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導老師的心裡話:從備審資料看到未來世代的悲哀

2018年04月13日 11:13 風傳媒

以下都沒有針對個人,只是就六年工作經驗以及輔導老師社群內的討論中,所作一個摘要性的評論,並非單一學校狀況,且內容舉例也都經過修飾和調整,請不要對號入座或有意拿來對敝人與敝校作惡意中傷攻擊。

每每到了這個時候,高中輔導老師們個個都竭盡所能地解答升學諮詢電話、學生諮詢以及不斷如雪片般飛來的審查資料,希望我們能指點迷津,輔導老師們因應著家長、學生的急切、焦慮,不得不加班工作看資料看到眼睛都很不舒服。別忘了同時我們還有本業的高關懷學生輔導諮商以及課務、其他輔導行政業務。

有時常想,曾幾何時,這變成是輔導老師們每年的重點工作所在?!盛況真的每校都應該為輔導室請購叫號機。

但也看到不變的是:學生總是快要繳交資料了才擔心緊張自己做不完,甚至是請假在家、圖書館製作備審。不論輔導老師們多努力提醒提早做審查資料,但衝學測的高三上除了念學測也不太會關注到第五學期的成績也會送上給大學教授看,也不會太關注入學管道、簡章的內容,因也忽略了審查資料的重要性。

更嚴重的是,其實早在高一也就應該要瞭解到這些制度規章,輔導老師們也都用生涯規劃課確確實實地帶著孩子去認識簡章和入學管道了,但始終到了高三就是「我都不知道」一句話,讓家長也容易有誤會學校都沒有好好教孩子,因而否決掉了所有學校人員的努力。

學生到了高三考完學測拿到成績也填了六個志願,才發自己過去三年除了讀書以外似乎什麼也沒有留下(成績沒弄好的孩子更是心急如焚或是想放棄)。常有學生或家長問我以下經典問題:「老師,我(家的孩子)都沒有什麼學習歷程,個人申請怎麼辦?」除了耐著性子安撫他們早點立下志向專心準備指考會考得更好外,學生和家長似乎會期待著輔導老師們會有什麼神奇的特效藥或是錦囊妙計可以解救他們。

更誇張的是今年因為對岸的惠臺政策以及各校招生大旗祭出不如臺灣的大學那般高標準門檻,讓許多學測在頂標、前標左右申請不到臺灣熱門校系的學生,紛紛決定前往對岸一線大學讀書。各校輔導老師也都發現了這個現象,我覺得其實這本身沒有什麼好與不好,但讓我憂心的是大陸學校不少都需要校長推薦函,學生請我們修推薦函時千篇一律的內容、不知應該要附上審查資料讓推薦人參考、詞彙與應用文體例更不用期待……而且這麼多人要校長推薦,如此雜亂無章的資料,是要怎麼作推薦呢?

要申請國外大學更希望有懶人包把全世界的大學都能做好整理,其實孩子都要出國了,搜集資料應該不是太難的事,輔導老師的角色與功能應在生涯探索與輔導,並不是資料整理啊!

(圖/Citizen Schools Photos@flickr)
高中輔導老師總是在第一線為學生指導升學規劃(圖/Citizen Schools Photos@flickr)

有時常想,學生如此被動,缺乏自我準備的狀況下,家長也無法放手讓孩子為自己負責時,究竟這些孩子要怎麼去念大學?

當然,家長們的焦慮不是不能理解,但最不能理解的是總是把愛孩子放嘴邊的家長們,跟孩子們一起成長和學習環境變化的速度是相當有限的,往往因為工作的忙碌而高度倚賴學校升學輔導的措施,甚至是無限上綱。

我們從補習班花招百出甚至是「到位」的升學輔導服務可以看到,似乎撫慰了許多無助的學生和家長,彷彿看到明燈似地追求各種資訊,深怕自己遺漏了什麼,進而也要求學校應該要提供等量甚至是更多的服務;然而學校本來就不是主責在做升學輔導甚至是升學代辦、國外留學代辦的,但家長近年來對於這些「規格」的要求有增無減。

而各校輔導老師們本著學養與不斷精進的職涯知識與訓練,提點著孩子們自我探索、認識職業世界與適配性的同時,我們的建議跟家長意見不同時又會被指責,最常聽到的是:「老師你怎麼可以建議我的孩子……你怎麼可以教他這樣寫備審?你可以為他的未來負責嗎?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做這樣的建議?!」

我想,家長其實也沒有辦法為你的孩子未來負責的,因為家長向學校「伸手牌」孩子們自然也是有樣學樣,這難道是我們要教給孩子帶到生活中的能力與態度嗎?

