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戰國時代的諸侯都紛紛跟風稱王?原來不只是為了面子跟排場,還有這層政治陰謀

2018年01月13日 06:00 風傳媒

司馬光在《資治通鑒》的開篇指出:「禮莫大於分,分莫大於名。」周禮是十分講究君臣名分的,一般諸侯在國內被尊稱為「公」,在外交場合則依據周王室所封的爵位和一些外交傳統來稱呼。然而東周時期王綱解紐、禮崩樂壞,春秋之時,楚國率先稱王,與周室抗衡;到戰國中期,十數年間,群雄競相稱王,天下形勢也為之一變。

三代楚君的稱王疑雲

《史記·楚世家》記載,在周夷王時代(公元前九世紀上半葉),楚君熊渠就立其長子康為句亶王,中子紅為鄂王,少子執疵為越章王。後來熊渠因畏懼周厲王的攻伐而去掉王號。

熊渠三子為王的記錄又見於《大戴禮記·帝系》,但是在《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外傳》中對此事又有不同說法:「楚三侯,所謂句亶、鄂、章,人號麋侯、翼侯、魏侯也。」這不禁讓人起疑,畢竟「王」和「侯」的差別還是很大的,且《大戴禮記》未明言熊渠是否稱王,《史記》之說不知是否另有所據,所以熊渠是否稱王一事暫且存疑。

楚公逆鐘(現藏山西博物院)表明熊通之前的楚君自稱為「公」。(取自澎湃新聞)
楚公逆鐘(現藏山西博物院)表明熊通之前的楚君自稱為「公」。(圖/澎湃新聞)

《史記》認為楚國正式稱王是在楚武王熊通時,但是《韓非子》在關於和氏璧的故事中記載了一位楚厲王:「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獻之厲王……及厲王薨,武王即位……武王薨,文王即位。」據此,則楚厲王是在楚武王之前。歷代史家多根據《史記》所載楚君世系,認為這位楚厲王是蚡冒,但根據清華簡《楚居》記錄,這幾代楚君的正確順序是若敖——蚡冒——宵敖——楚武王——楚文王,那麽《韓非子》中的楚厲王當對應宵敖熊鹿。《史記·楚世家》和清華簡《楚居》兩種楚君世系材料都是自楚武王之後才開始記載楚君的王號,對熊鹿都稱為宵敖。包山楚簡有「舉禱荊王自熊鹿以就武王」的記載,這是楚國後人祭祀先祖時的稱呼,也並沒有稱熊鹿為厲王。所以,「厲」或許是熊鹿謚號,但「王」之稱恐怕不妥。

熊通是楚人承認的第一位王,關於他稱王的來龍去脈,《史記·楚世家》有詳細記載:

楚武王三十五年(前706年),楚伐隨,隨曰:「我無罪。」楚曰:「我蠻夷也。今諸侯皆為叛相侵,或相殺。我有敝甲,欲以觀中國之政,請王室尊吾號。」隨人為之周,請尊楚,王室不聽,還報楚。三十七年(前704年),楚熊通怒曰:「吾先鬻熊,文王之師也,早終。成王舉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蠻夷皆率服,而王不加位,我自尊耳。」乃自立為武王。

從「先公」一詞可以推知,在熊通之前,楚國和周王朝的其他諸侯一樣,國君都是稱「公」的。楚國的祖先是周文王時代的名臣鬻熊,其後人熊繹被周成王封為諸侯。「子男田」說明楚國最初的封地並不大,根據《禮記》,子、男爵位的諸侯只有五十裏封地,但楚國通過歷代君主努力,到熊通時已經成為南方大國,眾「蠻夷」都俯首聽命,所以熊通才有底氣稱王。自此之後,楚君就與周王室在名號上相匹敵了。

楚武王及其夫人鄧曼塑像(取自澎湃新聞)
楚武王及其夫人鄧曼塑像(圖/澎湃新聞)

齊、魏徐州相王

齊、魏兩國稱王則源自一場外交陰謀。馬陵之戰,魏國慘敗於齊國,魏軍主帥太子申被殺。之後魏國在齊、趙、秦的叠次打擊之下損失慘重。魏惠王盛怒之下,曾想傾全國之力攻打齊國為太子申報仇,大臣惠施則勸諫說:「如果您真想報仇,那就應該變服折節去朝拜齊君,這樣必然引起楚王震怒。到時候您再派人遊說齊、楚,促成兩國爭鬥。讓兵精糧足的楚國去進攻強弩之末的齊國,齊國必然慘敗。」

