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佛朗明哥界傳奇舞者,卻慘遭家暴18年,她在晚年重返舞台,「踏」出自己的新生命

2017年10月05日 15:08 風傳媒

「當我跳舞的時候,彷彿一道光照著我。這才真正感覺到活著。跳舞時的我好幸福,因為我天生就是注定要來跳舞的。」

恰娜(La Chana)縱橫佛朗明哥舞壇多年,卻在事業最高峰時陡然自水銀燈下消失。原來,他長期受到丈夫家暴對待,身心靈受盡折磨的他選擇離開最愛的佛朗明哥。本片記述他回憶過往的舞台人生,娓娓道來當掌聲響起時,他是如何切身體悟到自己「活著」?以及當他黯然離開舞台,多年後又重新回到台上,身體老去、靈魂獲得新生的滋味又是什麼?

恰娜自幼即被叔叔發現跳舞的天份,隨後便跟隨叔叔巡迴演出,開創事業。十七歲,恰娜遇見了她的丈夫,隔年生了一個女兒。當時恰娜在舞廳跳舞,西班牙藝術家達利整天看他演出。著名英國喜劇演員彼得謝勒於此同時發掘恰娜的舞蹈天份,應邀他赴義大利拍攝《波波一族》(The Bobo,1967)。恰娜回憶道「我們從早上八點拍到晚上八點,拍了八天,我很奮力的演出每一場。每天八小時不間斷。突然有一天,再也撐不住了,我跟攝影劇組說:『拜託我跳完最後這一次就不跳了』。」跳舞六十四小時,身體消耗殆盡,淬煉出的是最純粹的藝術靈魂。當恰娜最後一拍跳定時,「我只聽得見自己的喘息聲」。

或許對恰娜而言,這才是活著的滋味——身心靈都必須經歷磨練與消耗,在反覆的節拍中,不斷震動自己,耗盡肉體生命,淬煉藝術靈魂,進入到狂喜(ecstasy)的狀態中。這並非是單向的生命體驗,而是當你駐足在這樣的狀態中,現實生活中的觀眾會報以掌聲回饋,認同你、讚嘆你。《永舞止境》不斷讓我們看到恰娜「淬煉靈魂」的過程,文字很難表述這段體驗,它是非常官能性的——你必須打開自己的感官,隨著恰娜的節奏,一起呼吸,一起感受活著的滋味。年邁的恰娜,縱使肉體老去,但心靈卻永保青春。片中,他坐在椅子上,教導年輕舞者如何跳舞。他必須在學生的攙扶下,來到休息室,對著腫脹的膝蓋噴藥。是的,恰娜再也無法像過去那樣肆無忌憚地揮灑自己的生命。現實告訴他,時間是有限的。然而,正是有限的肉體生命,對應著無限的藝術光彩,格外使得《永舞止境》深感人心。影片最後,恰娜重返水銀燈下。開演前十五分鐘,他和演出者一同禱告,說「這很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演出了」,再一次讓我們發現時間的不可逆,以及接下來將可能爆發的璀璨藝術能量。恰娜屏息以待,在攙扶中緩緩走到水銀燈下。這是多麼夢寐以求的時刻?活著,每一刻,都是最後一刻。在時間流動中,恰娜開始了他的步伐。每一秒、每一拍,都在訴說著他一生的故事。這裡面有許多不為外人所知的辛酸血淚,最後,都被恰娜踩踏出藝術的結晶。

2017 CNEX主題紀錄片影展
活動日期:9.22 - 9.26  光點華山  9.22 - 10.5  Giloo紀實影音
購買:2017 CNEX主題紀錄片影展【人生好難選擇不難套票】

文/王振愷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