當然,我也需要站在學生跟家長的立場,甚至是高中老師的立場說幾句話。現在的大學多元入學方案實在是太大學中心(或『大考中心』中心、大學甄選委員會中心)的思考了。每個校系固然有他們決定選才的標準,但是確實有很多需要檢討的地方,包括學科能力測驗的時間、考科採計的組合與選擇、審查資料採用和審閱的確實性與參考性、面試的形式與效果、指定項目甄試(面試、筆試等)的考試時間,其實都嚴重地影響到高中教學正常化。

說實在的,學測和個人申請這麼吃重,高三上學期會偏向準備學測而荒廢進度課業,似乎可以理解;而高三下學期因為個人申請的時程,根本不可能好好學習,更不用說學生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心態是必然的,放榜沒上回頭再準備指考已不到50天,這樣的處境該叫學生與家長如何是好?教育部雖然逐年延後二階考試時程,但今年的觀察下來其實也只是拖長了學生準備二階的時間,增加痛苦的時程以及無法同時兼顧指考的窘境。高中老師的話更不用說了,其實陪著孩子們一起煎熬、指導準備升學、安撫情緒的第一線人員都是我們,其實我們的負荷更是沉重啊!

如果說今天制度不好好整體性的思考與調整,我們永遠是考試引導教學;加上近日在研議生涯測驗系統提供大學選才與高中育才參考,我覺得也是荒繆至極,永遠是為了符合大學端的期待而量身打造客制化出大學想要的學習歷程(罐頭工廠?),而未來大學端會期待看到學生怎樣的學習歷程與課程選修也是大學中心的思考,在臺灣社會這樣的氛圍下,很難回到學生個人特性、興趣與適性發展,那麼是不是高中生涯規劃課也可直接廢除了,因為我們似乎只是在為這樣的遊戲規劃在背書罷了?

在這個世代成長的孩子,其實相對有安逸的環境與資源,但是卻要面對的是更多未知與不安的未來。當家長們無法安頓好自己的焦慮與害怕時,孩子是不會有為自己做選擇的勇氣的。而當我們過度擔心時,也就縮限了孩子們自由選擇的可能,孩子們也只是如我們所願長成我們期待的樣子或我們認為「可能會讓孩子過得比較安穩」的生活方式,但,又有誰能確保這件事呢?

而在這樣被家長和社會價值期待、被考招制度綁架的學制下,很難允許學生有自我探索與生涯試探的機會,我看到這孩子,同樣也被上個世代的人所決定的環境與規範,壓力喘不過氣來,我們其實只是在複製世代間共同的焦慮與限制啊!

上述這些狀況,可以清楚地從孩子們的備審資料裡頭看出來。每年看到太多的孩子寫出來的備審資料辭不達義、文不對題、前後沒有邏輯、組織結構「簡捷有力」,網路資訊透過資訊載具餵養的學習模式,讓孩子們喪失了「省思」、「批判」、「回顧」、「紀錄」的能力了。很常看到孩子的自傳都如出一轍,彷彿每個人都是在一樣的家庭長大,每個人都有相似的學習過程,每個人都有怎樣的社團和幹部經歷,也都巧得是有偏鄉服務跟募發票的經驗。如同某教授曾在校系介紹的演講中講到:「每年都要看幾百份沒有靈魂的自傳,真的很乏味。」

說到這裡,通常學生和家長會問說:「那要怎麼寫才能吸引教授的目光?」我覺得這是很現實但同時也是短視近利的問題,我們只想要fit-in而都沒有反省說:「我真的適合念這個系嗎?我瞭解這個系在學什麼嗎?這個未來的出路跟我想要的生活是接近的嗎?我有什麼值得讓教授好錄取我的理由和條件?」這些問題我也常反問孩子跟家長,幾乎沒有人能好好地回答上面的問題。不用說備審寫不出什麼有料的內容,說實在的,這也是面試時教授常會問的,而且是基本題!