魏惠王采納了惠施的建議,全力討好齊國,甚至表示願執臣禮朝見齊威王。齊國君臣自然大喜過望,齊相田嬰更是積極張羅朝見之事。不過齊國也不乏智士,張醜就向田嬰指出,齊國公然接受一個萬乘之國的朝拜,這是將齊國的地位置於秦、楚等國之上,必然會引起他們的反感,因為並沒有萬乘之國去朝拜他們。再則「楚王之為人也,好用兵而甚務名」,「為齊患者,必楚也」。田嬰卻不以為然,在他的主持下,公元前336年,魏惠王朝齊威王於東阿(今山東陽谷縣東北)之南,公元前335年,魏惠王朝齊威王於甄(今山東鄄城北)。

惠施(左)與田嬰(右)。(取自澎湃新聞)
惠施(左)與田嬰(右)。(圖/澎湃新聞)

出人意料的是,動靜已然不小,楚國卻無甚反應。於是惠施決定再加一把火——尊齊為王。這一下,輿論嘩然。齊國名士匡章質疑惠施:「您的學說主張‘去尊’,現在您卻尊齊為王,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惠施辯解說,齊君四處用兵就是為了「大者可以王,其次可以霸」,尊齊為王既滿足了齊君的虛榮心,又能讓魏、齊停戰而減少百姓傷亡,何樂不為?

雖然魏國的卑躬屈節讓齊國君臣有點飄飄然,但稱王之事畢竟大駭物議,齊國君臣底氣不足,未敢獨自稱王,於是「盛情」邀請魏君共同高升。公元前334年,齊威王和魏惠王會盟於徐州(今山東滕州市東南),互尊為王,史稱「徐州相王」。這也揭開了戰國時代諸侯稱王的序幕。

齊威王(右二)與魏惠王(右一)「徐州相王」。(取自澎湃新聞)
齊威王(右二)與魏惠王(右一)「徐州相王」。(圖/澎湃新聞)

這回楚威王可坐不住了,在他看來,齊、魏兩國君主這一舉動是妄自尊大,是對「王」這一尊號的褻瀆,更是對已經稱王數百年的楚國的挑釁。公元前333年,楚威王舉兵伐齊,在徐州這座極具象征意味的城市將齊軍打得落花流水,並虜獲齊軍主將申縛。趙、燕兩國也趁機伐齊,齊國陷入窘境。惠施借刀殺人之計最終成功。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有學者認為魏惠王在「徐州相王」之前就已稱王,主要依據是《戰國策·秦策四》「魏伐邯鄲,因退為逢澤之遇,乘夏車,稱夏王,朝為天子,天下皆從」這句話,但是細品此章全文,不難發現此章是概括敘述二三十年間列國興衰之勢,且人物、事件頗有錯亂。魏惠王曾在邯鄲之難(前354—前351年)結束後在服飾、車輛、宮室等方面僭用天子禮儀,「乘夏車」當即指此。此章作者應是將魏惠王僭越與稱王混淆為一了。

「徐州相王」之年(前334年)是魏惠王在位的第三十六年,《古本竹書紀年》記載這年魏惠王重新紀元,這種改元顯然是支持魏惠王此年稱王的最有力證據。

秦、韓稱王

秦自獻公、孝公以來,變法強國、勵精圖治,秦惠文王繼位以後,屢破魏軍,占領河西(今陜西中北部),臣服義渠。《史記·六國年表》記載,秦惠文王十三年(前325年)四月戊午(初四)「君為王」;次年,秦惠文王重新紀元。

秦惠文王(中)與韓宣惠王(右)。(取自澎湃新聞)
秦惠文王(中)與韓宣惠王(右)。(圖/澎湃新聞)

秦君稱王的當年,韓國也正式稱王。《古本竹書紀年》記載是年「五月,梁惠王會威侯於巫沙;十月,鄭宣王朝梁」。魏都大梁,故魏王又稱梁王;韓都新鄭,故韓王又稱鄭王。戰國時君主常見多字謚號,韓宣王就有三個謚號:宣、惠、威。《古本竹書紀年》前稱「威侯」而後稱「宣王」,與《史記·秦本紀》「韓亦為王」的記載相符。據此推斷,此年(前325)十月,韓宣王去大梁朝見魏惠王,雙方互尊為王。

