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歷史英雄還是殘忍暴徒?偉人銅像到底該不該拆?聽聽藝術家怎麼談美國銅像爭議

2017年08月23日 11:06 風傳媒

2017年8月12日,數百個白人民族主義者和新納粹分子在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市舉行了「右翼集會」,抗議「拆除羅伯特·李雕像」的計畫,擁護此計畫的一方則高舉「黑人命也是命」的大旗,該抗議隨後演變成一場暴亂。

雕像到底該不該拆?一些學者認為:這些作品不應該被毀掉,只要加一些闡釋性的文字,或轉移到合適的地方,作為歷史遺產供人參觀研究,便好過堂而皇之地作為曾經的壓迫標誌矗立在公共場合。如果人們能夠讀懂作品背後的含義——藝術語言之上的語言,在爭論四起、輿論嘈雜的環境裡就可以保持清醒、客觀、理性。

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市的羅伯特·李雕像。(圖/澎湃新聞提供)
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市的羅伯特·李雕像。(圖/澎湃新聞提供)

這個八月,美國上演了「南北戰爭」續集。2017年8月12日,數百個白人民族主義者和新納粹分子在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市舉行了「右翼集會」,抗議「拆除羅伯特·李雕像」的計畫,擁護此計畫的一方則高舉「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大旗,該抗議隨後演變成一場暴亂。羅伯特·李何許人也?維吉尼亞州上流社會成員、奴隸主、南北戰爭後期任南方聯盟總司令。1865年,他在南方聯盟彈盡糧絕的情況下投降北軍,結束內戰。

之後,美國總統川普的態度再次為這次暴動燒了一把火。他稱羅伯特·李之偉大堪比喬治·華盛頓,而且李的雕像充滿了美感,拆除定然是一種「損失」。川普言論還稱:「在爭執的雙方裡,也有很好的人……我看到的畫面和你們一樣。」暫且不論這種含糊不清的言論將把美國政治引向何方,單從雕像本身出發,到底該不該拆?

歷史上,出於社會、政治或宗教原因,對藝術品進行拆除、銷毀、改頭換面的事情屢見不鮮。埃及的王朝時期,法老雕像經常遭到醜化,繼任者可能居心叵測地「改造」前朝法老雕像;在北歐,羅馬天主教會將清教改革時期的藝術統統銷毀;德國納粹時期,「墮落」藝術遭到大清洗;近期有塔利班組織摧毀巴米揚大佛,令人扼腕歎息

2003年,巴格達一座薩達姆·侯賽因的雕像被拆除。(圖/澎湃新聞提供)
2003年,巴格達一座薩達姆·海珊的雕像被拆除。(圖/澎湃新聞提供)

將藝術品作為發洩與破壞物件值得人們深思。最近引發爭議的還有兩件作品,一件是達娜·舒茨(Dana Schutz)繪製的《打開的棺木》(Open Casket),紀念被害的非裔美國青少年艾米特·提爾(Emmett Till);另一件是山姆·杜蘭特(Sam Durant)的雕塑「絞架」(Scaffold),引發本土裔美國人的激烈反響,被譴責為「勾起他們種族滅絕」的回憶。這兩件作品並沒有擁護南方邦聯制或奴隸制,也並非公共紀念雕像,為什麼也引發如此大的非議? 

藝術家亞當·彭德爾頓(Adam Pendleton)的一段話或許可以稍作解釋:「這些不是藝術品,而是政治宣傳物。把它們等同於藝術品是不對的。它們是政治的喉舌,它們的含義一點也不模糊,就是政治性。相較於政治性,它們的藝術價值是非常弱的。我們不會去想背後的藝術家,或是藝術家的意圖,而會集中在它們的政治指向上。」

達娜·舒茨的作品《打開的棺木》。(圖/澎湃新聞提供)
達娜·舒茨的作品《打開的棺木》。(圖/澎湃新聞提供)

而對於羅伯特·李雕像來說,情況可能更糟,因為它進入公共視野的主要作用在於誤導人們,讓人們誤以為它是在悼念一位「英雄」,或一段「不可磨滅的歷史」,但實際上,它建造的背景正是白人至上主義極其活躍以及種族暴力猖獗的時期。

對此類作品持保護意見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者霍利斯·羅賓斯(Hollis Robbins)認為,無論怎樣,它們也是藝術家的作品。它們創作背後的美學動機一定多過政治動機。基於此,藝術界的許多人士還認為,應該區別個人作品與公共作品,因為很多公共作品都是由政府支援的,是官方授權的藝術品,但個人作品與政治干係不大。然而這些作品也不應該被毀掉,只要加一些闡釋性的文字,或轉移到合適的地方,作為歷史遺產供人參觀研究,便好過堂而皇之地作為曾經的壓迫標誌矗立在公共場合。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特勒姆市一座南方邦聯士兵的紀念碑被推倒。(圖/澎湃新聞提供)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特勒姆市一座南方邦聯士兵的紀念碑被推倒。(圖/澎湃新聞提供)

《紐約時報》有評論員指出,這些作品必須轉移到別的環境裡去,比如博物館,無論現存或定制的,大都市還是小區域的。可以供人參觀,但必須加以管理,保持其政治意圖。博物館不可偽裝意識形態中立,而需要講真話。現有的博物館(例如大都會博物館)目前的作用與邦聯的雕塑類似,本質是在引導人們去吸收、認同某種意識形態。如果人們能夠讀懂作品背後的含義——藝術語言之上的語言,在爭論四起、輿論嘈雜的環境裡就可以保持清醒、客觀、理性。

紐約城市大學的保安看護著布朗克斯社區學院的羅伯特·李胸像。(圖/澎湃新聞提供)
紐約城市大學的保安看護著布朗克斯社區學院的羅伯特·李胸像。(圖/澎湃新聞提供)

針對拆除夏洛特維爾紀念像與其他一些雕塑的提案,川普發推特稱:「現在要拆羅伯特·李、斯通維爾·傑克遜,下一個是誰?華盛頓還是傑弗遜?太愚蠢了!你不能改變歷史,但你可以從中吸取教訓。」但一些學者認為這一觀點並不對:你可以改變歷史,因為你可以改變看待歷史的視角。歷史的視角從來不是固定的,也許某些學者挖掘出所謂的實證「史料」,就可以改變歷史,重新鋪設歷史軌跡,得出完全不同的結果。公眾能做的應該是收集客觀證據,無論好壞,將它們保存並流傳下去。

文/李亞迪 編譯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思想》(原標題:羅伯特·李雕像該不該拆,聽聽藝術家怎麼說)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