回到根本來思考,其實很簡單:

現在的孩子沒有/不被允許/沒辦法 擁有足以做出生涯選擇的「試探機會」與「生活經驗」。

(圖/取自 Youtube)
學生的「試探機會」與「生活經驗」卻常受到學科、考試的綑綁。(圖/取自 Youtube)

臺灣的高中生,多數其實還是很學科、考試導向地以搞好成績為目標,這背後有多少人的期待我就不多說了。很多家長說:「沒成績就沒面試的門票啊,當然要好好拼讀書啊!」所以也就有了學生常說的:「過第一階段篩選再來做備審、準備面試」的心態,好一些的孩子會在寒假考完學測對完答案開始做備審。但是說實在的,沒有「料」早做晚做都生不出一份像樣的審查資料的!

所以我想談一點我這些年很花時間,但卻能有效地鼓勵孩子譬找到自己書寫與自我整理的重點:那就是「好好地幫孩子爬梳自己的生命歷程」

理論上這是孩子自己最該負責的事,但從小到大,我們的教育從來不重視這個部分,所有的歷程檔案、檔案評量都很容易因為有評鑑、有考試而流於形式,真正珍貴的過程與累積都不會被視為重要的。我們沒有教過孩子怎麼時時活在當下、鑑往知來,所以當要做一份備審資料時,這種極具回顧與展望的文件,真的不是突然要寫就能寫出來的,需要時間思考與醞釀的。以下我舉幾個例子:

一個高一、二都極力投入在音樂性社團卻沒玩出什麼名堂,成績中後,學測稍有超乎水準的演出,除了手遊、動漫的驚人流量外,沒有任何其他經歷,想要考電機、資訊學院的孩子,無助地求助,努力擠出了800字的自傳,實在慘不忍睹。孩子覺得自己拿不出備審範例那樣厲害的頭銜、獎項,都在社團、娛樂中渡過大半的時間,好不容易考好了,填到國立大學過一階篩選,沒想到卻是遭逢另一個更大信心的打擊,愈寫愈覺得考指考好了。

我往往會跟孩子說:「討論完了,我們再決定要不要考指考吧!」於是我們會開始一些聊天,焦急的孩子通常會很不耐煩覺得這個老師很奇怪。我會問問他的成長過程、平時喜歡做什麼事,但我會問得很細但不致於像身家盤查,如:家庭成員有誰?在做什麼?關係如何?他們對於你喜歡的興趣和嗜好怎麼看待?他們對於你想念電機、資訊有什麼想法?你除了電機、資訊還可能想念什麼?為什麼?玩手遊都玩那些?這遊戲為什麼吸引?動漫都看過哪些?為什麼這幾部特別讓你有興趣追下去?在社團沒玩出什麼成果是發生了什麼事?那時遇到什麼狀況?你怎麼做選擇?如果再來一次你會怎麼選擇?你怎麼會想要念這個科系?你聽誰說過?你查過什麼資料?……這些其實是取自敘事生涯諮商、阿德勒自我建構訪談的概念,這些老師們其實都不陌生,但家長們其實也能夠做這些引導,只要你願意花時間與孩子一起成長。

問什麼問題其實並不重要,我在做的只是試著幫他把自己的故事線拉開,讓他看看自己是怎麼活過這18年的。如果在談話中孩子其實對於自己的志向其實是未定的,那麼為何選電機資訊就很有得聊了;如果孩子很篤定、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與動機,那麼接下來就是從中間去找到一些可能和他科系有關聯的部分。

在談話中,我發現到孩子其實並不全然是對怎麼做出動畫和遊戲感到興趣,更多的是自己編寫腳本、創造角色、導演劇情的發展軸線,但是志願已經選下去(孩子啊你早該來找我談談的啊!)也不能改了,找連結便是接下來我們能做的了。以上述為例,我會請孩子把自己有看過的動漫或玩過的手遊作了列表,試著自己去分析這些作品的優缺點,可以從各種向度下去評論它們。然後提出自己在這些欣賞和觀摩中,寫寫自己想要改變、俢正的是什麼?