魏、韓、趙、燕、中山「五國相王」

戰國中期,合縱和連橫兩方勢力展開激烈鬥爭,公元前323年,主張連橫的秦相張儀與魏、齊、楚三國的執政大臣在齧桑(今江蘇沛縣西南)會盟。主張合縱的魏國重臣公孫衍也組織了魏、韓、趙、燕、中山「五國相王」。之前魏、韓已經稱王,故此年正式稱王者是趙、燕、中山三國。

五國之中中山實力最弱,之前還一度依附於齊國。中山稱王的消息傳來,齊威王勃然大怒:「我萬乘之國也,中山千乘之國也,何侔名於我?」他算是深刻理解了當年楚威王的憤怒。怒氣難消的齊威王打算「割平邑(今河北南樂西北)以賂燕、趙,出兵以攻中山」。中山國連忙派策士張登遊說齊相田嬰,說齊國這樣做只會將中山國推向燕、趙一邊而與齊為敵。齊威王與田嬰思之再三,最終「召中山君而許之王」。齊國此舉或許只是為了暫時穩住中山,待其孤立無援時再狠狠教訓。然而張登技高一籌,在穩住齊國後,張登隨即出使燕、趙、魏,對三國君主說「齊羞與中山之為王甚矣,今召中山,與之遇而許之王,是欲用其兵也」,兵鋒所指非燕即趙、魏,所以各國不如爭取中山,共抗強齊。諸國果然為張登說動,全力支持中山,中山君得以坐實王號。

與中山君臣對王號的汲汲以求不同,年輕的趙武靈王在「五國相王」後對國人說:「無其實,敢處其名乎!」於是下令國人稱己為「君」。此舉並非是趙武靈王無意虛名,而是他想以此激勵自己,讓趙國成為強國,成為可以號令諸侯的真正王者。當然,外交場合上他還是要自稱「趙王」以與諸侯在禮儀上對等。趙武靈王後來是否在國內也稱王,已難考知。《史記·趙世家》記趙武靈王事皆用「王」,但這是出於史官追述,甚至有一句「及聽政,先問先王貴臣肥義」,這裏的「先王」是指趙武靈王之父趙肅侯,而趙肅侯並未稱王。另外,趙武靈王禪位給趙惠文王後自稱「主父」,「主」原是對諸侯正卿的稱呼,如趙簡子、趙襄子都曾是晉國正卿,所以趙氏後人稱之為「簡主」、「襄主」,「主父」之稱或含有趙武靈王追紹先人之意,也與王號無關。目前我們能確定的是,文獻記載中趙惠文王是自稱為王的,出土的「王何立事戈」等青銅器銘文也可佐證。

燕國的情況則更為複雜。《史記》誤分燕易王與燕王噲為兩人,「五國相王」時的燕君是子噲,出土文物有「燕侯噲戈」,可能制造於他稱王之前。燕王噲因為禪位給燕相子之導致燕國內亂,最後身死國滅。同時代的人並不稱其為王,如出土的中山國青銅器銘文稱其為「燕君子噲」,《孟子》徑直稱其為「子噲」,可見時人並不承認他的王號。後燕昭王覆國,出土的燕國青銅器銘文對其有「燕侯職」和「燕王職」兩種稱呼;燕昭王之後有一位叫做「戎人」的燕君,出土的青銅器銘文也有「燕侯戎人」和「燕王戎人」兩種稱呼。據此推斷,燕國將「王」作為君主的常用稱呼可能很晚。

余論

上述諸國之外,戰國時期還有一些國家的君主也稱王,如越國在春秋時代就已稱王;川蜀地區的巴國緊隨群雄之後而稱王(《華陽國志·巴志》);蜀國則更為大膽,「周失綱紀,蜀先稱王」,「七國稱王,杜宇稱帝」(《華陽國志·蜀志》)。宋國在宋君偃時期最為強大,號稱「五千乘之勁宋」,《史記·六國年表》記載宋君偃稱王是在公元前318年,但《史記》所載宋國世系、年代多誤,所以對這個時間學界也有很大爭議。

十數年間,戰國群雄相繼稱王,合縱連橫的鬥爭也全面展開。「尊王攘夷」的口號徹底成為歷史,群雄已不滿足於「霸業」,而要追求「王業」,欲取周天子而代之。歷史的車輪沿著這條軌跡滾滾前進,百年之後,始皇帝建立了他的宏偉「帝業」。

文/王政冬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派新聞《私家歷史》(原標題:戰國新論︱戰國群雄都是何時稱王的)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