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簡陋貨櫃、無窗地下室…為進城追夢,你願意吃多少苦?10張照片,看盡蟻居族的最深困境

2017年11月17日 11:23 風傳媒
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人人湧向大城市追夢,但是高漲的房價,往往逼人屈就於極不舒適的狹小空間居住。(圖/言人文化提供)

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機會,人人湧向大城市追夢,但是高漲的房價,往往逼人屈就於極不舒適的狹小空間居住。(圖/言人文化提供)

生活費、房價不斷飆漲,在寸土寸金的城市內,擁有一塊可以安身立命的房子變成了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這問題不只發生在台灣,現在連對岸中國大陸(包含香港)也面臨了相同的困境。

城鄉發展畸形的懸殊差異,造成許多人努力遷移進城市,尋一個發財夢,捨去了鄉下寬廣的家,擠進城市苛刻的生活環境,真的尋得了夢嗎?沒人知道,但這樣擠在城市當中,只求一張床的擁塞生活方式,衍伸出了「蟻族」這個比「蝸居」還慘的名詞,代表這群努力追夢、擁有高智商卻無發展空間、為省生活費而群居的弱小族群。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每年高速增長的經濟數字背後,中國出現稱為「蟻族」的現象,這些同樣住在極為逼狹的房子中的人,卻不是傳統下的弱勢社群,而是每年供過於求的大學畢業生。

最近十年,中國的畢業生持續高速增加,但社會上的工作崗位卻追不上這個速度,單以2008年計,已有超過 100 萬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又或是僅能找到收入微薄的職業,但為了追求更好的前景,他們依然努力擠進大城市,例如上海,並以僅餘的收入租住這些與劏房無異的蝸居。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這些「蟻族」所居住的地方,或是一個房子劏成多間的小房,或是地下室內沒有窗的空間,又或是多人合租一個套房之類,不少都是整個生活設施全擠在一房間內。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蟻族」這個名字,據說是用來描寫這些族群是努力的、群居的、弱小的,雖然擁有不錯的智力程度,但仍默默在擠逼的環境裏掙扎求存。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這些在上海、武漢、北京之類的蟻族,其實與香港的情景越來越相似,擁有高學歷但沒有足夠收入、擠進城市一角謀求發展機會、與經濟發展不正比例的簡陋蝸居……社會上常有聲音要「取締劏房」,問題是,那永遠只能做做樣子,因為他們不是被人逼去住,而是除了這些地方,他們並無其他選擇。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不要以為這裏的人都是好吃懶做之輩,相反,他們都有努力工作,但社會發展結構扭曲,貧富懸殊,這是比現實更現實的影像。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為了未來,你願意吃幾多苦呢?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其實除了這些典型的蟻族,中國本身亦有很多低下階層,是住在這些劏房裏的。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甚至是住在貨櫃裏。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如果你對於這個現象感到興趣,可以看看 NHK 製作的紀錄片《蟻族日記》,相當詳細。

文/ 言人 編輯部・說故事的人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風情文化/大時代裡的小世界—中國「蟻族」的蝸居)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