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開始嚴格培訓,練就極致優雅、精湛舞藝!17張珍貴照片,一窺神秘的藝妓養成…

2017年12月11日 17:00 風傳媒
一位經驗豐富的藝妓對著鏡子調整妝容,她們正乘坐出租車趕往工作的地方。(圖/言人文化提供)

一位經驗豐富的藝妓對著鏡子調整妝容,她們正乘坐出租車趕往工作的地方。(圖/言人文化提供)

400年來,藝妓一直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但許多西方人仍然帶著另類眼光看待她們。她們經常被誤認為妓女,事實上她們只出售自己的才藝而不是身體。她們之間形成一個小圈子,一般人很難窺探她們的生活,從而造成了人們對她們生活的好奇和興趣。

但是現在,一個西班牙攝影師被允許近距離接觸這個神秘行業,了解她們的日常生活。

藝伎 (げいぎ) 在不少西方人眼中,就是會賣藝的妓女,但據 Daily Mail 報導,西班牙攝影師 Lucas Vallecillos 被允許進入日本京都的「置屋」,真實拍攝藝伎與見習藝伎 (舞子) 的訓練與生活,據他所述,今日的藝伎是一種重視技術、藝術、傳統秩序的演藝工作者。最大的挑戰,或許來自於現代社會文化的衝突,例如舞子會因為被禁止使用手機,而離開此行業。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一般的遊客很難深入了解藝伎的生活,但事實上,她們要接受大量的訓練,包括音樂、舞蹈、待客之道等,而且一如日本其他團體,階級觀念亦非常濃厚。

一開始,藝妓初學者不能被稱為藝妓,而是要以舞妓(藝妓學徒)的身份進入藝妓館生活與學習,同時,不可以再穿著現代服飾,要改穿和服。從這些女人的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她們不僅需要穿著傳統的和服,出門工作時還要畫上獨一無二的奇特妝容。

滿足異性的精神欲望而非簡單的肉欲才是這門藝術的精髓所在,通常,她們會在伎館或者茶屋進行才藝表演。對於藝伎來說,她們幾乎與外界隔絕,而外面的人也並沒有多少機會了解她們。(圖/言人文化提供)
滿足異性的精神欲望而非簡單的肉欲才是這門藝術的精髓所在,通常,她們會在伎館或者茶屋進行才藝表演。對於藝伎來說,她們幾乎與外界隔絕,而外面的人也並沒有多少機會了解她們。(圖/言人文化提供)

她們要學習成為一流的招待,與客人之間保持愉快、不斷的傾談與相處,也要有出色的表演技術娛賓,而不是出賣肉體換取利益。雖然,一直以來都有不少人相信,當中有人是藉此賣淫的。

藝妓出售她們的才藝而不是身體,通常與她們交易的,都是上層社會有錢有勢的男人。(圖/言人文化提供)
藝妓出售她們的才藝而不是身體,通常與她們交易的,都是上層社會有錢有勢的男人。(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正式藝伎的收入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一次的服務費用在一萬五到兩萬台幣之間,而作陪整夜的費用則高達十萬,鑒於如此高的收入,再進行肉體交易也確實沒有必要。

在日本,邀請藝伎表演的客人往往都不是市井小民,他們非富則貴,有政界高官、企業家以及像盧卡斯這樣的文化研究人士。以日本最著名的藝伎巖崎峰子為例,她一生閱人無數,曾與美國總統福特、亨利·基辛格博士以及伊麗莎白女王等人會面,也算不枉此生。要能夠成為聚會圈子中的焦點,這也是相當不容易的造詣。

藝妓們被教導如何成為一個完美的女人以及如何侃侃而談。(圖/言人文化提供)
藝妓們被教導如何成為一個完美的女人以及如何侃侃而談。(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不過,相對鼎盛時期,現如今的日本藝伎產業也是走向了沒落,盧卡斯在與一位藝伎館館長的溝通中了解到,目前全日本從事藝伎業的人士不過百人,而且年齡偏大,雖然有不少人在藝伎館學習,但是在習得技藝後很多人還是選擇了退出。

