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考考了兩年卻還是落榜,進台大後繼續拚轉系考…他的故事說明了怎樣的人才會成功

2018年03月05日 16:18 風傳媒

秋天就要來了,我們趁著陽光,跑到北國享受最後一片晴朗。

那時我們都在等待轉系放榜,我要轉生傳系,而他要轉到牙醫系,繳交完備審、考完轉系考後,便相約踩遍台北每一片風景,以彌補那些一起窩在總圖奮鬥的日子。男孩比我大一歲,因為他重考的關係我們同一屆。

高一時,他就把牙醫當成夢想。「想要成為牙醫」是我對他的第一個印象,當時的他並不知道這個夢想需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同年學測時, 他就考了不錯的成績,但還是離牙醫系的標準相差三級分,便毅然決然地決定繼續拼指考。後來落榜的他,又再花了一年進到重考班衝刺。

「那陣子的生活很苦,扣掉吃飯和睡覺、每天讀十二個小時的書,但為了成為牙醫我願意忍耐。」男孩說著的時候,彷彿可以看見一個個無盡的夜晚,支撐他的就是那個每次都和他擦肩而過的目標,「我知道這是很多考生必經的過程,但是唯有自己經歷過才懂那種感覺。

後來我才明白,很多事情不是犧牲一切去追趕,就能抓得到的。」沒想到再努力一年之後,他仍然與夢想失之交臂。

我想起去年聖誕節時,我們一群人說要一起慶祝,他和我說他不能去,因為要預備隔年的轉系考。當時的我並沒有多問,只是覺得還有一段距離, 不用這麼緊張。後來的日子,我很常在圖書館遇到他,一大早約莫七、八點,總圖地下室還空蕩蕩的時候,就可以看到他一個人坐在飲水機旁的位置,身邊堆著一疊又一疊的原文書。好幾次朋友相約要出去玩,他也都以預備考試的理由推掉了。

「就像游泳,水是你唯一的阻力,也是你唯一前進的動力。」在前往北國的公車上他和我說著,牙醫系每年轉系考的名額只有一個,要成功只有近乎百分之一的機率,他只能再一次義無反顧地前往。看著他認真的眼神,也剛交出轉系申請的我,好希望如果可以的話,想要把我自己的機會讓給他。

放榜那天,一早就守候在電腦旁,時間一到先滑到牙醫系的榜單,看著唯一的榜單上寫著男孩的名字,突然覺得他的一切犧牲與委屈都值得了。兩年半、四次大考,曾經也覺得為什麼總是差那一點,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我想起我們一起出去的那天,傍晚的時候夕陽斜斜地沉降,我們散步在鮮少有車輛通行的馬路旁,他走在前頭緩緩地說:「如果這次還是沒有轉成功的話,我會再重考一次。」記得當時的陽光很刺眼,模糊中我有點聽不清楚他說什麼,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清晰了:原來他一直背負著不能失敗的決心在進行著每次的奮力一搏。

不知道是心變小了,還是夢想變大了,能看到他抵達的這一刻是多麼的幸運。所有的眼淚和汗水在這一刻盛開成繁花,綻放在曾經以為凋零的夢想之外。

路還很長,未來總有顛簸的時刻,但我們都要記著自己曾經這麼執著、曾經這麼努力。腦海中浮現他走在前頭晃呀晃的背影,逆著光,夕陽的溫暖灑在我們身後的稻田裡。

親愛的,這是你給自己的。

作者介紹│ 蔡傑曦

一九九六年十月生,目前就讀台灣大學生傳系。攝影是紀錄,書寫是紀念,但它們都是留給自己的禮物,相信只要慢慢散步就可以留住溫度,也相信把自己過好,整個世界就會越來越好。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悅知文化《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原標題:夢想的重量)
責任編輯/ 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