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為宮廟都是「黑道洗錢嗑藥」的人,究竟多無知?他舉9大事實,狠狠打臉酸民

2017年07月27日 11:36 風傳媒

「只有完全沒有去的人,才會這樣斷定裡面都是黑道流氓!」總有人把宮廟跟黑道、毒品、洗錢、賣淫連在一起,但這真是事實嗎?擔任工地監工、著有《做工的人》一書的林立青,與一群熱愛跑宮廟的工人共事,長期觀察地方文化生態,舉出9個對宮廟文化的常見誤解:台灣不缺酸民,缺的是理解事實的人……(編按)

看到一堆人說宮廟黑道化,根本是倒果為因。首先我們要知道,宮廟有分很多各種不同的規模,有巨型大廟,也有中小型的地方宮廟,更有所謂在一般民家內設置的私壇。

全部混在一起說,代表這些批評者並不理解,我想應該要有多一點人來討論。

關於大型宮廟

首先先來說大型宮廟,大型宮廟真正麻煩的不是所謂的黑道化,而是所謂的「政治化」和所謂的「公司化」,這些廟和大型財團會的組織。他們介入政治勢力去喬事情遠比在這裡當廟公有錢賺的多。

這種大型宮廟會給予人大量的社會地位,所以賠錢花錢也要做,不管如何也要贊助宮廟掛個名,才稱得上是有頭有臉,像是以前外省人愛蓋學校一樣,都是為了名聲地位,賺錢沒啥好說嘴,有所謂貢獻社會的方式就是參與信仰換取名聲和知名度。(我猜沒兩年也會有人說,開學店為了洗錢。)

大型宮廟說到底已經足夠抗衡各種政治勢力,他們是慈濟或是巨型公司一樣的存在。光光靠著內部的運作機制,就不需要理會外界了。

你看看文青每天罵的宮廟功德會基金會,會因為你們罵而動搖嗎?

關於地方宮廟

再來談談地方宮廟,這種宮廟是所謂地方人士,一般自己有家有店在當地的當地人組成,本來就是一種地方人士「自治」的概念,你可以把他想成沒有政府介入的自發性鄉鎮市區調解委員會。

他們會協助當地官員還有警察維護地方秩序的概念。你以為在那個只要會寫自己名字就可以當警察的洪荒時代,警察會有能力處理這些地方上的衝突或是歷史脈絡嗎?

台灣在日本時代和國民黨時代,都盡力的把知識分子逼出宮廟,為的就是害怕真正有知識有能力的人掌握民意。

請不要倒果為因,說什麼宮廟都是黑道把持,其實是因為過去是政治把持,人家地方角頭本來就在宮廟裡面,在過去的洪荒時代,也只有宮廟這種地方可以讓他們「聽話」一點。政治勢力比黑道勢力恐怖。

關於「角頭」

再來,在批評宮廟文化時,請注意這是日本時代少數可以抗拒殖民文化的地點,也請記得日本人留下詳盡戶口調查時,也留下保正制度。保正制度留下自治自理,也因此受到戶口的詳實被國民黨重點掌握,導致維繫了文化和信仰的宮廟,一直難以與政治脫勾影響。

而且這裡面會出入宮廟的地方「角頭」,本來就是協助維護宮廟周遭秩序的,不然你這裡發生事情他們生意不用做了會死。

為什麼會圍著信仰中心?因為台灣早期的城市開發都是圍繞的宮廟,小至攤位停車場該如何設置,大到工程給誰包這些事情在過去誰能管理?最後都是在宮廟大家見證下談好解決。

這些人是商人,是當地的士紳或是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就像政壇一樣什麼人都有,廟宇是信仰中心,信仰中心的定義就是包容所有一切有意願參與的人。你踏進去就會知道裡面的人都是正常人,只有完全沒有去的人,才會這樣斷定裡面都是黑道流氓。

然後黑道和地方勢力是不同的,角頭也不等於黑道,這些很多角頭是有正式工作,例如有店面有店鋪有請人顧店收租金等等。之所以到現在為止都還要介入宮廟,一方面是宮廟過去本來就是聚集大量人潮之處,有產業的人都要盡力去維護自己的利益。

