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戚繼光「鴛鴦陣」能抵禦倭寇,明朝仍遭滿清鐵騎南侵?這些原因,讓他的戰術後繼無人

2018年04月17日 16:42 風傳媒
戚繼光。(圖/wisdom banyan shaw@youtube)

戚繼光。(圖/wisdom banyan shaw@youtube)

關於軍陣密度的闡述

在戚繼光時代,通俗演義文學已經深入人心,各種傳統武術流派也紛紛出現。所以經常有人問他,那些用於表演的武術器械表演,能否用於實戰?戚繼光對此斷然否認。他認為這些武術套路都要跳來跳去,而真正的步兵軍陣非常密集,沒有空間供人閃轉騰挪:

或問曰:「平時官府面前所用花槍、花刀、花棍、花叉之法,可以用於敵否?子所教亦有是歟?」

光曰:「開大陣、對大敵,比場中較藝、擒捕小賊不同。堂堂之陣,千百人列隊而前,勇者不得先,怯者不得後。從槍戳來,從槍戳去,亂刀砍來,亂殺還他。只是一齊擁進,轉手皆難,焉能容得左右動跳?一人回頭,大眾同疑;一人轉移存步,大眾亦要奪心,焉能容得或進或退?」

軍陣中「轉手皆難」,可見佇列非常密集。戚繼光還說過,民間流傳的長槍技藝習慣「徊轉走跳」,當時軍隊在單兵操練時也有揮舞長槍的情景,但這都不適用於擁擠的真正戰陣,因為密集佇列中沒有左右揮舞的空間。他甚至指出一些細節:浙江民間槍法習慣抓握槍桿的中部—「中分其半」,如果實戰中如此,則後半截槍桿很容易頂撞到身邊和身後的戰友,從而無法準確刺中敵人:

又如長槍,近見浙江之習,皆學處州狼筅法,中分其半。官軍所傳之法,亦有回轉,但大敵交鋒,與平日場上相對比不同。千百之人,簇擁而去,從如麻蓬,豈能舞丈餘長槍,徊轉走跳?若此,則一二丈僅可布一人而已,不知有此陣否?至於中分其半,則又後尾垂帶,一為左右挨擠,手中豈能出入?遂乃遇敵而敗。

當然,戰陣也是由單個士兵組成的。個別技藝高超、戰鬥經驗豐富的士兵,其殺傷敵軍的概率要比普通戰友高得多。對於這種情況,似乎應該給予相對較大的空間,方便其發揮技藝。戚繼光在這個問題上也難有取捨。他在講完楊家「梨花槍」優於別家之後,又說:「施之於行陣,則又有不同者,何也?法欲簡,立欲疏;非簡無以解分糾,非疏無以騰挪進退。」所謂「法欲簡」,是指士兵要學的槍法,不能像民間武術流派那樣繁雜,一定要簡單易於學習掌握;「立欲疏」則是民間武術的特徵,但戰陣中難以提供足夠的空間。這種個人技藝和全軍總體水準的差異,也是冷兵器時代所有統帥都曾面臨過的兩難取捨。

連環畫《抗倭英雄戚繼光》(圖/澎湃新聞提供)
連環畫《抗倭英雄戚繼光》(圖/澎湃新聞提供)

戚繼光「鴛鴦陣」的獨創和局限

戚繼光運用更多的,是他創制的「鴛鴦陣」。其基本原則是,每隊有兩「伍」;每「伍」五名士兵為一基本作戰單位,最前方是盾牌手,他為身後的四人(一名狼筅手、兩名長槍手和一名钂鈀手)提供保護,五人一起作戰:

交鋒之法,兵在各伍牌後遮嚴,緩步前行,執牌在前,只管低頭前進;筅、槍伸出牌之兩邊,身在牌之後,緊護牌而進。聽擂鼓、吹天鵝聲喇叭,交戰。執牌者專以前進為務,不許出頭看賊,伍下恃賴牌遮其身,只以筅、槍出牌之前戳殺為務。

