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上海」在國外有「誘拐、欺騙」之意?揭160年前,下藥綁架、毒打水手的黑暗航海史

2018年04月17日 11:28 風傳媒

在電影La La Land 的開頭,塞巴斯蒂安的妹妹來到他公寓,抱怨他活的落魄,他說:「因為我被上海了!」妹妹說:「你沒有被上海,你只是被敲了竹槓。」 shanghai作為地名無人不知,但這裡「被上海」的含義恐怕少為人知。

shanghai 作為動詞,意為「強制人登船充當海員」,代表著從下藥綁架、勒索恐嚇、到使用酷刑迫使服從的一整個過程美國法律把shanghaiing定義為「沒有和船隻簽署海員協議的人,被不正當和非自願的徵用」。

Shanghai的這層含義出現於1850年左右,強迫勞役在英美遠洋航船和海軍中屢見不鮮,其他船員幾乎都是被「上海」來的,這種現象在美國一直持續到1915年海員法令的頒佈才漸漸消失。如今,shanghai常用來表達「設計、欺騙、哄騙」。

裝載昏迷的船員。(圖/澎湃新聞提供)
裝載昏迷的船員。(圖/澎湃新聞提供)

暴力手段獲得船員其實是隨勞工荒產生的。1842年南京條約開放上海為通商口岸,上海逐漸成為重要的茶葉和絲綢貿易港口。而在1848年因為淘金熱大受歡迎三藩市,在1850年以後魅力不抵,歸航的利潤差強人意,淘獲的黃金不足以抵扣航行消費,皮肉生意不復往昔,糧食供應不足。1851年的離岸船隻比靠岸船隻多468艘,很多人選擇去上海港尋找機會。

當時,美國內部航線並不缺乏船員,而遠洋航船的缺乏也有幾個因素:

1. 船上生存條件的惡劣,海員待遇極差,懲罰嚴酷,經常遭受毒打,幾乎沒有收入(當時海員的地位很低,與罪犯和妓女並列)。

2. 到岸船隻少,離岸船隻多,船員供不應求。最重要的是,上海航程太過遙遠漫長。廣州都好過上海,駛往廣州的船多數還可以回航,而從三藩市到上海的船,一旦駛出,很難再有回航之日,如若回航,需要繞過整個地球,至少需要一年多時間。所以「上海航行」非常不受歡迎,除了印度水手,其他的船員幾乎全靠「上海」獲得。

因此,掮客們想盡辦法拐騙水手,為此不惜使用鴉片酒、迷藥、綁架等手段。不幸被選中的水手前一天還在花天酒地,醒來已經在遠航的船上了。這些掮客被稱為「上海人」,隨著生意不斷擴大,上海人(shanghaier)逐漸代替掮客(crimp),在美國被廣泛使用,但其實與真正的「上海人」毫無關聯。

描寫「上海」過程的拼貼畫。(圖/澎湃新聞提供)
描寫「上海」過程的拼貼畫。(圖/澎湃新聞提供)

1850到1910年代的「上海(shanghaiing)」歷史,是加州的黑歷史,罪惡的拐騙水手現象遍佈美國的東西海岸港口,但尤以三藩市的巴巴里海灣(Barbary Coast)最盛。那裡生活自由,無法無天,妓院遍佈,毒品橫流,舞廳沙龍,醉生夢死,一批批人前仆後繼的來。

這麼一個混亂的城市,買賣人口見怪不怪,還與酒水、鴉片走私聯合進行。掮客們搜遍城市各個角落,用盡一切辦法獲得水手,酒保、牧師、農民都列在其中。他們有一整條的利益鏈,掮客有跟班(runner),跟班負責銜接船長和船主,政客、資本家和員警收受賄賂,對此視而不見,以此減少工作量。

最開始,掮客只是移民到美國的白人,後來西班牙人「上海」西班牙人,黑人「上海」有色人種,中國人「上海」日本人,而最後白人「上海」所有人。像黑幫一樣,著名的掮客們都有自己的綽號,如 「疤臉詹森」、「上海布朗」、臭名昭著的「上海凱利」(James Shanghai Kelly)、「獨眼科丁」、惡棍「上海雞」(1873年因謀殺罪被施以絞刑,六年之內,共有79人被捕)等。

擊暈水手。(圖/澎湃新聞提供)
擊暈水手。(圖/澎湃新聞提供)

其中,名聲最大的是「上海凱利」,在三藩市的巴巴里海岸,他被稱為「掮客之王」。他本人身材矮小,著裝邋遢,脾氣暴躁,有蓬亂的紅髮和鬍鬚。他原名James Kelly,1820年出生於愛爾蘭,1848年加入淘金大潮來到加州,很快就在巴巴里海岸繁華地段開了一家專門為水手服務的寄宿旅店,這是他發財之路的「完美開始」

淘金熱之後,無數船隻來到三藩市,很多水手選擇逃往他處碰運氣,船長們幾乎找不到人返航。「上海凱利」看到商機,開始以尋找船員為營生,變身為掮客(crimp/shanghaier),下面有一批「跟班」跑腿,負責聯絡靠岸船隻,任務是招呼水手住寄宿旅店,用免費酒水和沙龍玩樂項目忽悠水手,長期遠離人煙的水手們對背後陰謀毫不知情,但幾乎無法抗拒這些誘惑。

水手到店後,跟班的任務就算完成,水手的隨身物品很快會被全數拿走,換來足量的高度廉價酒,混著威士卡、白蘭地、杜松子酒和鴉片,或者催眠藥(chloral hydrate),目的就是儘快撂倒水手。如果這些還不奏效,凱利會直接動手打昏,剝掉水手的衣服,裹上毯子,甚至不用等到第二天淩晨,就用小船運到等待的船上。旅店的倉庫通常都延伸到海面,地板上開暗門,小船就在暗門下面,昏睡的水手被直接丟上擺渡船運走。船長直接付費給凱利,迅速起錨離港。水手們醒來的時候,通常已經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上。有人甚至都未來得及上岸,就被直接轉送到另一艘船上。

1864年Desdemona號運送被「上海」的船員。(圖/澎湃新聞提供)
1864年Desdemona號運送被「上海」的船員。(圖/澎湃新聞提供)

然而,凱利的時代終結也很有趣,傳說他自己最後被曾經的手下「上海雞」拐賣,而後在秘魯被射殺,也有人說他跳船而死。如今,離奇的故事已經真假難辨,但迷昏水手並綁架上船的歷史事實卻不會被抹殺。

當然,並非所有水手都遭此厄運,有的水手主動出航,甚至和掮客合作,根據自身狀況登船,很多人最後都定居三藩市。但遭遇悲慘的水手們確實無處申訴,由於沒有相關法令保護,他們害怕被掮客報復,長期身處海上,使得他們難以參與維權鬥爭。「上海」時代雖然終結,卻也成為三藩市重要的文化遺存, 當時的建築如寄宿旅店、舞廳、妓院等,是今天三藩市的重要組成部分。

文/馬金平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私家歷史》(原標題:作為動詞的shanghai:美國加州的一段黑歷史)

責任編輯/陳憶慈

 

懶人也能做到的居家收納術!魔法般3訣竅,就能擁有簡單幸福生活
「威士忌就像人一樣,相處過後才能明白他的特色...」名模Angelina 用行動證明自己的本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