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震一來,身體就自然而然動了起來…311存活男童道出平日裡「避難訓練」的重要

2018年03月10日 09:30 風傳媒

岩手縣的釜石小學,是位在距離海邊大約一公里遠的高臺上的一所小規模小學。二○一一年三月當時的學童人數為一百八十四人。

日本時間三月十一日下午兩點四十六分,發生震央在三陸海域的強烈地震,釜石小學學區內遭受震度五強至六弱的強烈搖晃襲擊,搖晃時間大約三分鐘左右。運氣很不好的是,這一天釜石小學由於學期末縮短上課時間,幾乎所有孩子們都已經放學,不在學校的管理範圍內了。而且超過半數的孩子們都位處海嘯襲來的淹水潛勢內。

這些孩子當中,有獨自一人看家的孩子、有和朋友相約一起去釣魚的孩子、以及去打棒球的孩子等,不在大人視線範圍內遊玩的孩子並不在少數。儘管如此,所有孩子們卻發揮出令大人汗顏的判斷力儘早避難,並讓所有人平安在嚴重災害中生存下來。

釜石小學的孩子們,在那一天到底是想到了什麼?又是怎麼行動才得以保全性命呢?為了將記錄流傳後世,我們取得老師們和監護人諸位的協助,決心匯集孩子們的證詞。我們的採訪從震災之後一直持續到二○一二年八月,訪問了超過五十名孩子。

從他們的言談中浮現的是,遠遠超過我們想像的「生命的劇本」。孩子們在竭盡全力鼓起勇氣、互相幫助、彼此扶持的同時,也保全了自己、家人、及同伴的性命。

保護年幼弟弟性命的拓馬小弟弟

在一百八十四個孩子當中,我們最先採訪到的是篠原拓馬小弟弟(小四)。雖說拓馬小弟弟「不太擅長讀書」,不過卻是個熱愛棒球的運動小健將。在班上是個開心果,大家都暱稱他「小拓」,表情生動豐富,是個很可愛的小男孩。

在三兄弟中排行老二的拓馬小弟弟,與雙親以及祖父母共七個人一起生活。震災前的家,就位在距離海邊步行約五分鐘的地方,是很雅致的木造三層樓房屋。

根據他的祖母明美女士(六十六歲)表示,平常的拓馬小弟弟,從學校放學回家常把書包一扔就跑出去玩了,但那天他非常罕見地哪裡都沒去。他決定要和因為感冒從幼稚園早退的弟弟颯汰(六歲)一起玩電動。雖然拓馬小弟弟說「就那麼剛好那天沒跟任何人約了要去玩」,但這個巧合,卻演變成拯救了颯汰小朋友和明美女士性命的結果。

地震發生當時由於雙親和祖父都外出工作、哥哥去同學家玩,留在家裡的就只有明美女士、拓馬小弟弟和颯汰小弟弟三人。拓馬小弟弟和颯汰小弟弟在客廳裡,明美女士在廚房時,一陣劇烈的搖晃突然來襲。

颯汰小弟弟因為驚恐,衝向人在廚房的明美女士身邊,但拓馬小弟弟卻是立刻鑽進暖桌下保護自己的頭部。這是因為在學校他學會「要是感覺搖晃就要保護頭部」。

兩天前的三月九日也曾發生地震,但因為當時的搖晃很快就平息了,所以拓馬小弟弟認為這次也不會有問題吧。沒想到這樣的搖晃卻完全沒有要停歇的跡象。

「感覺地面好像在轉圈圈。我從暖桌棉被的縫隙往外看看是什麼狀況,就看到咖啡杯啪啦啪啦地破掉。真的好恐怖。我忍不住去想,自己住的地方到底會變成怎麼樣……」

過了一會兒搖晃幅度變小,拓馬小弟弟趕緊跑到廚房裡明美女士和颯汰小弟弟的躲藏之處,然而在這之後搖晃幅度又再度開始變大。躲在餐桌下的明美女士死命抱著兩個孫子。

「我抱著兩個孫子,不斷在想到底該怎麼辦……。我一直告訴他們快要結束了、沒關係的、要加油、保護頭部,我們藏身在餐桌下狹小的空間不斷努力。我雖然這樣說,但實際上我才是最害怕的。因為搖晃的時間真的好漫長啊……」

