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一個休學台灣男孩,15歲成北京軟體工程師?出逃「學歷至上」鬼島,他看見世界

2017年07月27日 15:57 風傳媒

周奕勳腳踩著招牌涼鞋,手握著剛買的數位相機,走在台北街頭,為他的「兩岸高中生思想差異」的紀錄片尋找素材。和周奕勳幾次的拍攝相處,早已忘了他只是一個大人口中的「孩子」。

九歲就自學寫程式,今年從高一休學,目前在北京擔任軟體工程師,現年只有十五歲的他,已領著超過台灣大學畢業生的三倍薪水。

二月,他應邀到高雄高商與母校後勁國中,進行數場演講,熟練且不怯場,「社會是美好的嗎?」「墓碑上想刻什麼?」他用單薄的身驅,提出了或許連成年人都不曾思考的巨大問題。但沉甸甸的問題,丟向一張張稚氣的臉孔裡,猶如石落水面,消沉無跡。

他的國中班導師江曉慧形容:「他骨子裡就是個外國人。」

只是,看似領先的人生,我卻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種「矛盾」的孤獨。

他「本真」地脫離了八股的教育模式,但提早落入一個更大的社會制約;他無法忍受高中生的幼稚,但又渴望當學生的單純;他擁有青春期的身體特徵,但言語又有著社會訓練後的老練精明;他廣交議員、創業家、機師等眾多朋友,但又顯得比同齡者更加孤獨。

如果人生往往是由一連串無聊、重覆且平凡的景致所組成,人們得在這沉悶的風景裡停駐、忍受、發現與緩慢前行,好奇的是,周奕勳這台「特快車」,接下來將駛入哪一段風景裡?他要直達哪一個目的地?

周奕勳帶著剛買的數位相機,在街上尋找素材。他計畫拍攝一部關於「兩岸高中生思想差異」的紀錄片。他好奇兩岸學生在教育與文化的差異下,對於同一件事的看法有何不同。
周奕勳帶著剛買的數位相機,在街上尋找素材。他計畫拍攝一部關於「兩岸高中生思想差異」的紀錄片。他好奇兩岸學生在教育與文化的差異下,對於同一件事的看法有何不同。
周奕勳高一休學後在台灣Brocas軟體公司擔任Node.js全端開發實習生。目前則在北京木果天地任職Node.js全端工程師。在平均年紀30-40歲的工程師中,他的臉孔顯得特別年輕稚嫩。
周奕勳高一休學後在台灣Brocas軟體公司擔任Node.js全端開發實習生。目前則在北京木果天地任職Node.js全端工程師。在平均年紀30-40歲的工程師中,他的臉孔顯得特別年輕稚嫩。
二月底,周奕勳應邀至高雄高商演講,有學生圍著他問問題。
二月底,周奕勳應邀至高雄高商演講,有學生圍著他問問題。
中場休息,周奕勳形單影隻的身影和高中生的群體生活形成對比。
中場休息,周奕勳形單影隻的身影和高中生的群體生活形成對比。
教室曾是周奕勳逃離的場所,但畢業後卻反被邀請回母校演講,和學弟妹分享如何做自己。
教室曾是周奕勳逃離的場所,但畢業後卻反被邀請回母校演講,和學弟妹分享如何做自己。
在東方唯有「用功讀書」才有出路的升學體制下,周奕勳是少數在極早就有「做自己」意識的異數,也難怪他的班導師形容周奕勳骨子裡是個西方人。
在東方唯有「用功讀書」才有出路的升學體制下,周奕勳是少數在極早就有「做自己」意識的異數,也難怪他的班導師形容周奕勳骨子裡是個西方人。
一天完成了四場演講,離開高雄,面對明天又即將到來的工作生活,周奕勳一臉疲憊。
一天完成了四場演講,離開高雄,面對明天又即將到來的工作生活,周奕勳一臉疲憊。
清晨五點,周奕勳拖著行囊,準備搭車到機場,前往北京。
清晨五點,周奕勳拖著行囊,準備搭車到機場,前往北京。
雖然認為學歷無用,但周奕勳仍渴望能回到校園,重拾當學生的美好單純。問他對於未來有什麼計畫,周奕勳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活得開心就好!」
雖然認為學歷無用,但周奕勳仍渴望能回到校園,重拾當學生的美好單純。問他對於未來有什麼計畫,周奕勳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活得開心就好!」

文、圖/侯俊偉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周奕勳—15歲軟體工程師的超齡人生)
責任編輯/鐘敏瑜

【好物推薦】把啤酒變好喝的秘密大公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