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在古代,摸女人小腳比襲胸還嚴重?西方漢學家深入研究,發現三寸金蓮的「性感魅力」

2018年06月01日 16:13 風傳媒
三寸金蓮。(取自網路)

三寸金蓮。(取自網路)

編按:中國纏足的習俗,始於南唐後宮,從宋代開始流行,一直到清末民初才逐漸禁止,究竟這股延續數百年的風潮是怎麼興起的呢?歷史作家這樣說…

在這裡先說一個小故事。

杭州的陸梯霞先生德行高超,遠近聞名。有一天,他夢遊地府,看見城隍在審理南唐李後主裹足一案。

根據城隍的講述,李後主前生是嵩山的淨明和尚,轉世為南唐國主。他在宮中行樂,用白布將愛妃窅娘的雙腳裹成新月形,使之纖小屈上,舞於金蓮臺上,搖曳生姿。這原本是一時興起的好玩,想不到後世競相模仿沿襲成習,世間女子爭相做弓鞋小腳,將得之於父母的身體矯揉穿鑿,造成極大摧殘,也有婦人為了這種事而上吊服毒自殺。

玉帝嫌惡李後主是始作俑者,所以罰他在生前受宋太祖的牽機藥毒殺。據說服了牽機藥死得非常痛苦,比女人纏足更痛苦。牽機藥其實就是中藥馬錢子,馬錢子的主要成分是番木鼈鹼和馬錢子鹼。吃下去後,人的頭部會開始抽搐,最後與足部拘摟相接,嘗盡苦頭而死,狀似牽機,所以起名叫「牽機藥」。

這個故事出自清朝袁枚的《子不語》,就是針對中國性文化中的獨特產物——三寸金蓮而發,而三寸金蓮正是在宋朝大行其道的。

三寸金蓮(取自三寸金蓮文物館官網)
三寸金蓮(取自三寸金蓮文物館官網)

嚴格說起來,女人為了使自己的腳看起來小,而樂意穿小鞋,從春秋時期就開始了。司馬遷的《史記‧貨殖列傳》中就說到,趙女鄭姬「揄長袂,躡利屣」。「利屣」就是一種鞋頭很小的舞鞋。這種鞋在現代都很流行,在古代就更不用說了。

在腳小為美的審美觀指導下,女性追逐美、追逐時尚的欲望從來都是無止境的。有了尖頭鞋還不滿足,於是只好削足適履,開始纏足了。纏足雖然始於南唐的後宮,卻在宋朝成為時尚。大宋朝征服了南唐,也征服了南唐的女性,而南唐的女性卻透過纏足征服了宋朝的女性,繼而也征服了宋朝的男性。

現代女性把纏足歸罪於男權主義對女性的迫害,其實有點冤枉。考諸纏足的起源可以發現,就像今天的女子偏愛穿高跟鞋一樣,一開始並不是有人強迫她們,而是女人天性對美的過分追逐,而男人僅僅是作為審美者,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第一個專門吟頌女人纏足的,居然是宋朝的大文豪蘇東坡,他有一首〈菩薩蠻〉傳世:

塗香莫惜蓮承步,長愁羅襪淩波去;只見舞回風,都無行處蹤。
偷立宮樣穩,並立雙趺困;纖妙說應難,須從掌上看。

連東坡先生都對小腳這麼著迷,有這些意見領袖的宣導,纏足怎麼能不蔚然成風呢?從宋朝的宮廷到城市再到鄉村,宋朝婦女的纏足比例已經高達80%,只要不是下田勞作或者充當販夫走卒的女性,幾乎都有一雙玲瓏小腳。

當然,小腳令人快樂銷魂,恐怕還不止在於把玩撫摩而已。臺灣學者王溢嘉引研究中國民俗的日本學者永尾龍造的話說:「纏足的女人在性交時,其陰部之肌肉較緊,予人如同處女的感覺。」而日據時代臺北帝大醫學院(現台大醫學院)解剖學科的日本教授,對臺灣纏足婦女的解剖心理,也有類似的說法。當腳變小後,為了支撐身體,大腿及陰部的肌肉確實可能因此而更加緊縮。

20世紀初,法國醫生馬蒂格農對中國的纏足文化做了大量的觀察、記錄和分析、研究,他所撰寫的論文中極陳小腳對於男人的殺傷力:「中國人很喜歡的一些春宮雕刻,在所有這些淫蕩場景中,我們都能看到男人色迷迷地愛撫女人的腳的形象。當中國男人把女人的一隻小腳把弄在手的時候,尤其在腳很小的情況下,小腳對他的催情作用,就像年輕女郎堅挺的胸部使歐洲人春心蕩漾一樣。」

另一個外國學者萊維也染上了「金蓮癖」,對三寸金蓮大加讚歎:「金蓮小腳具有整個身體的美:它具有皮膚的光潔白皙,眉毛一樣優美的曲線,像玉指一樣尖,像乳房一樣圓,像口一樣小巧,穿著鞋子像嘴唇一樣殷紅,像陰部一樣神祕。它的氣味勝過腋下、腿部或身上腺體分泌的氣味,還具有一種誘惑人的威力。」荷蘭人高羅佩作為漢學專家,對纏足與性心理的關係也有講述:

從宋代起,尖尖小腳成了一個美女必須具備的條件之一,並圍繞小腳逐漸形成一套研究腳、鞋的特殊學問。女人的小腳開始被視為她們身體最隱祕的一部分,最能代表女性、最有性魅力。宋和宋以後的春宮畫把女人畫得精赤條條,連陰部都細緻入微,但我從未見過或從書上聽說過有人畫不包裹腳布的小腳。當一個男子終於得以與自己傾慕的女性促膝相對時,要想摸清女性的感情,他絕不會以肉體接觸來揣摩對方的情感……如果他發現對方對自己表示親近的話反應良好,他就會故意把一根筷子或一塊手帕掉在地上,好在彎腰撿東西的時候去摸女人的腳。這是最後的考驗,如果她並不生氣,那麼求愛就算成功,他可以馬上進行任何肉體接觸,擁抱或接吻等等。男人碰女人的乳房或臀部或許還說得過去,會被當作偶然的過失,但摸女人的腳,卻常常會引起最嚴重的麻煩,而且任何解釋都無濟於事。

這段文字讓我們自然而然地聯想到了《水滸傳》、《金瓶梅》裡,西門慶勾引潘金蓮的描寫,也是借撿筷子摸一把小腳的勾當。

作者介紹|陳華勝

杭州日報報業集團杭州網總經理,傳統歷史文化作家。
曾出版《大江東去——三國志隨筆》、《玄奘取經西遊記》、《故事並不輕鬆》等十餘部作品。台灣著名評論家羅吉甫先生評價他:讀書有間、論述有趣、下筆有神、推斷有據,能夠見人所未見,發人所未發。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周出版《一起去看宋朝的活色生香》

責任編輯/潘渝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