明美女士邊掉眼淚邊說出這段話。只要一回想起當時情景,明美女士因為恐懼,到現在依然淚流不止。

漫長的搖晃終於停歇,三人從餐桌下爬出來。明美女士因為驚嚇恍神,暫時無法起身,颯汰小弟弟也因為驚嚇,緊緊抓著明美女士不放。

但是,拓馬小弟弟完全不同。他立刻出聲把颯汰小弟弟帶去客廳,開始幫他穿上夾克。

要逃跑到高臺上!因為地震規模這麼大海嘯一定會來!不趕快逃跑大家都會沒命的!」拓馬小弟弟這麼喊著,自己也穿上夾克。

「我只是呆若木雞、什麼也做不了, 但拓馬卻是馬上說:『颯汰, 要走了!』, 並幫弟弟穿上夾克。接著又喊:『祖母!』他對著我說:『祖母也要一起走!』我問他:『咦?要去哪裡?』他回答要去避難道路。他說海嘯要來了。啊,是喔,總之趕緊先爬上避難道路。然而該做些什麼才好,我卻無法馬上行動,像是避難包之類的物品,雖然確實地收在走廊,但當下卻完全沒想到。總之就是先穿上夾克,拿著包包。然後我在門口穿鞋子時,小拓已經帶著颯汰爬上往避難道路的階梯了。動作真的很快。嗯,我覺得真的很了不起。」

釜石市過往曾數度遭受海嘯侵襲,在山的斜坡上修建了被稱作「避難道路」的緊急避難地點。為了當有發生海嘯的危險時能立刻爬上去,到處都有階梯。在拓馬家的旁邊也有階梯。

穿好夾克做好避難準備的拓馬小朋友,迅速將重要的遊戲機塞進包包裡(明美女士對他說「馬上就會回來了,不用帶著遊戲機啦」,結果他把遊戲機放下來)。接著一穿好鞋,他就帶著颯汰小弟弟一起往避難道路走,跑上階梯。像是受到拓馬小朋友引導般,明美女士也往避難道路走去。

媽媽智子女士說,在三個孩子當中,她最擔心的就是拓馬。她不覺得平常老愛開玩笑的拓馬,有辦法確實去避難。「我覺得排行老大的哥哥,會自己判斷去避難,而祖母會幫忙帶著颯汰,但我真的不知道小拓會怎麼樣。要是他跑到海邊玩逃不掉的話要怎麼辦?我真的擔心得不得了……。但這樣的小拓不但自己逃跑,還帶著颯汰一起逃。當我聽到祖母說:『能獲救都是因為小拓的功勞』時,真的非常驚訝。」

祖母明美女士也說:「去到避難所終於鬆一口氣時,我謝謝拓馬說『都是因為小拓喊我,祖母才會獲救的』。我一直不斷感謝拓馬:『都是小拓的功勞才能去避難呢,真的很謝謝你。』」

聽到媽媽和祖母兩人這樣說有點害羞,拓馬這樣告訴我們:「我真的很拚命,因為我是出生以來第一次對大人下命令。雖然我會想說要是我沒聽祖母的話帶著遊戲機逃跑就好了,不過大家都能獲救真的太棒了。」

拓馬小弟弟拯救了颯汰和明美女士的性命。才十歲大的他為什麼能夠迅速確實的做出行動呢?雖然拓馬小弟弟說「我國文很差沒辦法講得很清楚」,但從訪談中我們瞭解了兩個理由。

其一,是在學校進行的避難訓練。在釜石小學,避難訓練是設定地震或海嘯發生在學校以外的地點,讓孩子們從家裡往最近的避難場所逃難。拓馬小弟弟的情形,就是逃往避難道路的訓練。

