沒有家?魏德聖《海角七號》一句「我操你媽的台北」觸動無數失意遊子內心最深的憤慨,而數十年來,台灣歌壇也不斷產出寫給異鄉人們的歌曲。

這些歌,唱出依依不捨花掉父母生活費的心情、唱出想打電話向父母訴苦卻怕他們擔心的糾結,獨處時聽到這些歌心中總會一陣酸楚,聽完以後卻也會能得到滿滿安慰——異鄉人們,從來就不是孤單一人……

媽媽請妳也保重》人在異鄉,最掛心最想念的總是媽媽

「寒冷的冬天夏天的三更暝,請保重不可傷風,我的阿母!期待著早日相會,期待著早日相會,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不過我是會返去的,媽媽請你也保重……」

一個人到外地,最掛心最想念的或許就是阿母了,即便現在網路發達、打個line電話也能講幾小時,媽媽燒的一桌好菜還是無法隨時快遞,只能在異鄉想念著過往最珍貴的平凡餐桌時光……

這首〈媽媽請妳也保重〉,由國寶級歌王文夏填詞,從1960年傳唱至今依然經典。此曲在戒嚴時期一度被列為禁歌,原因是國共對峙、「阿兵哥不能想媽媽」,只是就算禁了歌,也無法禁止大家想媽媽的心啊。

再會中港路》媽媽的私房錢握手中,再不捨只能讓手鬆

「是時候該要揮手,不能再像過去這麼揮霍,媽媽的私房錢他握手中,就算再不捨只能讓手鬆……」

還記得離家時,媽媽塞在手裡的零用錢嗎?儘管父母在家常為了幾百元的買菜錢爭執,給孩子零用錢卻不曾手軟,遊子們則滿載著家人的關心和期許,再度回到學校、回到職場奮鬥。

總是給人輕鬆、搞笑形象的玖壹壹在2014年發佈的〈再會中港路〉中,唱出屬於他們的離鄉情,儘管曲風輕快、MV裡3位歌手無厘頭地低頭刨著蘿蔔洋蔥,細看歌詞,卻也不免感到一陣酸楚。

心內話》想向父母訴苦卻怕他們擔心,千言萬語只能化作一句「吃飽沒」

「家裡的你們吃飽沒?想要給你們打電話,電話拿起卻開始猶豫,不知該說什麼……」

每個受到挫折、想家的夜裡,撥通電話想對父母訴苦,都會顧及父母可能擔心不捨,不知道哪些該說、哪些不該說,千言萬語只能化成一句「吃飽沒」……〈心內話〉這樣直白寫實的歌詞,讓所有遊子感同身受。

樂團滅火器為追求音樂夢闖蕩多年,許多團員的家人從反對到支持,而這首2013年的〈心內話〉邀請五月天的瑪莎跨團合作,描述尚未成名那幾年與家人之間存在著愛卻又緊張的關係,唱出遊子的心聲也唱出他們的人生,也因此MV最後團員們向家人的深情告白,格外令人動容。

鹿港小鎮》台北再繁華,都不是我的家

「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黃昏,徘徊在文明裡的人們……」

在外地念書或工作時,每當遇到同鄉的人總特別興奮,哪間速食店便宜又大碗,哪個夜市是給觀光客逛的,只是話題到了最後也總會一起感嘆著:台北不是我的家……

從來沒住過鹿港的羅大佑,在1982年創作這首《鹿港小鎮》,描述著台北逐漸走向繁華、卻也失去了原有純樸的惆悵,唱出了遊子甫從鄉下到都市的心境,一句「台北不是我的家」,真是遊子心裡的共同吶喊。

漂向北方》空氣太髒、車太匆忙,住多久都無法習慣

「空氣太髒太混濁,他說不喜歡;車太混亂太匆忙,他還不習慣。人行道一雙又一雙斜視冷漠的眼光,他經常將自己灌醉,強迫融入這大染缸……」

繁華的商業都市蘊含著許多成功的契機,卻也處處藏著讓人迷失自我的陷阱。在這個充滿希望卻又讓人絕望的都市裡,許多人在這裡成就了自己,卻也不少人在這裡浮浮沈沈,既無法往上爬、也拉不下臉回到家鄉……

