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美好只是幻象?7張照片讓你看見最墮落低俗、旅遊書也不曾寫的真實日本…

2017年12月13日 10:15 風傳媒
日本攝影師薄井一議,不諱言的說出他就是喜歡昭和時代的落魄與低俗,希望當代日本不要以負面的角度看待過去的歷史文化。(圖/言人文化提供)

日本攝影師薄井一議,不諱言的說出他就是喜歡昭和時代的落魄與低俗,希望當代日本不要以負面的角度看待過去的歷史文化。(圖/言人文化提供)

人們總對過往時光富有懷舊之情,當今失落的美好,藉由過去所遺留下的蛛絲馬跡,找回點點往日情懷,日本的一切似乎總是充滿朝氣、色彩繽紛、浪漫又帶點情慾的味道,乍聽之下有沒有和你所認知的印象有些出入呢?

2011 年是平成 23 年,而 1926-1989 年是我們一般耳熟能詳的「昭和時代」,是由昭和天皇(裕仁)所統治的年間,昭和天皇在位期間長達 65 年,日本計算年份的方式是依據即位天皇的統治期間而命名做分割。

時而憶起的昭和時代,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完美,相反地它甚至是一個動盪又混亂的時代:歷經二戰、原爆、軍事佔領,戰後百廢待舉的鍋底蕭條、石油危機再到經濟泡沫化⋯。但昭和時代的日本是日本人至今仍無法忘懷的美好,那也是和平成年間的現在所沒有擁有的美好。許多日本國民仍時常緬懷著昭和時代,帶著鄉愁般地對記憶中的美麗溫柔鄉依舊有所憧憬。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攝影師薄井一議(Kazuyoshi Usui)1975 年出生於東京,1998 年畢業於東京工藝大學藝術學部寫真學科,曾獲得 2006 及 2011 年日本廣告攝影獎,目前工作生活於東京。

《Showa 88》由 Zen Foto Gallery 出版於2011年,四年後出版了續篇《Showa 92》。《昭和88年(Showa 88)》透過時空的幻想,擷取這個時代的美好片段,呈現出一個虛構卻永不落幕的昭和時代。依照年份推算,昭和 88 年便成了 2013 年,一個尚未到來卻似乎已發生的現在進行式。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自小對電影深深著迷的薄井一議,原本希望大學能專攻電影,從事商業攝影的父親卻建議他:「要能拍出好電影,必須從單張的攝影開始培養基礎功力。能成為好的攝影師必定也能成為出色的導演」。因此在薄井的作品裡不難看出許多角色設定和舞台佈置的精巧安排,像是透過戲劇張力在訴說人間情感般地,似真似假,真實的場景卻搭上虛構的角色扮演和情感。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對色彩掌控力極高的他,拍攝出了有別於奈良原一高、森山大道、荒木經惟的黑白昭和風景,用極具現代感的色調重新構造對昭和原風景的懷念。他著迷於京都、大阪那些殘存著一點點昭和時代的情與色的街區,通過影像顏色的調整,塑造一種時光遠去,物是人非的年代感。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當代的日本社會,藝妓、不良少年和傳統賣藝人等等,這些場景早已被視為都市邊緣文化,它們落魄又低俗。但對薄井一議而言,那些化著濃濃的妝的藝妓女子充滿時代的印記,街邊的叛逆少年更是飽含生命的爆發力,是冷漠的日本大都會中唯存的人性滋味,透過這些幻夢的影像,薄井一議展現了自己對於昭和時代的遙望和感慨。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談到昭和時代,攝影師薄井一議感情非常濃厚,他說:「現在的日本,面臨經濟上的停滯與不景氣,但是相比於過往,人們在物質生活上並不貧瘠,反倒是心靈上在昭和時代,雖然那時的生活困苦,物資缺乏,但有有求求生的力量,由人民的內心強而有力地爆發。那些體現出人性真實的一面,在當代卻被解讀為負面的形象,正逐步被社會唾棄。」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薄井一議覺得昭和時代其實最能代表日本特色,他想用影像告訴現在的日本青少年,經歷了侵略、戰亂,跌到谷底然後上下一心創造了經濟奇蹟,這個時代匯集了日本民族的恥辱與悲痛,堅強與華美。

一個瀕臨死亡的惡棍在瞬間閃過了一生光景,在那當下,他最後看見了燦爛的櫻花盛開,粉紅的溫暖將他包圍,照片中的街景皆取自於現代的日本,地點遍及東京、大阪、京都等地的商店圈和街道。

文/言人編輯 不老妹 Kristy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邊緣文化/《昭和88年》殘存的昭和時代情與色的街區,藝妓、不良少年和傳統賣藝人的都市邊緣文化)

責任編輯/陳憶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言人文化」運用跨媒體整合行銷模式,以打造流行品牌的概念包裝媒體,用視覺玩味的方式突顯出帶有故事、創意和有趣的主題文化,將難以親近的「文化」故事化,讓每個人都能成為都市生活中的文化玩家。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