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40年前的動聽老歌–回顧楊耀東的音樂之路

2017年08月11日 15:29 風傳媒
一九八○年的楊耀東,年輕而有型。(圖/曹郁美提供)

一九八○年的楊耀東,年輕而有型。(圖/曹郁美提供)

楊耀東為金韻獎選拔出來的歌手,外型高大俊帥,1978年唱了邰肇玫創作的「山裏來的女孩」受到矚目。此後金韻獎系列一路長紅,讓新格唱片走路有風,不免把原有的流行藝人劉藍溪等人晾在一邊。

一天,不知誰對唱片主管姚厚笙建議:你們為什麼只做學生歌手?在現有人才之中找具有明星氣質的來栽培成流行歌手,不也是一條路嗎?當時黃仲崑已在歌林唱片展露頭角,陽光男孩的形象甚討人喜歡,那麼新格唱片是否也可以如法炮製?於是楊耀東被姚先生視為第一人選,便約談他、簽下合約,著手為他籌畫首張專輯。

正進入找歌、收歌的階段,一位自美返國的年輕人毛遂自薦,帶來了創作曲令人眼睛一亮,他名叫葉旋。製作人拿其中兩首歌給楊耀東唱,便是「早安晨跑」與「小時候」。推出之後反應平平,倒是洪光達、馬兆駿寫的「季節雨」日後成了楊耀東的招牌曲。

(圖/曹郁美提供)
唱紅「星期六」的楊耀東,兼具陽光與憂鬱的雙重特質。(圖/曹郁美提供)

這位葉旋個性開朗健談,作風洋派,果然是美國回來的。一聊才知他是畫馬知名的葉醉白之公子。而葉夫人鄧女士(不確定是否姓「鄧」)是以前臺北一女中的體育室主任。

一位是退役少將兼水墨畫家,一位是女子體育健將,他們的兒子擅長作曲,這家人的組合很有趣。不過葉公子說他的父母不和,早已離異。其他的我們不好多問,然後這位名門之後消失了一陣子,大約是返美去了。

說起畫馬,據說歷史上有三位名家,一是唐代的韓幹,二是清末民初的徐悲鴻,三是寓居臺灣的葉醉白。醉白先生受宋代梁楷水墨寫意風格的影響,筆下的馬兒自由奔放、充滿生命力,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他官拜少將,自稱「半生戎馬、半生畫馬」,其畫作在拍賣市場身價甚高。葉老先生於一九九○年病逝臺北,享年九十。

(圖/曹郁美提供)
畫馬名家葉醉白,其馬兒馳騁紙上,成為收藏家的最愛。(圖/曹郁美提供)

過了一兩年,要籌備楊耀東的第二張專輯,葉旋又出現了。這回他帶來一首歌讓楊耀東唱跳得有聲有色,並且躋身流行音樂界,這首歌便是「星期六」。

「星期六」的第一段歌詞說:「穿上工作服,滿身是油污,中午吃便當,晚上擠公車,但是我心中充滿了快樂…」活脫是藍領階層的心情寫照。進入副歌則是:「星期六,星期六,腳步接近了;星期六,星期六,明天星期六。打一個電話,梳一梳頭髮,換上牛仔褲;帶著女朋友,輕鬆地走在,寬廣的大馬路。」

整首歌以舞步節奏、率性而熱烈的唱腔,重現貓王時代、美國酒吧的氛圍。唱片公司安排兩位妙齡女郎與楊耀東一起歌舞,在電視上、晚會上出盡鋒頭。以後楊耀東與王夢麟、黃仲崑一樣,逐漸往電視、秀場發展。

回溯楊耀東在新格唱片的這幾年,其代表作恰分三種類型:

第一,「山裏來的女孩」傳遞少男少女對愛的羞怯與嚮往,是典型的校園歌曲。

第二,「季節雨」有創作者洪、馬之一貫風格:唱出失戀者的心情;與「木棉道」、「散場電影」、「風中的早晨」係同一屬性,也是洪、馬二人在金韻獎時代極為膾炙人口、令人難忘的作品。

第三,「星期六」為楊耀東的轉型之作,讓他向「流行」靠攏。即使他後來轉往東尼唱片發展,唱出自創曲「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受到好評,但似乎從此遠離了校園。

楊耀東有異性緣,但結束了幾次感情生涯,目前與家人定居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已十餘年,在當地經營餐飲生意。他說:「很多亞洲客人來我店裏吃燒餅油條,為的是一解鄉愁。」偶然遇到大型演唱會邀約,他會特地返臺演出。

至於葉旋,你在哪兒?謝謝你提供熱力四射的「星期六」給我們。還有葉醉白先生,您的馬兒一躍千里,堪稱當代畫壇傳奇哪。

(圖/曹郁美提供)
楊耀東(右)與父母、姐姐定居美國,一家人感情緊密。(圖/楊耀東、曹郁美提供)

作者簡介|曹郁美

東吳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前金韻獎資深企畫

本文原刊於2016年11月7日人間福報-縱橫古今版(原標題/搖滾吧,星期六!)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