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真的那麼重要嗎?大學時不敢照鏡子的他因為朋友一句話,人生從此不同

2018年02月16日 09:30 風傳媒
她們笑的時候,讓我覺得這個世界還是有好多最簡單、最良善的幸福。(圖/悅知文化提供)

她們笑的時候,讓我覺得這個世界還是有好多最簡單、最良善的幸福。(圖/悅知文化提供)

拍攝人像寫真之前,以往我都會先傳之前的作品並詢問對方想要什麼樣的氛圍、什麼樣的場景。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一位學姊看完照片之後苦惱地跟我說:「啊,可是我沒這麼漂亮耶,還可以拍嗎?」聽到那句話時,好像看見了一棟著火的屋子,曾經的我也住在那裡面;突然一陣鼻酸,想起那個曾經好自卑的自己。

上大學前的我對自己很有自信,沉浸在學業和友誼之間所帶來的滿足感,我搭建了一個巨大的繭,把自己包覆在裡面,並且以身在其中為樂。完美主義的我,對於所在乎的事要求完美,在這一層保護之下,我一切都好。

上了大學,我漸漸從保護網裡走了出來,好像進入了一個外表很重要的世界。身邊的朋友陸續開始進入感情,好多人開始減肥、健身,許久不見的朋友也變了,變帥的變帥、變美的變美;我逐漸覺得,這是個就算有腦也要賣臉的時代,而我在一開始就輸了這場比賽,並且輸得徹底。記得那天,我一個人在宿舍照著鏡子,發現我的外貌永遠都沒辦法達到心目中完美的狀態,只能停留在這裡,哪兒都去不了。那一陣子我給自己很大的壓力,把好多照片都刪了,好幾次都不敢直視鏡子裡自己的樣子,每一天都想和自己道歉,但是我卻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

「你在照一面髒掉的鏡子時,並不會覺得那是自己的問題,」記得當時有一位朋友和我這麼說,「除非你執意一直照那面髒掉的鏡子。」

後來接觸到了攝影,開始透過鏡頭發現,除了我以外還有好多值得被留下的美好。當我把自己放得太大,自卑感也隨之放大,審美標準也就變得狹隘,連自己都沒辦法接納自己的樣子;一旦我願意不僅僅關注自己, 開始留心觀察週遭的事物,就會發現生活其實有很多美好正在上演,自己的美醜也逐漸變得不那麼重要。

還好日子越來越長,我也漸漸學會和自己相處。現在的我偶爾也出門治裝、偶爾也關心自己的體態,但是已經不再感到自卑了。我發現擁抱自己真實的樣子並不如想像中容易,第一步便是要丟掉那一面世俗的、髒掉的鏡子,然而,喜歡自己的樣子也不是一昧的自滿,而是平衡世界和自己的眼光,找到那一面讓自己感到舒適的鏡子,逐漸成為自己理想中的狀態。

我想起妹妹曾經對我說過,她長大後要當個漂亮的人,但我想想世界上漂亮的人太多,比也比不完,還是希望妹妹當個善良的人,因為善良的人都很漂亮

交稿後,那位學姊看著照片說:「啊…原來我也可以這麼漂亮!」突然想起最近拍的兩位女孩,她們笑的時候,讓我覺得這個世界還是有好多最簡單、最良善的幸福,那樣的幸福是不論高矮胖瘦或是美麗醜陋的

世界很大,當我們慢慢走進這個世界時,要懂得找到屬於自己的樣子。記得要保持善良,記得自己的樣子就是最好的樣子,記得平凡也可以活得努力、活得快樂、活得富足。

作者介紹│ 蔡傑曦

一九九六年十月生,目前就讀台灣大學生傳系。我的志願裡從沒有出現過成為攝影或書寫的人,卻誤打誤撞走到了這裡。

攝影是紀錄,書寫是紀念,但它們都是留給自己的禮物,相信只要慢慢散步就可以留住溫度,也相信把自己過好,整個世界就會越來越好。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悅知文化《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原標題:自己的樣子)
責任編輯/ 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