所以這些人包山包海處理一堆事,從宮廟後面巷子裡面有老流鶯被白嫖了還被打、該如何教訓那個王八蛋要他付錢,到宮廟後面加蓋的廁所鐵皮颱風被吹歪了要叫誰來做,都是這些人去處理。

他們可能在地方上開個穩健生意,請了廚師夥計,然後有個店面門口晚上在給自己朋友擺個小攤,臨時有事大家衣服一穿棍棒一拿,誰也別想欺負我們。

現在當地的角頭還有一個功能是提供活動經費,這些人也只有在宮廟才會安分下來,你說他是贖罪心理也好,說改邪歸正也罷,這些人至少在參與這些事務的時候受到規範,也因此至少有一個比較像樣的皮。他們相信參與這些活動,能夠得到認同,也多少得到內心的安定。

這世上大多數時候並非純黑或純白,大多數人只是不同程度的灰色。你我或是那些角頭都一樣。

他們大多數就是圍繞在宮廟附近的人們,做點小生意,在宮廟的大旗下互相幫忙並且相安無事,也因此靠著宮廟的人氣維持生計,這才是他們和地方最緊密的原因。所以很多時候連陣頭都是當地商家店家自己辦自己跳,根本不會請小弟,現在要請也要請專業的。

關於私人神壇

然後是私壇,這些很多人是開來還願的,自己突然心電感應後請了神靈後就在自家拜起來,當然有那種在路邊騎樓開小香爐,也有開在自家頂樓的。

你當然可以說一定有壞的,自己做壞事然後同時開壇,但那就不是真正的宮廟啊!人家也可以自己喜愛神尊,在自家用自己的方式敬拜信仰。當然,也因此這樣的私壇最神祕也最可能脫離一般人理解,你所看到大有神蹟的奇人軼事,神棍騙子也常以此為掩護。

關於毒品

再來說毒品,沒有人會聚一堆吸毒的人在宮廟,除非他想自殺或是求死。

台灣的毒品分兩類,第一種是年輕人用的,三級或者是來不及列管的新興毒品,這種只有在特定時候有較大利潤,以跨年或聖誕等大型活動為大宗,都包裝起來分散賣,要賣也是叫學生賣在學生裡面,不會有混混跑去宮廟販賣。

第二種是安非他命為主的,價格比較高的,這種的抓到會去關很久的毒品交易都是一拉一,同時自己使用也只能給特定信任的人。

有用藥的人去宮廟,就像有流氓會搭飛機高鐵一樣,公共性質的東西你不能也不應該排除他人使用,重點在於,你不會、也不該認為車站機場都是黑道群聚之地。

至於所謂的宮廟賣藥,我們用常理就可以知道,如果真的有賣,在自己的地盤賣藥是要以後混不下去嗎?還是想死、想被其他人直接檢舉?這世界上要打擊仇家,最爽的事情就是把警察當作自己家的獵犬一樣,檢舉後警察就去幫你打擊對手,一舉處理乾淨。

關於洗錢

再來說洗錢,這都是轉移焦點的騙術,事實上是已經沒有人用宮廟洗錢了,老一輩的開個基金會洗,自己家人一個一個掛顧問,有名聲又賺錢,君不見國民黨各基金會?現在主流則是開新創公司,遊戲公司,大家註冊國外請理專幫忙洗、代理個鬼產品糞手遊、買一些沒人要的大陸貨後倒銷去給夜市賣、公司賠錢,然後全部乾乾淨淨。

你以為香油錢能怎麼洗?養小弟一個人薪水三萬?現實是養小弟比養小鬼還麻煩多了,早在20年前主流就是讓小弟有店面去經營小生意,至少還比較肯自己做點事業免得一天到晚來借錢。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打電話叫警察、請律師,都比請小弟好用。真正出事會挺你的,都是在你店門口一起擺攤和你隔壁一起賣東西的朋友啦,你養小弟幹啥?給警察來找麻煩喔?