藝伎一般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通常人們在公開場所只能見到行色匆匆的從住地趕往茶社,或從茶社趕回住地的藝伎。她們之間形成一個小圈子,一般人很難窺探她們的生活,從而造成了人們對他們生活的好奇和興趣。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正式成為藝伎之前,舞子須接受長時間的嚴格訓練。據指今時今日,那種賣身契之類的東西不再存在,很多女孩是為了興趣或榮譽之類才會來學習又或想加入此行業,但是部份年輕人忍受不了過於傳統的生活,要離家合宿受訓、要放棄日常的娛樂、遵守嚴格的規矩,中途就放棄的似亦常見。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十歲開始,經過大約五年的時間,學習文化、禮儀、語言、詩書、琴瑟、斟酒等課程。 小女孩通過入館成為幼徒,在職業藝伎身邊接受熏陶,而後升為實習藝伎,又稱舞伎。(圖/言人文化提供)
十歲開始,經過大約五年的時間,學習文化、禮儀、語言、詩書、琴瑟、斟酒等課程。 小女孩通過入館成為幼徒,在職業藝伎身邊接受熏陶,而後升為實習藝伎,又稱舞伎。(圖/言人文化提供)

她們的訓練和生活並不容易,成為一名藝妓被認為是一個偉大的榮譽和成就。開始訓練時,年輕的女孩都要日夜做家務,她們必須與其他學員共用一個房間,還必須幫助成熟藝妓穿著和做準備。當長輩回來時,必須跪在地板上歡迎她們回家。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從舞伎到藝伎的這段時間,所有的收入都是要上交給藝伎館老板,即使成為了正式藝伎,藝伎也只能拿到客人給的小費,由於藝伎館負責承擔藝伎的衣食住行,和服的花銷尤其不菲,所以直到老板收回了投資藝伎才有機會完全獨立謀生。

當然藝伎正式出道後,也可以選擇留在藝伎館,只是需要支付藝伎館的「冠名費」。這聽起來確實有點奇怪,但是不同的藝伎館確實代表著不同的消費等級。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從事藝伎一業,除去很少有機會與家人團聚,她們也並不能接觸到現代科技的便利,智能手機的使用就是被禁止的,可以出門購物但也十分受限,需要幾人同行。

不過藝伎一業畢竟是合法存在的,是否要堅持做下去完全取決於個人,如若中間遇上了自己心愛的人也完全可以脫離出去,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在離開前需要向藝伎館繳納一筆費用,算是「贖身」吧。

VALLECILLOS說:「女孩們從日常問候開始訓練,然後是幫助別人穿衣,也會在晚宴和幕後做事情,除了練習跳舞和彈奏樂器,她們就這樣過了一天又一天。有兩個實習生離開了,因為她們不被允許使用智能手機,她們沒法與家人溝通,最重要的是,無法忍受遠離家人。」

通常情況,舞伎會跟著前輩赴席,如果前輩是當紅名伎,那麽舞伎就很有機會一夜躥紅。 等到舞伎積累了一定客源,她們就可以正式成為藝伎,而這其中有一道不可或缺的儀式——換領。(圖/言人文化提供)
通常情況,舞伎會跟著前輩赴席,如果前輩是當紅名伎,那麽舞伎就很有機會一夜躥紅。 等到舞伎積累了一定客源,她們就可以正式成為藝伎,而這其中有一道不可或缺的儀式——換領。(圖/言人文化提供)
Vallecillos的照片讓我們能一窺這個受傳統約束的群體的生活。(圖/言人文化提供)
Vallecillos的照片讓我們能一窺這個受傳統約束的群體的生活。(圖/言人文化提供)

不過對於外人來說,尤其是鍾愛日本文化的西方人,藝伎依然是個非常封閉的圈子,除了在京都旅行會擦身而過之外,普遍外人仍難以得知她們的真實生活,深信她們是妓女的亦大有人在。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藝伎,象征的是高貴和典雅,與傳統的娼妓不同,她們賴以生存的基礎是精湛的歌舞表演而非出賣身體。而Lucas Vallecillos的照片讓我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這個傳統而封閉的小世界;其實藝妓們多年以來,一直保持著相同的生活方式,即便是與十幾年前的照片比較,也看不出什麼差別!

人們常常會用表面所看到的來去定義一件事情,但事實的真相真的是那樣嗎?藝妓包含的豐富文化是全球人民的寶貴財富;傳統文化是重要的歷史遺產,我們應該更加重視和保護它們,也許,隨著社會的進步,藝妓這個行業將會逐漸沒落、消失,但不可否認它曾為歷史添上一筆美麗的色彩。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文/ 言人 編輯部・說故事的人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風情文化/傳承400年的日本藝妓文化的現代生活)
責任編輯/趙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