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主張「LGBT族群都應該被殺掉」…印尼變性人在這種環境中,只求能被當人看

2017年06月27日 17:10 風傳媒

正當印尼穆斯林歡慶新年開齋節假期時,有一群變性人姐妹們也虔誠誦經、禱告,渴望能在世人鄙夷的眼光外,得到神的憐憫和眷顧,並受到法律的平等對待。

位於日惹(Yogyakarta)市郊一座伊斯蘭習經院阿爾法塔(Al-Fatah)是變性人穆斯林姐妹們的避風港。和其他穆斯林一樣,她們在齋戒月中禁食自省、誦經聽道,日落後則和親友一起開齋進食。這所伊斯蘭習經院是由馬爾雅尼(Maryani)所創,幫助變性人穆斯林,讓她們有個棲身、禮拜的地方。

在印尼大部分的清真寺中,男性穆斯林和女性穆斯林必須分隔開來參與宗教活動,而這些變性人穆斯林往往無法在一般的清真寺裡禮拜禱告變性人在印尼社會仍飽受歧視,許多民眾不願意與變性人一起用餐;親友過世時,鄰里和家族也不允許她們回鄉見親人最後一面。

今年齋戒月一開始,阿爾法塔習經院裡的變性人辛塔(Shinta)和其他多名姐妹們增加誦經和禱告的次數,恪守齋戒月戒律。她們穿著黑色的穆斯林長袍、戴著頭巾,虔誠誦經、禱告的程度不輸給其他穆斯林。雖然這群變性人穆斯林想要和其他人一樣虔誠信奉伊斯蘭,不過強硬派團體卻視她們為有罪之徒。

數十名號稱代表「伊斯蘭聖戰前線」(IslamicJihad Front)的穆斯林數度前往阿爾法塔習經院,阻撓變性人穆斯林們誦經、禱告。

「伊斯蘭聖戰前線」指揮官阿布杜拉曼(Abdurrahman)表示,根據宗教律法,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都應該被殺掉。他把這些人比喻為犯下通姦罪及有罪之人,穆斯林社會不能容忍這些偏差的人。激進穆斯林團體不斷揚言要強制解散變性人穆斯林的活動,並要追捕那些為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LGBT)行為出頭的人。

不過,阿爾法塔習經院的教師阿布杜穆罕明(Abdul Muhaimin)主張,變性人有權利生存並學習宗教,因為她們和其他人一樣,都是神的創造物。阿爾法塔習經院的工作人員阿里夫(Arif NuhSafri)譴責禁止變性人學習宗教及禮拜的禁令。他認為,禮拜禱告是所有人的權利,不是看對方是否為變性人

事實上,除了阿爾法塔習經院,印尼變性人人權鬥士「尤莉媽咪」(Mami Yuli)也帶領一群年長變性人建立家園,並鼓勵其他變性人透過學習,為自己發聲,堅持信仰。

在雅加達近郊德博縣(Depok)利莫(Limo)區的偏僻狹窄小巷裡,坐落著1棟粉紅色的平房,裡面住著1群年過半百的變性人。面對這群人,友善的當地居民早已和她們打成一片,個個都是兒童口中和藹可親的「阿媽」。她們是一群飽受歧視的人,即使年過半百,粉紅色仍然是她們的最愛。這一群在印尼被稱做「waria」(變性人)的人如今有了安身立命、相互扶持的收容中心。

「尤莉媽咪」成立變性人之家,目的是要收容年紀超過60歲的變性人,也訓練她們謀生技能,讓她們可以透過按摩、烹飪等有尊嚴的工作,自食其力,不會淪為在街頭乞討的下場。

根據統計,印尼目前共有3萬5000名變性人,其中大多數以賣淫為生。談到印尼變性人的困境,尤莉說,外界對她們的羞辱不斷增加,而她們想要的是只是希望變性人也能和其他印尼人一樣,在法律之前享有平等地位。

她舉例,在印尼,如果有變性人被殺害,其他變性人是不被允許去看她的遺體。她希望有一天印尼政府也能視這些變性人為正常的印尼公民,讓她們也能受到國家的保護。

為了替自己和變性人爭取權益,尤莉幾年前先是以46歲的年紀拿到印尼1間伊斯蘭大學的法律學士學位。她接著再花兩年半時間,獲得塔馬大學(UniversitasTama Jagakarsa)法學院刑法研究碩士學位。

她是第1個拿到碩士學位的印尼變性人,她要用知識的力量,替更多變性人發聲。

身為虔誠天主教徒的尤莉相信上帝深愛她們如同其他人一樣,即使日子再難過,這些姐妹們總有抬頭挺胸的一天。

在有了變性人之家這個避風港後,尤莉也希望變性人姐妹們能夠堅定自己的信仰,不論是基督教、天主教或伊斯蘭,變性人姐妹們一樣都能有「親近神的權利」,也不希望「性別」議題是阻礙她們堅持信仰的障礙

封面圖片僅為示意圖,與內文無關

責任編輯/林安儒

 

「小球員們再厲害也沒用!」沒人、沒錢,偏鄉棒球隊也撐不下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