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小姐竟成最受日本女性歡迎的職業之一?她深入歌舞伎町,拍下光鮮背後的無奈辛酸…

2017年11月20日 15:48 風傳媒

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系的日本,經濟近年持續疲弱。在工時過長、職場的性別歧視及收入不穩的情況下,不少女性都擔任陪酒女郎。雖與性交易無關,但在過去仍被大多數女性避之不及。攝影師深田志穂,就中國的媒體所托,走訪了新宿歌舞伎町,以女性的角度拍攝了陪酒女郎的眾生相。

攝影師簡介:

深田志穂,新聞攝影記者。出生於東京,工作據點在北京。大學時主修英語,之後在紐約的時裝及廣告公司工作。作品曾在《紐約時報》、《Newsworld》等媒體發表。亦曾拍攝過Microsoft、Nike等電視廣告。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2012年7月23日,日本東京,24歲的ku,她說她16歲就嚮往能成為陪酒女。(圖/深田志穂)

根據東京文化學研究所針對1154名女高中生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酒吧陪酒女在40個受歡迎職業中排第12位,公務員列第18位,護士列第22位。面對職場的性別歧視,這一收入相對豐厚、環境時尚光鮮的謀生方式,成為越來越多日本年輕女性嚮往的工作。日本在戰後的幾十年中,將「陪酒文化」作為公關業的重要一部分發展成了一門可觀的產業。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新宿靖國通北側的歌舞伎町,是全東京最大的一個紅燈區。在這只有0.3平方公里的街上,各種店鋪約3000多家,各種酒吧、遊戲場、俱樂部、夜總會、舞廳、旅店、影院等不少於200多家。 入夜,歌舞伎町燈火通明,喧鬧異常,其中不少店營業至天明。(圖/深田志穂)

作為一個注重外在言行的國家,日本的社會地位尊卑分明,來自社會和家庭的壓力較大,無論同事還是家人,都不是傾訴的好對象,所以排解壓力尋求安慰的方式,便轉而向外——這就是陪酒女這樣的職業長期存在的原因。 陪酒女,是在不涉及性交易的前提下,讓異性客人開心的工作。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到了晚上,陪酒女Ku來酒吧上班。(圖/深田志穂)

在歌舞伎町管理多家俱樂部的經理三浦建太郎稱︰「愈來愈多來自不同背景的婦女想當陪酒小姐。現在做陪酒小姐,已不那麼不情願。事實上,這份工作已被很多年輕女性視為很有吸引力的工作。」

據初步統計,東京有13000名陪酒女。據RecordJapan網站於2012年8月3日報道,日本一家人力資源公司公佈了一個令人意外的調查結果,30%的陪酒女郎白天為職業白領在公司上班。該調查結果也使得「陪酒女郎」這個人氣職業,在人們心中形成了一個與以往完全不同的印象。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工作時的ku,需要花大量的時間與客戶到酒吧外約會。她正在為一名男顧客服務。 (圖/深田志穂)

陪酒女除了計時收費外,還能從酒類收入裡提成,而客人在酒吧俱樂部消費的酒類,其價格往往是實際價格的五倍以上。 當然,不同陪酒女之間的收入存在很大差距,底層普通陪酒女的收入甚微。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一家酒吧內,21歲的可可在化妝。(圖/深田志穂)

除了豐厚的報酬,陪酒女時尚的打扮、夜夜笙歌的生活方式,也吸引著年輕女性把陪酒女當作一份嚮往的職業。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一家酒吧的更衣室內,一位陪酒女開始工作前更衣。(圖/深田志穂)

然而,日本仍是一個男權主義社會,陪酒女的工作並不能完全擺脫「不正派」的形象,其光鮮亮麗的背後隱藏著種種無奈。要成為出色的陪酒女,除了長得要漂亮身材要好,還需要經過專門的訓練,除了要會聊天陪笑勸酒,連端茶、遞毛巾、點煙等小事都有嚴格規定,每個動作,每句話都要恰如其分。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21歲的可可在更衣室內整理衣服,即將開始她當晚的工作。(圖/深田志穂)

東京東洋英和女學院大學久美子教授說,僅管加入陪酒女行列的女性群體更加多樣化了,但這一職業吸引的大多只是底層的女性,日本的中上階層是斷然不會把它當做嚮往的職業。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可可在酒吧更衣室內自拍。(圖/深田志穂)

陪酒女的工作吃的是青春飯,只有少數幸運的女孩能夠借此實現自己的夢想,即遇到富有的「白馬王子」。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24歲的陪酒女Yuka。她說她已經開始向顧客撒謊,將自己說得年輕一些,她擔心顧客會嫌她老。(圖/深田志穂)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一位酒吧陪酒女孩在更衣室內展示她的手指甲。(圖/深田志穂)

為了吸引固定的客戶,陪酒女必須經常到高級的髮廊做頭髮,買高檔的服飾等等,甚至在情人節的時候為客戶準備情人節禮物。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21歲的陪酒女阿雅。在她16歲時她的父母離異,之後她就成為了一名酒吧陪酒女。(圖/深田志穂)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阿雅在她租住的公寓內,上班前一邊刷牙一邊給客戶發短信。(圖/深田志穂)

日本女性問題專家說,日本公司的苛刻環境,特別是要求員工從早晨工作到深夜,這令很多女性選擇放棄普通公司職員的工作。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圖/深田志穂)

整個日本,女性在就業上仍然受到公然的歧視。1986年日本頒布了《平等就業機會法》,但日本女性至今仍面臨著收入低、升遷難以及多為臨時崗位等工作上的問題。在日本,只有65%的女性受過高等教育,她們的平均收入只是男性收入的三分之一。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21歲的陪酒女阿雅,正在與一名顧客聊天。(圖/深田志穂)

21歲的陪酒女阿雅,說她非常想放棄陪酒女的工作,但是她沒有什麼文憑,她不知道除了陪酒女的工作外,她還可以做什麼。她曾經在東京成田機場的免稅商店工作,她說一點也不懷念當時的工作,「白天的工作,他們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那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工作。」

(圖/取自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言人文化提供)
一家酒吧更衣室內的煙灰缸,熄滅的煙頭上留著陪酒女的唇印。(圖/深田志穂)

由於日本持續的經濟不景氣,女性相較男性,在就業上受到更大的衝擊。對東京的陪酒女來說,800多家酒吧的消失,將帶給她們新的挑戰。

文/ 言人編輯部・說故事的人

圖片/  攝影師深田志穂網站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情色文化/東京陪酒女郎眾生相)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