通常孩子自己有興趣的東西可以寫出蠻好的評論跟整理,說實在的這也就是很好的作品或是其他有利審查資料,這樣的方式對於平時就有所鍾愛事物的孩子來說其實不難,但沒有孩子覺得這個是可以拿來做為審查資料的。若每個人都是洋洋灑灑的輝煌戰果,那不是也太不真實了嗎?而這種真實性很高、從孩子的生活出發、而且展現出整理、自學、研究的能力,其實那展現在當中的軟實力會比競賽成果更容易深植人心,特別大家都一樣的時候。

再舉一個例子。近年來想念心理諮商輔導的孩子愈來愈多,很多都會在跟我聊聊之後被勸退,因為會看到他們的本質與傾向其實是有更適合的道路。一個沒有讀過什麼心理學相關書籍、沒當過輔導股長、沒做過志工服務、沒拿過班上前20名的孩子,我從上述的問題出發來訪談他,才知道孩子有他很苦的家庭背景,他對獨自撐起家庭的奶奶滿是心疼、他對不顧家的父母雖有恨意但卻不斷想要理解他們的困難為何、他總是傾聽陪伴著身邊的同學但卻不懂得保護自己的情緒不受影響、他總想當個好人討好大家才能被喜愛與認同…你會看到,多麼善體人意但卻總是委屈求全的孩子。

從興趣當中,發現孩子寄情於音樂聆賞,他什麼歌都聽、什麼曲風都聽、各國語言都聽,也寄情於電影當中,特別對於推理偵探類電影情有獨鍾。細究當中的理由,發現並不難與其生命經驗有關,而當孩子發現自己生命中不斷圍繞著人的議題在打轉時,也更瞭解自己想要尋求什麼樣的解答與自我精進。我們聊著一些電影當中角色的情節,我邀請他一樣作出看過影片的列表,挑兩三部寫一下摘要、心得與評論,然後好好比較一下這些影片,其實就會是個很好的作品成果了!甚至後來這孩子還把我們作訪談的這一小時談話,驚人地做出來像諮商師訓練時的「回憶稿」,並寫下來自己的心得和啟發,加上他自己翻閱一些書籍和查閱系上網站得到的資訊,合起來作為申請動機的材料,實在是太佩服這個孩子了。最後確實也如願進到心輔相關科系就讀。

誰知道這些孩子曾經是多麼地焦慮、沒自信、覺得自己不可能錄取。

(圖/Citizen Schools Photos@flickr)
輔導老師單獨與學生談論生涯規劃,從中協助製作有說服力的審查資料。(圖/Citizen Schools Photos@flickr)

但靜下來好好聊一聊,其實孩子的生命歷程,多多少少有一些軌跡可循。但前提是孩子真的是依自己的興趣、性向來作適性的選擇,如果是硬作熱門校系志願、選校不選系這類選擇者,我想什麼都很難能幫你做出一份有說服力的審查資料。就算硬生出來,也真的錄取了,其實也總會有接下來的生涯困境在等著孩子,像是興趣不符轉系轉校、畢業後覺得工作不快樂、中年轉業…總之,是生涯滿意度低的狀況。

但,我們有多少時間允許孩子做這樣的試探,我們是否常因為學科和考試而扼剎了孩子嘗試與拓展生活經驗的機會,上述的孩子還算是幸運的了,至少還有部分他們能找到自己的安心所在,而那也是他們有生涯意向在當中只是益常被萃取出來而已。這個世代「以彈性應萬變」才是真正可行的策略,奈何有多少老師、家長、學生能接受這樣的概念呢?

若我們持續地放任這個考招制度與功利文化下去,108課綱的美意終究也只會回到考試導向、如何符合教授期待、5選4那我考科要怎麼選才能輕鬆但勝算更大…這類型無限循環中,臺灣的孩子們學習態度始終是被動與慢半拍的,家長們也仍然是打伸手牌和要求牌、不願意低下身段來好好學著跟孩子一起成長甚或是放手讓孩子承擔責任,這樣無法與學校老師相互合作,彼此對立又依賴的恐怖平衡下,臺灣的中等到高等教育是不會有長足進步的,遑論人才培育這等大哉問。

請大家給你身邊的輔導老師們一個讚吧!大家都辛苦了

作者/林上能

諮商心理師/中學輔導教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林老師的心裡話,原文標題: 從備審資料看到未來世代的悲哀:兼談如何引導學生寫自傳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