「進行避難訓練時其實我不太認真,都在跟同學開玩笑,但一旦緊急情況發生,訓練時的細節不知道就從頭腦的哪裡冒出來了,身體自然而然地動了起來。就像打棒球的時候感覺機會來了!這樣的時候不自覺神經緊繃,就像練習時能打到球一般,避難當時我覺得就是像這樣相同的感覺。祖母之所以動彈不得,是因為大人沒有訓練讓身體動起來,所以地震時身體才會動彈不得吧。」拓馬小弟弟是這麼分析的。

採訪釜石小學孩子們的過程中,如同拓馬小弟弟般回答「地震之後身體自然而然地動了起來」的孩子不在少數。無論腦海中如何感覺到避難的重要性,如果實際上沒有經過逃跑的訓練就無法將感覺轉移到行動上,這是孩子們教導我們的。

拓馬小弟弟之所以能迅速去避難還有另一個理由,那就是他的弟弟颯汰的存在。平常拓馬總是跟小四歲的弟弟颯汰吵個沒完,但當時他卻強烈感覺到「能夠保護年幼弟弟的就只有我了」。

「雖然平常總是不斷吵架鬥嘴,但從颯汰出生以來我們就一直一起生活,未來也想和他一起活下去,我覺得我一定得要努力,所以我才會帶著颯汰拚命跑上階梯。因為震災我們失去了很多東西,但我瞭解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為了保護自己和颯汰的性命,拓馬小弟弟將學校所學奮力實行。

雖然家人全都平安無事,但拓馬小弟弟的家,卻從地基整個被沖走。這個景象拓馬小弟弟在避難道路上一直目不轉睛凝望著。明美女士至今都還清楚記得當時拓馬的模樣。

「大大顆的眼淚呀一顆一顆掉下來,他的手抓著欄杆,目不轉睛凝望著一切,他不發一語忍耐著,就只是讓淚水不停流下,不斷看著自己的家被沖走……」

拓馬小弟弟說,沒想到自己的家竟然如此輕而易舉就被浪濤帶走。雖然他開朗地說著:「因為是木造房屋也沒辦法吧」,但在過著避難生活時,或許是因為回想起當時的情景,聽說他半夜時常做惡夢。

想到拓馬小弟弟那樣的心情,我們思考著是否不該向他詢問當天的狀況。但拓馬小弟弟的口中卻說出了我們沒想到過的話。

他說:「我想要說出那天的事情,我也覺得能親眼見到海嘯是很值得慶幸的。就算回到三月十一日當天,我還是想要再一次見證海嘯留下記憶。」

為什麼會這樣想呢?

「因為我覺得必須要將海嘯有多可怕傳達給之後的孩子們知道。等我長大有了自己的小孩,我也會告訴他們海嘯是多麼可怕,並教導他們『一定要馬上逃跑才行!』如果不好好教導他們,小孩會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或許就會沒命吧?!我想要把我所經歷過的事情,全部都傳達出去。」

聽到這段話,採訪小組全體人員不禁正襟危坐了起來。眼前的這位孩子雖然還只是小學生,但我們卻強烈感受到,要是不跟他在聽大人說話時一樣認真面對,就無法完成能夠完整接收他們心意的對等採訪。

(本文部分內容經刪減)

作者介紹│NHK特別採訪小組  

執筆者・福田和代  (NHK報導局  報導節目中心 社會節目組主任製作人)

出身兵庫縣神戶市。東京外語大學研究所畢業後,1995年(平成7年)進入NHK電視台。曾經歷國際電視台、津電視台、名古屋電視台等,目前擔任報導局、報導節目中心社會節目部主任製作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行人《試閱311的釜石奇蹟:日本大地震中讓孩子全員生還的特別課程》(原標題:那天的孩子們)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