戚繼光沒提及這五人之間距離多大,但他們都要從同一面盾牌獲得掩護,必然甚為擁擠。《紀效新書》中也提及同伍五人全部平行站立的所謂「三才陣」,但沒有詳細說明這種佇列的用處,大概是應付某些特殊情況,如需要拉開較寬的正面,但不會有太激烈的戰鬥,如圍獵、搜山等。

當代研究者使用《紀效新書》時需要注意,「鴛鴦陣」中哪些是因襲已久的步兵戰陣傳統,哪些是戚繼光本人的獨創。與以往史書中的戰例及兵書著作相比,戚繼光「鴛鴦陣」的創新之處,就是他重視最基層的五人「伍」和十二人隊,每個伍都有盾牌手(兼用腰刀)、狼筅手、長槍手、钂鈀手四種戰士。這給武器供應、士兵協同訓練都增加了難度,不是所有時代的步兵軍隊都能做到。

藍永蔚先生認為春秋時每個「伍」五名士兵都用不同的武器,以及五人前後站立,應當是從戚繼光「鴛鴦陣」受到的啟發。但「鴛鴦陣」在很多方面是沒有先例的,有其時代和地理特殊性:首先,「鴛鴦陣」的基本訓練原則是以多打少,全「伍」五人只能同時對付一到兩名敵軍:盾牌手提供掩護;狼筅手干擾敵軍;兩名長槍手分別保護盾牌手和狼筅手,並承擔刺殺敵軍的主要職能;钂鈀手則防備敵軍突入過近。戚繼光的對手倭寇並非正規軍,數量較少但單兵戰鬥力較高。所以只能採取「以多打少」戰術,以一個「伍」對付一兩名假想敵。而且戚繼光可以用較多的時間招募訓練軍隊、準備武器,這在大規模戰爭和全面動亂時代都是難以做到的。其次,是南方江浙水網叢林的地理特徵,「夫南方山水林翳,地勢最狹」,大部隊無法展開,鴛鴦陣以五人、十二人為基本作戰單位,機動靈活,適應複雜地形作戰。但在北方大平原上的大規模會戰中這種編組形式並沒有優勢。這些因素導致鴛鴦陣只能在抗倭戰爭中曇花一現,再沒有後繼者。

戚繼光對軍陣非實用化趨勢的批評

軍陣的佇列編組、變化,本來是從實戰需要發展而來。但在漢代之後,軍陣演練逐漸成為一種針對百姓的團體藝術表演,使之逐漸脫離實戰。漢代宮廷本來有歲終「大儺」之風,由少年黃門子弟(宦官)表演驅逐疫鬼。在東漢時,這種儺戲和皇室禮送駐京士卒還鄉的儀式結合。這可能因為兩者都是在歲末之際,且都是一種公共表演性質很強的活動,所以換防士卒會以軍陣佇列形式參與某些儺戲表演。這體現了軍陣操練走向大眾娛樂的趨勢。到北魏和平三年(462年)年底,「制戰陳之法十有餘條。因大儺耀兵,有飛龍、騰蛇、魚麗之變,以示威武」。其具體過程為,軍隊分為步兵、騎兵兩支,騎兵在北,象徵北魏軍,步兵在南,象徵南朝劉宋軍:

其步兵所衣,青、赤、黃、黑,別為部隊;楯、矟、矛、戟,相次周回轉易,以相赴就。有飛龍騰蛇之變,為函箱、魚鱗、四門之陳,凡十餘法。跽起前卻,莫不應節。陳畢,南北二軍皆鳴鼓角,眾盡大噪。各令騎將六人去來挑戰,步兵更進退以相拒擊,南敗北捷,以為盛觀。自後踵以為常。