我再說一次,真正的強大的黑道都是用警察當保鑣,一切依法辦理。連自己的錢都不用花,那些你以為的小弟,人家自己有各式各樣的工作。

50年前這些地方大哥就知道,讓小弟擺點小攤位、開個小店面、賺點平安錢圍繞著自己地盤,又安全又好過,買香買金紙你要洗到民國幾年?金紙這種東西又無法增值,又不能做其他處理,要洗這種錢,就直接把現金收起來放在家裡藏好就好了,不是嗎?用廟來洗錢不如開基金會,開基金會又不如開公司來賠錢。

大家可以想想,代理一款中國製的隨身碟公司,馬上倒一次,授權金可以洗多少?我代理一款手遊糞GAME公司隔年破產,我合約寫上千萬一洗後清潔溜溜,乾淨衛生輕鬆無比。

有錢人不會比較笨,至少他們煩惱錢怎麼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不管黑道白道角頭流氓或者政客都一樣。等到有人來查帳已經靠著銀行理專脫產,一切依法辦理。

我們必須先知道一件事,洗錢的關鍵點在於「如何亂花錢」,花越多錢就越好洗。你要禁止徹底的洗錢方法,就是禁止所有現金捐款,你看看會是那些人先抓狂。

關於賣淫

賣淫更誇張,現在主流賣淫都是要挑的,在台灣逼良為娼會被鴿子掃掉,誰也救不了你,哪個宮廟敢聚集賣淫的雞頭?

而在這個性產業未合法化的狀態下,現在主流是利用各國自由行來互相交換人力,因為大家都要新鮮貨。而在台灣哪個人會在宮廟裡面交換賣淫資訊?都已經有LINE每天轟炸了,有人還會去宮廟裡面買春嗎?

有人開設性產業服務,但是會去宮廟,就像有人當黑道會去機場搭飛機一樣。

關於年輕人聚集

最後年輕人聚集,我看這和以前上一代的護家盟說「網咖」聚集黑道流氓洗錢和賣毒一樣,純粹就是找個倒楣象徵來罵,所有的罪名全部冠上去,然後說是社會毒瘤就好。只要是有人會進去裡面,然後神秘的東西就可以盡量說那是黑道流氓控制之處,只要門口還有青少年抽菸,你就可以盡情污名。

你會說,只要消滅網咖和電動,孩子就會認真讀書、好好上學、遠離毒品、拒絕幫派和壞朋友嗎?

台灣不缺酸民,缺的是理解事實的人

最後我要說,如果你認為任何反對政府政策的人都要用抹紅來打壓,那和中國共產黨把周子瑜當作台獨打壓一樣卑劣,現在用抹黑來打壓,也是和國民黨時代把所有台獨份子都當黑道送辦一樣卑劣,你如果認為所有的人反對都只是為了錢而發言,那如同把反強拆屋徵收的釘子戶都當作是補償,還是卑劣。

所以要討論就一個一個討論,討論滅香就滅香,不要扯洗錢,討論地方文化就不要亂扯黑道,討論陣頭不要硬扯毒品。一個一個來。

台灣不缺酸民,缺的是理解事實的人。

作者介紹│林立青

一個市場養大的孩子,如同台灣人的生產履歷般,照著考出來的分數選擇學校,照著這樣的模式一路讀完了私立科大。畢業後拿著文憑進了工地,就在工地現場從事監工至今。

現實專長為搬弄、造謠和說謊,用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編織的謊言能夠吸引憐憫,搬弄而成的印象可帶來同情,造謠之後好求取寬容。如此而已。

會寫作的原因只是想找回真實,因為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後,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將平日堆疊在自己和周遭人的謊言謠言一句句抹去。留下一個完整如初,卻又無法訴說感受的現實人生。我躲在文字之中,對自己說話。

著有《做工的人》一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林立青臉書

責任編輯/謝孟穎

【好物推薦】今夏消暑提案,DIY冰淇淋這樣做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