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跟小孩說,他父母死了?心理治療師:見遺體是幫助孩子面對死亡事實的一種方式

2017年12月14日 10:57 風傳媒

孩子的年齡和發展階段,決定了他們對死亡的理解。對年幼的孩子來說,死亡是個十分抽象的概念,他們無法理解那是永恆的現象。剛上小學的孩童能理解死亡的不可逆性,十幾歲的青少年則常會覺得青春期已經夠難搞了,喪親讓事態更是雪上加霜。

告知真相

不難理解,所有與我諮商過的父母,都想保護孩子不受苦。直覺上,告訴孩子真相是錯誤的做法,無論是父母將死或葬禮相關細節等等,這些感受太悲傷、太可怕了。

但研究顯示,孩子會將這種保護視為排擠,長大後可能會對活著的父母始終存有怨懟,影響生活的各個層面。

我在本書想傳達的訊息很一致:孩童必須獲得和成人一樣多的資訊,這些資訊應該以適齡、具體的語言傳達。孩童傾向捏造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虛構出來的認知可能會比事實更可怕,因為他們的想像力無邊無際,對這些事又難以忘懷。

無論真相有多駭人,總是比謊言來得好,這也表示孩子可以信賴父母。請務必記得孩子會從周遭環境吸收資訊,他們可能是不小心聽到對話內容,或更糟糕的狀況─只聽到一半的內容,一知半解;他們也會對周遭大人內心的憂傷很敏感。讓孩子獲得具體知識來解釋他們所觀察到的事情,藉此瞭解有關死亡的種種,對他們的心理健康很重要。

研究顯示,在伴侶死後,母親通常還有餘裕給予孩子關愛。在此我們也應該注意到,活著的父親可能需要額外的幫助。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在伴侶死後,母親通常還有餘裕給予孩子關愛,但活著的父親可能需要額外的幫助。(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年幼的孩子

我發現年紀非常小的孩子,特別容易被排除在與死亡有關的事件之外。人們常告訴我:「他們不知道,就不會想念。」但我的經驗和發表過的研究,都駁斥了這一點。小小孩很有可能感受到活著的父母體內的憂傷,因此覺得不安。此外,死亡發生後,十分年幼的孩子可能會被大家推來推去照顧,缺乏單一或長期的照護者,這同樣會讓他們感到不安。

被剝奪掉這些回憶的孩子,成年後可能會將自己對此毫無印象視作一種傷害。除非死去的父母被創造出完整、豐富的意象,否則孩子將因這塊空洞受苦。活著的父母必須藉由故事和遺物建立亡者形象,讓孩子在餘生可以反覆運用這些寶貴的資源。

如何解釋一個人死了

告訴孩子壞消息極為困難,父母也可能覺得這麼做很難受,但務必要避免混淆感受和事實。可以請另一位家庭成員或親近好友在場支持你,以免你有時想不到適當詞彙。找一個安靜的房間,肢體靠近孩子。你可以這樣開頭,提示他們你要講一個壞消息:「我有悲傷的消息要告訴你...」接著盡量簡單直接地說出消息:「爸比今天早上死了……」若是很小的孩子,解釋「死了」是什麼意思:「當一個人死了,他的身體會停止運作。他的心臟不再運作,他不能動,身體會很安靜,一動也不動。死掉的身體不會感覺任何痛苦。」

你可能會需要隨著時間慢慢講述整個故事,例如告訴孩子父親死了,但詳細情形可以之後再講。讓孩子帶領你,如果他們真想知道更多,就明白說出事實,但要注意小心別一次塞給他們太多資訊。確認孩子明白你說的話,給他們時間吸收;讓他們提問題,如果他們重複問同樣的問題,最好重複同樣的答案。孩子其實跟成人一樣,他們不見得是不懂(雖然也可能是這樣),只是需要時間消化死亡的概念,因此有時候重複是必要的。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盡量簡單直接地說出消息:「爸比今天早上死了……」(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見遺體

