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賞櫻之旅,為何成了公司菜鳥的「戰場」?一場櫻花季,揭露日本殘酷的職場生態

2018年04月01日 06:00 風傳媒
為何賞櫻現場會變成戰場?(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為何賞櫻現場會變成戰場?(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春天時,微風吹拂,滿樹綻開的櫻花便以優雅的姿態緩緩飄落,浪漫地下起一陣陣粉色花瓣雨,夢幻又燦爛。然而,每個人雖然都以欣賞「美」出發,但任憑眼前美景一片,實際上卻是暗潮洶湧,藏匿著許多「爭端」。

與家族、戀人、好友坐在櫻花樹下賞花,一邊開心暢飲啤酒、野餐吃便當,可說是春天最日式的度過方式賞花方式,但有一種人完全無法融入這份悠閒輕鬆的情境中,就是每家公司的菜鳥社員們。被視為賞櫻名所的公園這麼多,面積這麼大,不管在哪個角落都能擁有自己的一番風景,但對被賦予了「佔位置」任務的菜鳥社員,可沒辦法這麼灑脫看待。

日本每年3月是畢業季,4月則為新員工入社的季節,恰巧碰上花季時節,賞花會也通常成為迎新會,不過就跟尾牙明明是為了要犒賞員工,最後卻要員工準備表演一樣,賞花迎新會佔位置的責任,往往都會落到菜鳥社員身上,宛如一項「堪不堪用」的開學測驗,哪株櫻花樹最滿開,哪個位置被櫻花樹四面環繞,哪個位置離車站或廁所最近,仔細評估後都成為佔位好壞的評斷標準。

在櫻花樹下一邊賞櫻一邊野餐的日本人。(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若賞花迎新會是訂在平日,力求表現的菜鳥們只得徹夜或者起個大早去佔位,然後再去公司上班,但就算佔到位置也無法放心,畢竟所謂的「佔位」僅是用藍色塑膠布鋪在地上,上面放置寫上名字的紙條而已,萬一位置阻礙到公園的動線或是有潛在危險性,可能會被公園管理者撤掉,或者是被另一個沒佔到好位置的菜鳥社員給偷偷移了位置也說不定。同樣一片花景,包裹著不同的心思,有人當作最愉快的放鬆,有人則僅是職場的延伸罷了,當然,也不會支付加班費囉。

把焦點轉向公園的管理者,櫻花季也是最讓他們苦惱的日子。除了上述提到的「佔位問題」,可能出現爭議之外,垃圾處理與清掃問題,還有賞花的人幾杯黃湯下肚後開始放飛自己,大聲喧嘩、胡鬧爭執的狀況也可能發生,有些人也藉酒壯膽,試圖與附近的團體「搭訕」,若是聊得來還能一起欣賞花景,一言不合又會引發爭議了。因此,有些公園會明文禁止喝酒,或者是請警察協助巡邏,清潔部分則可能會雇用專門工作人員,駐守在垃圾桶附近直接協助垃圾分類,嚴陣以待這一年當中最燦爛卻也是最忙碌的時刻。

除了賞櫻,周邊的廟會也帶來不少人潮。(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滿開的櫻花本身就是一幅優美的景致,倘若背景又襯上了古色古香的神社寺廟,又將添增一股傳統雅緻的和風意象。京都平時已是超熱門的人氣觀光地,遇上櫻花季時,觀光客更是自四面八方湧進。人們無法把花與香氣帶走,便用相機紀錄與蒐藏,但在為自己的旅行留下回憶的同時,總無意間造成當地人與其他旅客的困擾。比如說站在幸福最頂點的準新人們,嚮往著以粉嫩浪漫的櫻花為背景,拍下一張張夢幻婚紗照,但卻造成交通堵塞;想要拍張「捧花照」的旅客,跨越圍欄甚至採花、摘花,直接地損傷樹根與花卉。

「只有我而已應該沒關係」的想法,蔓延到越來越多人身上,便把重重規範給逼了出來。京都東山區的「祇園白川」於今年春天中止了連續27年舉辦的夜櫻點燈活動,主辦方提出的原因是,由於外國觀光客激增,許多安全面與違規事件層出不窮,在諸多考量下決定停辦;被視為是賞楓名所的東福寺,繼去年秋季禁止觀光客攝影之後,今年春天也在寺廟境內的部分區域禁止觀光客拍攝。雖說把責任都歸咎在「外國觀光客」身上,不免讓人有「地圖砲」的質疑,且「攝影的自由」到底範圍有多大,亦有待討論,但有一部分人、風景與自然被打擾了仍是事實。

賞櫻拍照人潮(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賞櫻拍照人潮(圖/陳怡秀攝影|想想論壇提供)

櫻花與美景,屬於每一個人,如何讓它長久地、優雅地、自由地綻放出美感,不只是一種「生物學」,還包含了許多「社會學」的思考角度。

作者介紹|陳怡秀

曾任影音記者、文字記者,現暫居日本,立志以浪漫不失務實,隨意不失細緻的方式,進行生活觀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日本想想】賞花番外篇:櫻花樹下的「暗潮洶湧」)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想想」論壇討論文化,歡迎辯論政治、擘劃經濟,必須談談民主,好好思索哲學。 我們期待您一起想想,想想你我,想想這塊土地,還有這個世界和我們的時代。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