2017年的新歌〈漂向北方〉,由鬼才歌手黃明志力邀王力宏跨刀合作,歌曲放上網僅一天便突破50萬點閱,滄桑又富有渲染力的嗓音讓網友們直呼感動。雖然歌詞講述中國人「北漂」(到北京求職)的心聲,但套用在台北,也非常合適。

落雨聲》一個人在台北狹小雅房聽雨聲,總是越聽越孤單

「落雨聲哪親像一條歌,誰知影阮越頭嘸敢聽。異鄉的我,一個人起畏寒,寂寞的雨聲捶阮心肝……」

一個人窩在幾坪大的雅房裡聽著雨聲,回音也特別大;想起最近遇到的挫折而感到懊惱,不禁懷疑起自己當初離鄉的初心,也想念家裡無限包容的父母,什麼時候才能報答養育之恩呢?

這首1999年發行,由方文山填詞、周杰倫作曲,並由台語天后江蕙演唱的〈落雨聲〉說的不是雨聲,而是每位異鄉人的心聲。下雨的夜裡,越聽越想家。

頂樓天光》再怎麼渺小無力,在異鄉都只能奮力一搏

「只是想要爭一口氣,叨位有問題,茫茫渺渺,整日憨憨繞;時間一天一天經過,已經不願再多說話,無法解釋,也無力通改變……」

一個人在異鄉打拚時,是否偶爾感到無力、覺得自己什麼也做不好?帶著滿滿沮喪回到租屋處時,等待你的不是父母的笑容、不是一句「回來啦」,只有擁擠凌亂的5坪小房間,那感覺說多孤單就有多孤單。

由滅火器演唱的〈頂樓天光〉,收錄於2013年《再會!青春!》專輯,而在專輯簡介這段「生活在無情的城市裡,日復一日習慣性失眠,每到黎明時刻,巨大的無力感逼著我們感受自己的渺小」,真是寫下所有異鄉人的無奈。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奮力一搏,這首〈頂樓天光〉,是感到無力時的一帖良藥。

熱淚暗班車》回家,是回去有家人的地方,還是居住已久的異鄉?

「外口攏予黑色包圍,我乾焦看到窗仔的家己。到底進前是真正欲返去,或是這馬才是真正欲返去?」

連假結束後離家北上,擁擠的列車上心裡卻感到無比的孤單。一年365天幾乎都在異地,僅有逢年過節短短幾天才能回去探望父母,我們總是說回家、回家,「家」到底是有人殷殷期盼你歸來的地方,還是你長時間居住的異鄉?

這首由伍佰創作的《熱淚暗班車》在2016年年底發行,將遊子在離鄉列車上的困惑與掙扎描述地深刻無比,繼早期〈返去故鄉〉後,台語搖滾天王伍佰又寫下一首異鄉人經典。

困在台北》薪水少得必須在月底吃泡麵,也要相信終有成功的一天

「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一段片刻在等,那叫做過渡期,我安慰自己;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一段考驗在等,那叫做別放棄,我激勵自己……」

一舉成名的機會需要等待,而等待的時光並不一定好受,剛出社會的22K可能讓你在月底得吃個幾天的泡麵,偶而也會出現放棄的念頭,但最終還是得打起精神激勵自己,相信成功的一天一定會到來。

〈困在台北〉是歌手嚴爵於2008年創作的第一首歌,將自己在台灣等待被挖掘時的生活點滴譜成歌曲,寫的雖然是個人經歷,卻也是許多遊子來到台北、感覺被困在台北的反映。

海上的人》開始流浪就無法回頭,再孤單也別忘記自己的初衷

「海風吹著你的歌聲,吹著你的頭髮,就算眼前路要面對長長孤單,心有一點點累……」

夜深人靜時總會開始反思人生,風輕撫著你的頭髮,想起故鄉、想起孤零零的自己,心裡總是會感到一陣疲倦……儘管如此,依舊得打起精神面對新的明天,相信有天必定能實現當初離開時給自己、給家人的諾言。

滅火器的〈海上的人〉描述的不只是船伕的故事,而是所有在異地、在成功這條路上浮浮沈沈的人們,2009年甫推出即受到網友們的熱愛;在2017年的大港開唱中,也因為和有「海上回來的男人」之稱的台北市議員王世堅合唱,再次掀起話題。

責任編輯/謝孟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