許多人害怕看見所愛之人的遺體,這可以理解,我們可能因此強烈認為孩子也會有同感。但我們需要一個可以聚焦的記憶,讓我們知道那個人已經死了,不再歸返、無力回天。

見遺體是幫助孩子面對這個事實的一種方式,也能讓他們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這件事沒有規則可言,但孩子不應被強迫去做。坦然提起這個話題,誠實回答孩子的問題,並強調他們可以隨時改變心意。父母應該先見過遺體,才能評估是否適合孩子看;接下來,父母可以先為孩子做好心理建設,例如描述逝世的爸爸或媽媽現在的外觀、擺放遺體的房間佈置、哪些人在場,以及可能會發生什麼事。

帶著鮮花、卡片獻給死去的父母,能給予孩子寬慰,覺得自己也貢獻了特別的禮物。在當下和事後溫柔地支持、安撫孩子,這很可能有助於他們深入理解死亡的意義。請格外注意,不要只用口頭告知孩子哪些舉措得宜,而要實際以動作呈現。例如,你先觸碰、親吻遺體,孩子就知道這件事他們也能做。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你先觸碰、親吻遺體,孩子就知道這件事他們也能做。(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參加葬禮

我們可能以為孩子知道葬禮是什麼、為何要舉行葬禮,但除非孩子曾經參加過葬禮,否則他們不太可能真正明白葬禮上會發生什麼事。不過,即使孩子是在很年幼時參加葬禮,長大後對此毫無印象,他們仍然可能會很高興知道自己有參與;我從未聽說哪個孩子後悔參加葬禮。

跟孩子說起葬禮時,首先要解釋葬禮的目的,以及過程中可能發生的事。細節要視文化和宗教而定,但有一個普世適用的簡單敘述方式:「當有人死了,我們會舉辦一個叫做『葬禮』的特殊儀式。爸比死了,所以我們要為他辦葬禮。親朋好友會和我們在一塊,大家一起懷念爸比的一生。他的身體會放在一個特殊的箱子裡,那叫做棺材。別忘記,他死了,再也不會感覺到任何事。在葬禮上,我們會……(描述會發生的事)。最後,我們會帶著他的身體到墓園,挖一個很深很深的洞,將爸比的棺材放進去,這就是墳墓。爸比的名字會寫在墓碑上面,這樣大家就會知道他葬在哪裡。」

講到火化的時候必須很小心,依孩子的年齡選擇措辭,因為他們可能對焚燒父母的身體感到難過。關鍵在於強調亡者不會有任何感覺,你可以這麼說:「爸比的身體在火葬場時,會變成柔軟、粉狀的骨灰。骨灰接著會放進一個稱作骨灰罈的罐子,我們把骨灰罈放在……」

許多家庭發現,葬禮前一天到教堂或墓地十分有幫助,可以讓孩子知道葬禮會是什麼樣子、幫助他們想像,當天才不至於無法承受。另外,以錄音或錄影的方式記錄葬禮,可能會成為孩子長大後珍貴的資源。

孩子保護大人

如同我們想保護孩子,孩子也會想保護我們,因此不表現出自己在傷心。如果他們從悲傷很快轉換到開心嬉戲,很可能是在隱藏自己的不快樂。父母可以挪出一個特別的時間,確認孩子內心真正發生的事,例如在吃完午茶之後。

規律的例行事項

父母死後隨之而來的不確定感,可能讓孩子非常沮喪。我們希望安撫孩子,於是允許他們做一些平常被限制的行為,這完全可以理解。慰藉和紀律之間的界線很難劃清,大原則是最好盡可能謹守例行事項和日常紀律。有了熟悉的界線和架構,孩子更容易感到安全與穩定。

(圖/あおみどり@PAKUTASO)
慰藉和紀律之間的界線很難劃清,大原則是最好盡可能謹守例行事項和日常紀律。(示意圖非本人/あおみどり@PAKUTASO

作者|朱莉亞·山繆(Julia Samuel)

擔任心理治療與悲痛輔導師超過 25 年,在英國國民健保機構服務,也是英國威廉王子贊助的英國喪親兒童基金會創辦人之一。見過人生百態的她,工作任務就是在最悲痛的時刻「打擾」人們進行悲傷輔導。

本文經授權轉自商周出版《悲傷練習》(原標題:幫助喪親的孩童)
責任編輯/蔡昀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