這種表演是為了炫耀朝廷軍威,同時在節慶中娛樂大眾。為了追求更好的視覺效果,與實戰無關的因素都逐漸摻入進來,使之成為單純追求娛樂視覺效果的大型「團體操表演」。北魏時期戰爭較頻繁,軍隊接受實戰鍛煉的機會多,還不至因表演影響軍隊戰鬥力。但在承平較久的朝代,軍隊缺乏實戰檢驗,會把這種花哨無用的陣型表演當成真正的軍陣。特別是自宋代以後,傳統武術「門派」興起,將實戰對打技藝改造成近似藝術體操的「套路」表演;同時,小說、評書等市井文學興起,以《三國演義》為代表的歷史演義小說盛行,將冷兵器戰爭戲說為個別武藝高超的大將相互對打。軍陣也和虛構的神怪傳說、五行八卦等非理性因素相結合,使普通民眾(包括士大夫和未經實戰的將士)遠離了真正的戰爭經驗。

在戚繼光生活的時代,社會大眾對戰陣的誤解已達到頂峰,京師禁軍操練的都是華而不實的佇列陣型,以至戚繼光不得不自己招募部隊,從頭訓練。他批評京軍操練「日久傳訛,習學通是虛套,其真正法令、營藝,無一相合,及臨陣又出一番法令。如此操至百年,何裨於用?」 有人問戚繼光:為何官府平時表演的「花槍、花刀、花棍、花叉之法」不能用於實戰?他只能正本清源從頭解釋:

且如各色器技營陣,殺人的勾當,豈是好看的?今之閱者,看武藝,但要周旋左右、滿片花草;看營陣,但要周旋華彩,視為戲局套數。誰曾按圖對士,一摺一字考問操法,以至於終也?是此花法勝,而對手功夫漸迷,武藝之病也。就其器技營陣之中,間一花法尚不可用,況異教耶?

戚繼光雖有從實戰經驗教訓中總結來的真知灼見,特別是對「花槍」「花陣」的警惕與反感,但他也生活在汪洋大海般的傳統文化背景和語境中,難免受到玄學神秘主義,或者披著經典外衣的「偽知識」或思維方式的影響,但他一直注意檢討先入為主、缺乏效驗的前人成說。比較他前後兩次編寫的《紀效新書》,也可以看到這個發展歷程。

《紀效新書》十八卷本成書於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戚繼光35歲時;十四卷本成書于萬曆十二年(1584年),戚繼光57歲時。在早期的十八卷本中,戚繼光自擬「紀效新書目」(即目錄),全部篇章按照「禮、樂、射、禦、書、數」六秩的順序編排。這是用儒家傳統的「六藝」來比附,實際內容全無關係。但到晚年的十四卷本目錄、凡例中,就拋棄了那種無謂的比附,直接以「束伍」「耳目」「手足」「營陣」「實戰」「膽氣」「舟師」等給十四卷命名。在早期十八卷本中,記載了戚繼光在浙江時訓練新兵的一些陣法,其中有類似高分子結構式的「結隊法」「結攢法」,就是典型華而不實的「花陣」;《拳經捷要篇》主要是單人武術套路,其中不乏「拳打不知」之類神秘色彩的說法。在十四卷本《紀效新書》中,則刪除了「結隊法」「結攢法」陣型和整卷《拳經捷要篇》。

戚繼光終究未能總結出一整套冷兵器單兵作戰和陣法佇列的術語、教學體系。但從籌備北方防邊(防蒙古)開始,戚繼光已經將注意力轉向了軍隊的全面火器化,他在這一時期寫作《練兵實紀》,最重要就是主張軍隊全面火器化。從這點看,他的視野已經從冷兵器時代跨越到了近代。從抗倭時代開始,他一直在呼籲提高火器生產的工藝水準,但當時中國缺乏近代的基礎科學體系,彈道學、近代化學、製圖學等都未出現,根本無法進行標準化的火槍火炮生產,故未能走上軍事近代化之路。如黃仁宇總結的,戚繼光是一位「孤獨的將領」,完全脫離了他生存的時代。而造成這個局面的原因,僅僅是他勤於總結實戰中的經驗與教訓而已。

文/李碩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私家歷史》(原標題:冷兵器時代的「孤獨將領」:戚繼光戰陣戰術的創新與局限)
責任編輯/潘渝霈

 

懶人也能做到的居家收納術!魔法般3訣竅,就能擁有簡單幸福生活
「威士忌就像人一樣,相處過後才能明白他的特色...」名模Angelina 用行動證明自己的本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